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相亲二字,贾真真一个头两个大。

几年来,她在母亲和七姑八姨们的张罗下,接触过一箩筐社会精英高干子弟海归人士以及公务员,能让她产生好感的人简直比登天还难,对象没找着,倒是遇到不少令她患上相亲后遗症的奇葩男。

贾真真印象深刻的相亲男有三个。

第一个是初次相亲的公务员,个子不高身材偏瘦的眼镜男。他们在市区一个环境优雅的咖啡厅见面,当时贾真真刚从某宾馆结束了一个招标会议,尚未换装的她直接穿着工作服拎着电脑包来相亲。眼镜男见了身高腿长相貌端庄的贾真真眼前一亮,贾真真见对方虽然个子一般略微瘦削,好歹五官端正还算耐看。两人自我介绍一番后,贾真真记住了对方的名字:丁乾坤,29岁,在市政府秘书处任职。

用丁乾坤的话说,他的名字大有来头,据说他祖上是大上海的商贾,家财万贯富甲一方,后来家道中落。他出生时,祖父希望他能继承祖辈遗愿光复家业扭转乾坤,故而给他取了这个颇含深意的名字。说起自己的祖辈,丁乾坤脸上掠过一丝优越感。

两人喝着咖啡聊起来,从双方的工作性质到兴趣爱好,一开始都比较合拍。因相亲时间比较赶,贾真真没吃午饭就来了,她一口气叫了几分甜点,当着丁乾坤的面毫不避嫌地风卷残云。看着贾真真如此豪放的吃相,丁乾坤先是一愣,而后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我们开玩个游戏如何?”

贾真真是个有趣的人,只要没接触过的事都有兴趣,当即一脸兴奋:“没问题,玩什么?”

丁乾坤:“猜体重。”

贾真真噗呲一笑:“好,你先猜我的。”

丁乾坤上下打量贾真真一番:“你体重50公斤。”

贾真真有些意外:“眼睛真毒。”

丁乾坤微笑:“轮到你了。”

贾真真继续吃着小蛋糕:“你体重不超过60公斤,偏瘦。”

丁乾坤看着贾真真面前几个消灭干净的餐碟问:“有个私人问题,不知可不可以说?”

贾真真点头,对这个私人问题却保持警惕。

丁乾坤:“你可不可以为我减肥5公斤?我认为像你这样的身高45公斤最好看。”

说起骨感美,贾真真脑子里出现几个暴瘦的女明星,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瘦成一道闪电时的画风有多妖孽。

贾真真轻笑:“为什么要我减肥?”

丁乾坤笑看着她的笑脸一脸神往:“现在不是流行骨感美吗?我相信你瘦下来会更好看。”

贾真真差点噎住。身高171体重50公斤的她已是偏瘦的体重了,这丁乾坤自己瘦不要紧,初次见面居然要她减肥?真是奇特的强迫症。

贾真真微笑,勉为其难地点头。丁乾坤见状十分满意,仿佛贾真真真成了他的正牌女友。

贾真真吃完最后一口蛋糕,放下小勺,认真地看着丁乾坤:“我也请教丁先生一个私人的问题,不知方便说不?”

丁乾坤一脸喜色:“当然可以。”

在丁乾坤眼里,贾真真一定十分满意自己,否则不会在初次见面就轻易答应为他减肥。对于贾真真提的私人问题,他自然乐意回答。他暗自揣度那个问题私密到什么程度。贾真真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那笑容晃得丁乾坤心花怒放,看着眼前的明媚笑脸,丁乾坤底气更足。

贾真真唇角的笑意不断扩大,温柔地用商量的语气说:“说实话,我真愿为丁先生减肥5公斤。那么请问丁先生,你可不可以为我长高10公分?我个人觉得你再高10公分更有男人气概。”

说完这话,贾真真依然面带微笑,手里的小勺缓慢地搅着杯中的咖啡,耐心而平静地等待对方的回答。

丁乾坤的笑容僵在脸上:“贾小姐,你什么……意思?”

贾真真笑得极其灿烂:“那丁先生是什么意思?我身高171公分体重50公斤你嫌我胖,可我同意减肥了呀。丁先生体重60公斤,我目测你身高最多170公分,你这尊容是不可能再瘦了,那就拜托你长高10公分,跟我站在一起才相配呀!”

丁乾坤脸色骤变,手指贾真真:“你,你,你,简直强人所难!”

贾真真收起笑容,一拍桌子站起来:“没错,姐就是强人所难,归根到底是你自取其辱。我的胖是暂时的,你的矮却是永远的,奉劝你以后不要用自己的标准衡量别人,也希望你能够学会尊重女性。实话告诉丁先生,姐看不上你,你还是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瞪什么瞪?姐就这脾气,不伺候直男癌!”

