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后就去浴室洗漱了,等贾真真一身清爽来到客厅,窝在沙发里看泡沫剧时,发现手机上有几个张子安的未接来电。贾真真回拨过去问他啥事,张子安支吾半晌才说想约她一起过万圣节,贾真真明白对方意图果断拒绝。张子安沉默一阵后挂了电话。

某卫视正在播放一对分别十年的男女重逢的爱情故事,十年前,两人都深爱着对方,情正浓时,女主却不辞而别。十年后,当女主回到当年的城市,发现男主还在原地痴痴等候自己,可女主却已经是白血病晚期。原来,十年前女主因为患病不愿拖累男主才不辞而别……

故事老套情节狗血,却因男女主角的真情演绎十分虐心,一向靠看泡沫剧打发时间的贾真真却不觉进入角色哭得稀里哗啦,仿佛自己就是那个不辞而别身患重症的女主。

就在贾真真哭得肝肠寸断时,张子安的电话再次打来,贾真真拭去泪水,故作镇定接起电话。

这一次张子安没顾左而言他,直接告诉贾真真1小时前在她家附近看见一个人,那人的某些举止挺像某个人。张子安没告诉她具体是哪个人,贾真真的心还是却不争气地乱蹦了一阵。

“真真?”见电话那端的贾真真一直没有回应,张子安有不懊恼,生怕刚才的话让她徒增烦恼。

“子安,你不是在过万圣节吗?来我家附近瞎转什么?”贾真真直接回避了那个话题。

“怎么没过,我们在红颜咖啡厅附近一个朋友家开派对,现在还没完呢,不信你听……”张子安把电话拿到一旁的音响前,贾真真听到了吵闹的音乐声。

“红颜咖啡厅附近?”贾真真微微一怔,心里暗叹世界好小。

“还有更巧的,我就是在咖啡厅旁的巷子里看见那个人的,并且,那人就站在当年那个位置,着魔似的看着你家的窗户。后来你家窗户的灯亮了,那人却不见了。说实话,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以为自己撞鬼了呢!”张子安语气轻松地半开玩笑。

只有张子安心里清楚,说这话时自己是何等酸涩与……无奈。是的,无奈,这是多年来张子安内心的真实感受。贾真真,有些事你永远不会知道的,也不可能让你知道,永远。

红颜咖啡厅、巷子、当年那个位置、一个男人看着她家的窗户……在这特别的日子里,真是凑巧得离谱。贾真真脑子有些乱。

“哈,今天万圣节,你肯定是撞那啥了,哈哈。”贾真真也打着哈哈半开玩笑。鬼知道她的故作轻松的掩饰是何等心虚!

可是,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尽管,多年来心里残存着一丝期待,期待奇迹的出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清楚地知道不会有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此时此刻,那残存的期待早已在漫长的时光中消耗殆尽,消弭无形。

“得,算我多管闲事。话说你真的宁愿在家独守空房也不肯出来陪我这个青梅竹马?再怎么说我们也曾睡过一个被窝的,用现在的话说可是滚过床单的……”张子安解嘲地自我调侃。

“张子安,你神经病呀,谁跟你睡过一个被窝,你滚床单与我何干?!”贾真真翻脸,仿佛被戳到了心底深处那根最敏感的神经。

“真真,你别不承认,小时候你还在我床上尿过,我们还在床上打过架的,你敢说没和我一起钻被窝?”张子安呵呵笑着,开始翻老黄历。

“得,八百年前的事你还翻出来让我恶心。最后警告你张子安,以后少给姐来这套猪鼻孔插葱——装象的事!”

“瞧瞧,一提这事你就恼。话说,你真不出来狂欢了?”张子安笑。

“你今儿左手一个辣妹,明儿右手一只野猫,姐才不当你的电灯泡,省得被猫误伤。还有,姐衷心祝你鬼节撞一个火辣的女色鬼,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哼哼哼!”贾真真冷笑着挂了电话,眼角不觉已经潮湿。

“切,女人心,真歹毒……”张子安只觉得脊背发凉。

贾真真泪流满面坐在沙发上。

子安看见的是那个人吗?是那个人吗?

不,不可能!

贾真真,别傻了,你还嫌自己被捉弄得不够?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恶作剧!

贾真真,别再心存幻想,同样的一幕决不允许在自己生命中发生第二次!

贾真真倔强地抹去泪水。

晚上,贾真真失眠了,她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青春洋溢的美好年代,享受着属于女孩子最纯真美好的小秘密……

不知不觉,泪水浸湿了贾真真睡梦中的脸颊。

梦中,有贾真真,张子安,有中学同学,还有一个身材瘦高的男生。

梦中,贾真真和男生一起种下一棵树,他们给小树浇水,与小树一起成长,他们在树下看书、乘凉、嬉戏……

梦中的树,慢慢长大,枝叶茂盛,时而如碧绿伞盖,时而如大红火炬,时而迎风下了一场绚烂多彩的蝴蝶雨,身穿洁白校服和格子短裙的贾真真在烂漫的蝴蝶雨中张开双臂,尽情地笑着,一脸青春洋溢……

总之,这是一个美丽得令人神往、浪漫得令人流泪的远久梦。

某一天,树下只有贾真真一人,单薄的背影显得格外孤独。远远的,一双目光默默注视着他……

2017-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