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弄清楚真相的冯亦舒一夜噩梦,早上顶着两只大大的黑眼圈回到学校。

白小鱼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来学校。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木瑶和童佳心还在睡觉,冯亦舒跑到她们俩的床边叫醒他们并问问她俩小鱼的下落。

“没见她”“不知道”两个人打着哈欠说到。冯亦舒突然觉得很累,索性躺在自己的床上,反正大学的课程只要不是导师的课。其他的课程有时候也会偷偷懒,逃逃课。释放释放自己的天性……

昏昏沉沉的躺了几分钟,心里闷闷的也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发生的破事她已经在努力撑着了,这下最好的死党也联系不上了。

除了妈妈就白小鱼对她最好了。

记得上高中的第一天冯亦舒来了大姨妈从厕所不敢出来。“啦啦啦啦啦啦……”嘴里不知道哼着什么歌的白小鱼跑到厕所看到冯亦舒说到“没带纸巾?”

“不、不、我来大姨妈了……没有卫生棉……”冯亦舒脸红着说到。

“哈哈……”白小鱼大声的笑着,冯亦舒看着白小鱼笑的那么夸张也不好意思让白小鱼帮她,只好在厕所里继续待着……

可没过几分种白小鱼带着卫生棉风风火火的冲进来,脸上有细细的汗,头发一绺一绺的黏在额头上,一看就是来来回回都跑着的。

从此以后和白小鱼成了最好的姐妹。

一起逃课、抄作业、吃饭逛街,甚至冯亦舒为了和白小鱼打赌调戏班上的男生让班主任点名批评。

记得有一个星期天,两人约好去爬山,都是年纪轻轻的孩子,好奇又冲动,也没有什么爬山的经验。只是想做就去做了。两人兴致勃勃的像山顶走去……一路上兴奋又唱又跳……

山间的空气特别清醒,林间的野兔动不动跑出来在两人的脚下一闪而过,小鸟也叽叽喳喳的欢迎着他们……

可是他们谁也不知道山里的天气多变。当下阳光明媚的晴天瞬间乌云密布,雷声阵阵……两人还没来的急做准备豆大的雨点随着轰隆隆的雷声落下来……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着淋成落汤鸡似的对方居然都“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然后就慌不择路的找地方避雨……可是等找到避雨的山洞时两人傻逼逼的迷路了。眼看天就要黑了,她们谁也不敢离开对方一步,生怕一个转身对方就不见了。

白小鱼打开随身携带的包,摸出里面的打打火机,两人一起找了些木柴来生了火。身上烤的暖烘烘的特别舒服……“咕咕咕”白小鱼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冯亦舒从包里拿出压缩饼干和两瓶苏打水,冯亦舒吃了两块饼干剩下的全部给了白小鱼。然后拿出手机刷微博,谁知道山里居然没信号……

夏天的雷阵雨说停就停。正当冯亦舒全身烤的暖洋洋的和周公约会时白小鱼摇了摇冯亦舒的肩膀“小舒,雨停了我们去看星星”白小鱼两眼发光的说到。

两人并肩走出山洞,天阴沉沉哪有星星啊……树林里风呼呼的吹,连一声蛐蛐叫的声音都没有,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恐怖极了……

打开手机的灯,两人壮着胆子搬回一些柴,然后围着火堆背靠背的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都睡着了

第二天很早冯亦舒饿醒来,旁边的火堆早都灭了,冯亦舒动了动身子,白小鱼也醒来了。两人在林子里晃了一个上午也找不到下山的路……

冯亦舒饿的快走不动了,白小鱼拖着冯亦舒的胳膊索性坐在树下休息。

“小舒、小鱼你们在哪里”突然林子里传来叫声……

原来是妈妈,苏云镜知道孩子们去爬山一夜未归后直接就报警了,警察叔叔和妈妈一起来找他们……

…………

小鱼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突然之间冯亦舒心里少了什么东西一样,空落落的。

妈妈是医生,从小和妈妈生活的冯亦舒对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和天赋,高中毕业报考了D市最好的医学院。

凭着优异的成绩成了老师眼中的宠儿。而白小鱼也因为冯亦舒才报考了同一个学校,没想到这妮子凭着一股韧劲硬是脱颖而出,也成了学校的另一个风云人物。

上了大学的两人还是和从前一样,虽然彼此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对方在彼此心中的位置。

因为相似的性格两个过了一个轰轰烈烈的青春,此后漫长的岁月里冯亦舒不知道为这段感情梦里梦外怀念过多少次……

两人在一起那么多年但冯亦舒一直不知道白小鱼家是做什么的。白小鱼不说,冯亦舒也不问。只知道彼此的家庭背景都不错,俩人身上有着共同的雅致和贵气……

冯亦舒想到这里拿出手机。

“亦舒啊,怎么了?”老师的声音响起“哦对了。小鱼今天没有来学校,我打电话她不接呢,她有向你请假么?”冯亦舒小心翼翼的问到。

“小鱼啊,那孩子出国了,因为家庭原因走的比较急,今天校长通知我才知道的,我又少了一个得意门生……”后面老师说了什么冯亦舒并没有听清楚,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小鱼出国了……”