贾真真的话引得周围的人侧目,丁乾坤顿时面红耳赤张口结舌,似乎没料到刚才还是笑容灿烂的贾真真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丁乾坤涨红脸站了起来,来不及结账就仓皇而去。

贾真真在卡座上笑开了花,朝服务员霸气地挥手:“服务员,埋单!”

豪气地接过账单,给了服务员一笔小费。那一刻,贾真真有一种解气的痛快感。

什么光复家业扭转乾坤,就凭你这心胸狭隘的气量,能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上安身立命,找个女人结婚生子就算祖宗积德了!

贾真真遇到的第二个奇葩男是海归,这次的介绍人是她某个不曾谋面的远方阿姨,据说海归归是健身达人,阿姨投其所好把相亲地点选在某健身俱乐部。

相亲那天贾真真早早来到了健身俱乐部,换上运动服在跑步机上跑步。平常贾真真较忙,但她注意锻炼,一有时间就到公园跑步,偶尔与罗小跳到俱乐部健身。

贾真真没跑多久,一位中年阿姨和一个身穿运动装的成熟男子进来,男子二话没说直接来到贾真真附近的跑步机上跑起来。一边跑步一边和阿姨聊天,贾真真听得一字不漏。

阿姨:“小万,你心目中完美的对象是什么样的?”

海归:“我喜欢阳光健康的女孩子,身高腿长,身材有料的。”

阿姨看了一眼旁边的贾真真:“你觉得旁边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如何?”

海归注视了贾真真几秒钟:“身高不错,就是太瘦,要是能胖一点更好。”

阿姨:“我实在不懂你们年轻人现在的喜好,有的喜欢骨感美,有的喜欢丰腴美。你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要怎么个胖法?”

海归:“阿姨,我在欧洲呆的时间长,受欧美文化的影响,对女性的审美标准也偏于欧化。文雅地说是喜欢丰腴一点的女孩子,通俗地说就是有胸有屁股的女人就算美。”

阿姨讪笑:“瞧你说的,但凡是个人,都有胸有屁股的。”

海归强调:“我是说要胸和屁股大一点的。旁边那姑娘身材比较匀称,可惜瘦了点小了,我喜欢丰腴肥臀类型的……”

海归比了个大一点的手势。

两人聊天的内容有点污,若不会非得给母亲一个交代,贾真真早就脚底抹油——闪人了。

饶是阿姨见多识广,也被弄得十分尴尬不知如何接话,只得转移话题:“我先给小贾打个电话吧,看看她到哪里了。”

贾真真的手机响了起来,阿姨和海归同时一愣,旋即有些尴尬。毕竟,两人刚才那番话贾真真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贾真真拿着电话,大大方方地来到两人身旁。

阿姨一脸微笑:“你就是真真姑娘?啧啧啧,果真是个美人胚子,真真,这是万……”

贾真真好不留情地打断阿姨的话:“不用介绍了阿姨,我不符合这位先生的审美标准。”转而一脸嫌弃地看着海归,“瞧你年纪轻轻就挺个啤酒肚,脸上褶子比我爸还多,你也不符合我的标准!”

言下之意,海归又胖又老,根本不是她的菜。

海归脸色十分难看,似乎没想到在海外镀了金的自己会被他看不上眼的姑娘嫌弃。贾真真忽视了他的表情,转身拎起自己的包。

阿姨见状圆场:“真真姑娘……”

贾真真微微一笑:“阿姨,再见!”

贾真真头也不回地留给对方一个潇洒的背影。

切,去你的狗屁海龟,姐才不稀罕!

这还没完,还有一个哥们也是令她终身难忘,心理阴影面积成倍扩散至今无法消弭。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贾真真与那位名叫欧力男子在公园见面了。

初见欧力就让贾真真惊艳不已。这是一个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子,身材颀长,皮肤白皙干净,眉似远山目若点漆,丰神俊朗唇若花瓣,穿着白衬衣黑长裤,宛若画中走出来的人物。见了贾真真,欧力微微一笑,给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即视感。

贾真真忍不住半开玩笑:“欧先生,你生得太美了,跟你站在一起压力太大。”

欧力不怒反笑:“你也端庄秀丽,要是好生打扮,一定十分出彩。”

贾真真笑:“哈哈,这高帽子戴得真舒服。”

欧力注视着贾真真:“你五官清秀,皮肤底子好,用适合的化妆品稍微打扮就会令人眼前一亮。”

贾真真十分意外:“听说你是IT男,没想到懂化妆。”

欧力挑剔的目光将贾真真上下打量一番:“你的衣着也太随意,这身休宽大的闲服掩盖了身材的线条,如果穿上拉高胸线的韩版连衣裙,把头发放下来,稍微修饰一下,换双高跟鞋,必定女神范爆棚。”

贾真真更加吃惊,用一种发现珍宝的目光看着对方:“哇,你居然还是个造型师?!”

