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是对不住,严总裁,公司员工不懂事,打扰您了。”部长撵走了顾念薇,连忙跟严泽烨赔笑道歉。

严泽烨眸光晦暗的扫了一眼那个女人消失的地方,点了下头,继续讲开场话说完。

进了办公室之后,他还未坐下,就直接吩咐秘书:“把全公司员工的档案,全都拿到我面前来。”

“是!”

严泽烨在老板椅上坐稳,放在膝盖上的指头轻轻敲击着膝盖,冰冷抿紧的薄唇,忽然扯出来几分冷笑。

那个女人,竟然也在这里。

真是有意思了!

他还不想这么快就跟她对上的,他还想着好好的跟她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呢!

档案很快被送过来,严泽烨一目十行的一份份翻开,最后目光一顿,停在了那个女人的档案扉页上。

那上面,有两个字——已婚,让严泽烨的眼睛里闪过一道柔和的光芒。这个女人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虽然她从未见过他这个神秘丈夫,但是至少不在外边勾勾搭搭。

可是突然想着她连自己的结婚对象是谁都不知道,却答应结婚,这就说明如果当初自己不想方设法的骗她与自己结婚,她也会跟别人结婚。

那这么说来,对于顾念薇来说,是不是与谁结婚她根本就不在乎?

想到这里,就让严泽烨身上的气势,瞬间阴沉恐怖。

再想着她明明已经结婚了,虽然是跟自己结婚的,但是她并不知道内情,在不知道自己是她丈夫的情况下,还能给自己下药,可真是够不要脸了!

严泽烨的指头用力的收紧,档案纸页上都留下了褶皱,眼底一片翻江倒海一般的怒意。

想到前几天两个人在酒店里的那一次,严泽烨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愤怒和恶心,觉得顾念薇这个女人真是不检点!

“来人!”他语调森然的开口,带着一股子阴冷的杀意,“把顾念薇,给我叫进来!”

“顾念薇,去一趟总裁的办公室。”部长得了通知,一脸不好看走过来喊她。

顾念薇突然得知他成了自己的上司,本来就魂不守舍,吓得恨不得立马辞职走人。

这又听见部长叫她去办公室,更是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我不去……”拒绝的话,脱口就说了出来。

部长脸色一沉,不悦道:“你说什么呢?老板叫你去,你敢不去,工作还要不要,工资还要不要?”

顾念薇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严泽烨在上面留的指痕,还有淡淡的一层没有消除。

不行,她不能再跟那个男人有任何关联了。

她那个神秘的老公,就要回来了……

一咬牙,顾念薇干脆直接说道:“部长,我辞职!”

部长一下子就愣住了:“你说什么?”

顾念薇声音清脆的又重复了一遍:“我辞职,工作和工资,我都不要了。”

她说完,大概收拾了一下东西,提着手包就走。

部长也是没想到她突然就这么硬气,哽了半天都没回过来神。

顾念薇头也不回,飞快的往电梯走去。

部长看她走远了,没办法,只能回去原话给严泽烨报告。

“她辞职了?”严泽烨冷声开口,嗓音跟带着冰渣子似的,冻得部长骨头都冒寒气了。

部长抖着身体点头,颤声说:“她太不识相……”

话还没有说完,猛然就看见严泽烨站起了身体,浑身凌厉的气场和凶悍气势毫不收敛的释放出来,吓得部长脚都软了,浑身冷汗直冒。

严泽烨看也没有多看他一眼,迈开长腿就直接追了出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他用的总裁电梯,直接就抵达了地下停车场,也不知是不是命运的安排,他一出去,正好就看见那个窈窕的女人正在拉车门。

“顾念薇!”冰冷的声音乍然响起,好似惊雷响过。

顾念薇有些被吓到的猛然回头看去,果真看见了那个恶魔似的男人。

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连着手指控制不住的轻轻发起抖来,连脸上精致的妆容,也遮挡不住她苍白惊慌的脸色。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继续逼近,带着强悍的压迫力。

顾念薇几乎不能呼吸,抖着手指的急忙转身去摸索车门。

那样的气势不善,让她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个男人,比那天晚上还要生气……

他一定会比那天晚上,更加残忍的折磨自己。

慌张的拉开车门,她本想跑,可后腰却猛然被一只有力的铁壁的用力圈住,身体一转,她反而被压在了车身上。

气势凛冽的男人,与她身体紧紧相贴。

“跑什么?”严泽烨用锐利的眸子死死的抓着她的眼神,强势得几乎盯穿她的灵魂,“怎么,难不成你是心虚,所以见我就躲?”

这话直接就戳中了顾念薇的痛脚。

她的确是心虚的,因为……她已经结婚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顾念薇用力推攘他的胸膛,瞪着他的明澈眸子里,满是抗拒。

严泽烨不仅不放开,反而一伸手,用力的攫住她纤细的下巴,稍稍一台,瞬间就迫使她扬起小脸,与自己面对面的对视。

“顾念薇,你说……要是你老公知道你前几天勾引我上床的事情,他会不会气得跟你离婚?”

严泽烨的话,像是巨石一样投进顾念薇的心里,将她的心神瞬间砸了个稀碎。

“你怎么知道……”她彻底的愣住了。

他查过自己了?他知道自己结婚了,那他知道……她还给他生过一个儿子吗?

如果他知道,他会不会残忍的,将果果从自己的身边带走?

不可以……

她如今,只有果果一个亲人了。

顾念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颤抖的眸子慢慢平静,她仰着下巴的小模样里,忽然带了一个说不清的倔强和不屈。

“既然你知道我结婚了,那你还不放开我,纠缠一个有夫之妇,你就不怕被公司的人知道吗?”顾念薇态度忽然强硬,为了果果,她必须要坚强。

严泽烨一声嗤笑,冷眸盯着顾念薇,毫不畏惧:“我怕什么?那天给我下药的,可是你!还有五年……这些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下场最惨的人,可不会是我。”

“我没有给你下药。”顾念薇恨恨地解释,“那天的事情是……”

“你闭嘴!别想再骗我!”严泽烨根本不相信顾念薇,他冰冷而无情道,“顾念薇,你要想我不说出去那天的事情,可以,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他自顾自的说着,根本没有留时间给顾念薇说不。

“做我的情妇。”这一句话,他刻意压低了嗓音,沙哑而醇厚的声音十分的悦耳,可那话里的内容,却堪比巴掌,响亮无比的直接扇在顾念薇的脸上。

既然这个女人做他的妻子不检点,那就让她做他的情妇好了!

“反正,你也只是个为了钱可以不要脸的女人,做我的情人,我付给你钱,一次十万,怎……”

啪——回答他的,是顾念薇的巴掌。

2017-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