去了国外的小鱼再也不会过那样的生日了吧……

“小舒,我想去你家吃饭”白小鱼眼巴巴的对冯亦舒说着,“好啊好啊,我给我妈打电话让她今晚多做些,放学一起去我家,今晚和我睡”……

“不是吧,小舒,你这么饥渴,连我都不放过啊……”哈哈哈哈……白小鱼笑着跑去蛋糕店定蛋糕去了。

原来那天是白小鱼的生日。

冯亦舒和白小鱼跑到美园小城后看这一大桌的菜,白小鱼突然就大声哭起来。然后坐在椅子上闷头大吃……

后来才冯亦舒才知道白小鱼的母亲不在了。而白小鱼只是想单纯的吃一顿妈妈做的饭……

多少感情来不及告别就断了联系,再还能告别的时候好好去陪伴。回忆也许会绑住各自的时间,而时间却在未来的回忆中复制着彼此的联系……

冯亦舒顿了顿,快步跑出了学校打车到了妈妈的美园小城。

整个家里,只有妈妈这儿才冯亦舒才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和妈妈座在一起吃吃家常小菜说说学校发生的事情……有妈妈在的地方才是温暖的家……

美园小城是一个中高档小区,虽然没有高档小区那么精致的美轮美奂,至少绿化做的非常不错,小区附近有着大型超市和菜市场,买东西特别方便,这也是妈妈一直没有搬家的原因之一。

妈妈苏云镜自从和父亲离婚后为了冯亦舒一直未嫁并在在美园小城安家,因此美园小城也是冯亦舒长大的地方。承载着美好的童年……一直到她18岁的时候才被父亲冯涛接回了冯宅。

那个像天堂一样漂亮的房子却没有一丝丝的生机。所有的人都是冷冰冰的,连吃饭那么温馨的时候也没有一般家庭的家长里短,有的只是冷冰冰器穴碰撞的声音……

想着妈妈对自己的爱护,“大叔,车子能开的快点吗?”

“可以,但是姑娘,有点堵车,是去看男朋友吧”司机大叔笑嘻嘻的说

“不是,看我妈妈”……

…………

到了菜市场买了好些菜回到了美园小城,看到妈妈的鞋子还在玄关处,包包也在。

“咦,妈妈那么敬业的人怎么没有去上班呢?”冯亦舒心里边想边跑到妈妈卧室敲门也无人回答。

然后直接去客厅电视柜里找妈妈房间的备用钥匙,平常备用钥匙不是一直放在抽屉里吗?今天怎么就是找不到……

冯亦舒跑下楼找来了小区门卫管理人员卫峰,和卫峰一起将卧室门打开后才发现妈妈已经昏迷不醒。冯亦舒脑子蒙了,傻傻的站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卫峰看到了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等救护车来了才和卫峰一起将妈妈送去了医院。

到医院之后才知道妈妈已经乳腺癌晚期了……

朱院长告诉冯亦舒妈妈苏云镜生病已经三年了。

怪不得冯亦舒17岁那年妈妈常常拉着冯亦舒帮她做饭……

卫峰帮忙把苏云镜送到医院就回去上班了,病房里只剩下冯亦舒一个人守着妈妈。

看着妈妈躺在病床上,一张精致的脸再也没有红润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蜡黄色,头发也干枯了不少毛毛躁躁的贴在头上。眼睛紧紧的闭着,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冯亦舒眼泪“吧嗒吧嗒”的流着。

只怪冯亦舒太大意,没有发现妈妈病的如此严重。如果时间可以倒退,她一定好好关心妈妈,再也不让妈妈生气了,也不在怪妈妈把她送到父亲那边去了……

母爱是有多伟大,在得知自己生病的时候就自己承受病痛的折磨和女儿误会。

被妈妈送到父亲哪里的冯亦舒多少个日日夜夜在责怪妈妈不要她了,不疼她了……

还没有在失身的状态下走出来的冯亦舒又面临妈妈随时离去,突然她像个孩子一样茫然的不知所措。

病房里安静的只剩下各自呼吸声,冯亦舒抱着妈妈的手臂,孤独将她紧紧包围,想着往日妈妈穿着典雅的服装牵着自己走在街上,一切是那么幸福……

妈妈以前也穿着白色大褂守护着她的孩子,可如今她已经需要白衣天使守护她了……

次日,苏云镜闷闷不乐的待在病房看着窗子外面。冯亦舒提着保温桶站在病房的门口看着妈妈笑的非常明媚。

走到床边冯亦舒把鱼肉粥倒在碗里,然后拿起勺子给妈妈苏云镜喂……

苏云镜居然破天荒的脸红了非是要自己吃,冯亦舒争执不过最后妥协了……妈妈今天精神明显不错,粥也喝了不少……

说了好多学校里的趣事把妈妈逗得哈哈大笑,生病多日的雾霾一冲而散……

“小舒,回去吧,别把课程耽搁了。妈妈没事的有护士照顾,过几天出院了我带你去看电影……”说着便把冯亦舒从病房里赶出来

路上人来人样,但冯亦舒好像是多余的不知道去哪里……妈妈的病明显很严重。也许以后和妈妈开怀大笑的日子屈指可数了吧……

2017-2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