欧力笑了笑,脸上浮起一丝羞涩。

贾真真一脸好奇:“咦,笑得一脸女生,瞧,脸都红了,这么容易害羞呀?哈哈!”

欧力的脸更红了。毕竟是初次见面,贾真真不敢再造次了。

两人一时无话,沿着公园中轴线朝前走去。

在一个饮品店,贾真真要了香草冰激凌,欧力要了草莓冰激凌,看着人面桃花的欧力一脸享受地地舔着冰激凌的样子,贾真真产生了一种欧力美得像女人的错觉。

事实证明,那不是贾真真一时的错觉。

就在欧力和贾真真走向海棠苑赏花时,一个身材很Man相貌英俊的男人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欧力一见对方,顿时一脸紧张面若桃花。男人不由分说抓住欧力的手,瞪着了一眼不知所措的贾真真,拖着欧力朝前走去,欧力欲言又止地看了贾真真一眼亦不挣扎。那模样,宛若古代的小媳妇见了相公般恭顺温婉。

事发突然,眼前的画风又太过于诡谲,贾真真顿时措手不及,眼睁睁地看着欧力如羞涩少女般被一个满脸怒气的男人拖着离开。

回过神来的贾真真不顾形象地追了上去,拦在比自己高两个头的男人面前:“哎,你是谁呀?凭什么这样对欧力?他哪里招惹你了?你对他这样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男人气呼呼地瞪着贾真真一脸不屑:“你就是她所谓的相亲对象?”

贾真真被瞪得后退两步:“对呀,我是他的相亲对象,问题是你是谁?凭什么这样拉走他?”

贾真真问得理直气壮,目光死死盯着两人紧握的手上。

男人玩味地看了欧力一眼,不耐烦地说:“她是我的……我是谁犯得着告诉你吗?”

咦,看来他们之间的故事绝非寻常呀!

贾真真疑惑地看着一旁扭捏作态目光躲闪的欧力恍然大悟:“莫非你们是传说中的是断……断袖?Ohmygod!你们还真是?咳咳咳……”

贾真真说不下去了。眼前的画风,实在太诡异,让她目瞪口呆无法思考。

见她把话挑明了,欧力反而放开了,大方地对男人说:“等我片刻,我有话对她说。”

男人讥讽地看了贾真真一眼:“你不会真看上这妞了吧?”

欧力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放心,我会对她说清楚。”

这一切,实在太辣眼。贾真真捂着眼睛表示不想看,小眼神儿却还是忍不住透过手指缝隙好奇地打量着。毕竟嘛,好不容易遇到传说中的那啥,她还是难掩猎奇心理。

男人脸色复杂地看了两人一眼,走向一旁的树下,目光死死瞪着贾真真,仿佛贾真真是夺走他心爱之人的情敌。贾真真顿时浑身不自在。

看着走近自己的美男,贾真真后退两步大口喘气:“等等,欧力,容我先平复一下心情。”

欧力在她几步之遥站住,一脸抱歉地看着她:“对不起,其实我……”

贾真真自嘲地笑了:“难怪第一眼就觉得你雌雄莫辨比人女花娇,怪我眼拙,呵呵呵。”

欧力脸上掠过一丝苦笑:“真真,你不知道,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女生,也曾为此痛苦了很长时间。可我是家里独子,不忍心让父母伤心,这才同意来相亲。我甚至想过,如果我们投缘,我可以尝试结婚生子……可是,大海跟我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一直对我很好,我们甚至打算去国外结婚。我现在想通了,我会为他做变性手术,成为他真正的妻子,勇敢地面对所有人的目光。”

欧力的痛苦完全写在脸上,一点不像刚才那个灿若桃花的美男。

贾真真看了一眼树下的男人:“那他对你是真心的吗?”

欧力点头:“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五年来他为我付出了很多,除非是我背叛他,否则他是不会离开我的。”

听他这么一说,贾真真从刚才的不解变为释然,同时带着几分佩服:“欧力,你很勇敢,为了追寻真爱不惜顶着世俗的压力,甚至能为所爱的人变成另一个自己。无论如何,我会为你的勇敢点赞,同时为你的人生祝福。”

欧力听了灿烂一笑,那笑容,连身后怒放的桃花都黯然失色。

贾真真心里掠过一丝惋惜。

目送欧力和大古手牵手离开,贾真真心里五味杂陈,有点庆幸,又有点小失落。不过一想到这个世间将会多一个美艳的女子,多一段幸福的感情,她的心情又莫名地好了起来。

一晃几年过去了,贾真真对爱情的美好向往早已在无数次相亲的折腾中丧失殆尽。与其对她说相亲能遇见真爱,还不如说母猪能上树更令她信服。

贾真真,这条漫漫相亲路,你何时才能走到头?

2017-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