刚入夜,乔彤在妈妈的护送下带着方奕去了稻田,一眼望去原本该是满眼碧绿的稻田,这时却像沉睡的海浪,微风抹去了那一点波澜,而这一夜镶嵌了明珠的星河与它遥岸相应,十分恬静美好。

两个人的小手牵在一起,走在这广阔无垠的星空下,乔彤觉得自己好像能摸到它。

“方奕,这是不是天底下最美的地方!”

第一次见到如此美景的小小的方奕听到这话,蓦然回首看向乔彤,只觉得在这只有星夜的夜晚里,她灵动而活泼的双眼和星星一样闪亮。

“恩,很美。”

孩童时期过得很快,年少里的欢快记忆也很容易忘记,以至于很多年后乔彤都想不起来自己当初怎么和方奕开始玩起来的。

也不记得那么讨厌带小孩子的哥哥,为什么每次出门后身边都会带着他们这两个跟屁虫。

自然也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和乔裴之在一起的时间比方奕还少了。

后来方奕一家搬走了,后来他们又搬回来了,只是乔彤不再关心这些事情了。

那个时候乔彤已经有了自己新的玩伴,初中的课业也越来越重要,她就更难想起那个已经搬走的小伙伴了,甚至以她迷糊的记忆力,已经记不清方奕的脸了。

只是偶尔看见那个人她会打个招呼,以此来表示他们曾经认识过。

她已经长大了,已经不再是那个小的时候可以到处串门的乔彤,那一份曾经比别人更亲厚的感情只能珍藏。

年少的人,从来不会刻意的珍惜一些事情的,因为他们觉得时间还很多,有的是时间,天真的以为一切美好的事情都该存在。

乔彤的玩心很重,尤其是近几年父母不在身边,乔爷爷和乔奶奶年纪也大了,她对待课业每每都是敷衍了事,所以每次考试都觉得是一场灾难的开始。

因为总是有考不完的试,整日里提心吊胆的,晚上也睡不好,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

其实一开始她的成绩也不错的,只是她这个人压力越大越学不进去。

而方奕自从搬回来后,整个人就跟开了挂似得,他的成绩永远都是最好的,容貌也是最好的,虽然在他搬走之前也是这样。

好吧,她承认她有点嫉妒他了。

习惯性的每天晚饭过后去稻田散步,意料之中的方奕也出来了。

以前她都是跟着爷爷奶奶出来的,后来乔爷爷乔奶奶年纪大了,不愿意每天走动了,乔彤就和方奕一起过去,后来方奕走了,她就一个人走,后来方奕回来了。

虽然方奕没有说过他们搬走的原因,但是她也大概知道了一些,他刚回来的时候其实乔彤还是很高兴的,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后来方奕也没有再来找过她,乔彤也就放弃了。

其实仔细想想以前他来乔家,几乎也是来找大哥玩的,后来大哥去读军校了,方奕也搬走了,可能她以为的感情好,只是她自己认为的。

不过今天她有件大事要做,所以一路上她偷偷看了方奕好几次,哎,有点虚。

按理说她成绩不好,完全可以去补课的,可是她不喜欢,她一直认为去补课的人都是在浪费钱。

不过她却是要找个人帮她补补了,也不对,只要能有个人陪她就好了,能抄作业就更好了,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她就想到了方奕。

可是她又有点怕,她本来以为他们是朋友,可是后来发现他们可能连朋友都不算,这个认知让她备受打击,可是她想来想去还是方奕最合适。

嘿,不是朋友,怎么也算是一起长大的好邻居吧,有句话怎么形容的?

青梅竹马,对了,就是这个。

有了这个认知让乔彤顿时有了底气,她刚鼓起勇气和方奕说话,一抬头就发现方奕再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就这么一眼,乔彤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就又没了。

“没用,你也太没用了,怎么人家一个眼神你就怕了。”乔彤不停的在心里嘀咕着,没办法,方奕回来的时候他们正好在上初中。

因为出众的容貌和成绩,方奕无论在哪个班级里都是被关注的焦点,她只是个小人物,又分别了那么些年,回来后人家就当没你这个人,乔彤能不怕吗!

方奕回来后,她总是想以前她该是多么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方奕见乔彤几次欲言又止,一脸纠结的样子,开口问道。

“你晚上有空吗?”

“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说散完步你有什么安排。”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乔彤连忙改口,不过话既然说出来了,乔彤也不忸怩了,抬头看着他说。

她想:明明自己他同年,凭什么要怕他,拒绝就拒绝呗。

“我有事情。”

“哦。”

“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

“那走吧。”

乔彤没说,方奕也没有多看她,自顾自的散步去了。

这是很简单的对答,却把乔彤的心情打到谷底,她想她其实还是故作潇洒了,因为她很不高兴。

不过这也是她自己自找的,他那么样的态度,不就是说明了一切吗,她还要不要脸的往上凑。

深呼吸了几次,拍打拍打几次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过来,从过去的回忆中清醒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走的太慢,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看不到方奕的身影了,乔彤的眼神黯了一下,她还是希望他能等她的。

不过乔彤向来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第二天早上上学时又碰到了方奕,她觉得自己昨天说的太暧昧了,也太突然了,她得和方奕说清楚,说清楚了,她可能就心安了。

因为家离学校走路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方奕和乔彤每天都是走过去的。

在她一路踌躇不安的自我纠结中,等她缓过来准备时都快要到学校门口了。

不管了,管他会给我什么样脸色呢。

“方奕,昨晚对不起了。”方奕走的比乔彤快,可每一次乔彤觉得自己快赶不上的时候方奕却又离她不远,所以她快走了几步就到了方奕身旁。

“你昨晚怎么对不起我了?”

2017-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