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江不允第一次见谢博琰,呼出的热气雾蒙蒙的,在这样朦胧之中,有一双眼睛格外惑人,谢博琰是典型的桃花眼,笑起来眼角眉梢弯弯的,似桃花艳艳。棱角分明,薄唇轻启。

江不允有一瞬间恍神,西池看向自家小姐,目光中洋溢着不属于冬日的潋滟,便向谢博琰点点头:“劳烦三殿下了。”

谢博琰看着愣住的江不允,甚是好笑,虽是从未谈过话,但好在是在宫中打过几次照面的,可面前这女孩的神色,竟像第一次见自己似的。

谢博琰伸手弹了一下江不允的脑门。

“愣什么呢,不认识本王?”

说实在话,虽然有点见过的印象,可二人这次离这么近,确实像初遇。

“怎会,三殿下说笑了。”江不允这才回过神来,仰起头朝谢博琰轻笑一声,“不过今日之事,是不允莽撞了,多谢三殿下了。”

谢博琰刚张嘴要客气寒暄一下,就听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三哥,江小姐。”

谢青时即使在冬日,也是一袭白衫,一折纸扇,举手投足间,甚是清傲。

江不允正盯着来人想这又是谁,就听谢博琰转身向那人挥手:“七弟,你怎么来了。”

“无事,闲来转转,听闻三哥和江小姐在此,便来看望。”谢青时笑得淡然,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原来是七殿下,江不允和西池一齐向谢青时请安。

谢青时摆摆手中折扇,免了礼。

这七殿下,面上不食烟火般清净,却出人意料的在日后杀人不见血的皇位争斗中,稳稳地坐上皇位,虽然史书中对此并无记载,算是未解之谜。但江不允想,谢青时此人,肯定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还是提防着点好。

便一套礼数完完整整做下来。

只是江不允刚起身,便又听身后传来脆朗朗的一声:“三哥,七哥,你们在干嘛呢?”

抬起头,竟是一个与自己一般大的男孩。

见江不允也在,男孩顿顿脚步,才走过来:“江小姐怎么想起来进宫了,这身上滴水,可是落入方塘了?”

这又是哪位殿下?

哪壶不开提哪壶,江不允白眼都快翻上天了,正要回答,谢博琰却抢先一步,站在自己和男孩中间:“八弟不可如此说话,今日可去过书房学习了?”

谢离飞吐吐舌头。

江不允默默看着自己面前神色各异的三个殿下,好一出兄弟情深的戏码,只是不知私底下,怎样暗自较劲呢。

宫中最活跃的三个殿下今天都齐活了,那自己要来会会的太子呢?

这样想着,江不允又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谢博琰闻声回头,伸手又将江不允揽在自己怀中,抬头向谢青时和谢离飞道别:“本王送江小姐,先走一步。”

说着谢博琰俯下身来,将江不允抱起来,江不允只觉得身体一轻,双脚离地,就稳稳落在谢博琰的怀中。

“三殿下......我自己走也可以的。”

“你衣服里已经吸饱了水,小女孩身体毕竟软弱,自己走,寸步难行。”

江不允知道谢博琰说的在理,只好不说话,拿手拧着头发上的淅淅沥沥往身上流的水。

即便是这样,还是让谢博琰身上也湿了一大片。

谢博琰的住处不远,很快就走到了,谢博琰吩咐下人为江不允备浴桶,还嘱咐着放了好些驱寒的药料。

江不允感叹谢博琰的有心。

得夫如此,应也无求了罢。江不允都快忘了自己以后,会和这个男人纠葛一生了。

“三殿下,你的衣服也湿了不少,恐也会染了风寒,让不允过意不去。”江不允歉疚地拿手背碰碰谢博琰湿了的外衫,“三殿下也拿药料驱驱寒吧。”

谢博琰挑眉看向面前满脸愧疚的江不允,呼出的热气氤氲,弄得自己下巴直痒痒,谢博琰轻声一笑。

谢博琰不知道他笑的多宠溺,使天不怕地不怕,泼辣任性的江家大小姐,都慢慢红了脸。

“那本王要谢谢江小姐关心了?”谢博琰故意用疑问的口气,语气中满是打趣挑逗,看江不允低下头咬着唇不好意思,又靠近一步,“本王倒不知如何回应江小姐的关心了。”

撩人成性,江不允心中这样想。

不知为何,这样的谢博琰,让江不允想起小时候的那个小男孩。

见江不允把头低的更低,谢博琰忍不住拿手捏捏江不允的脸,正色道:“好了,本王无妨,江小姐快去洗浴更衣吧。”

江不允便转身走进内间,谢博琰站在原地看着屏风后的女子的身影,眸中满是涌动的柔情。

不过谢博琰不自知罢了。

谢博琰将江不允安排妥当之后,就在堂中接见了探子。探子来报,今日江府杖毙了一个来自宫中的眼线。

这样看来,江不允突然进宫,是为了给宫中的人一个下马威?那么到底是谁在江府安排的眼线?又是谁企图如此明显呢?谢博琰细细思索。

江不允换好衣服,本想再去和谢博琰道谢,却听人说三殿下在前堂会客,便托人带话给谢博琰,说自己先回府了,至于那位今日没见到的太子,江不允自然不会手软。

待谢博琰出来,江不允已经走了。

江家已经开始动了,下一步,该怎样走?

谢博琰皱眉看向江不允的背影。

不过很快他们就再次相见了。

嘉熙二十八年春,为抚江家镇守边疆之功,皇上宣江家大小姐江不允进宫领赏安住,辟霁华苑。

说来天意捉弄,江不允是最不想进宫踏这趟浑水的。但江不允只能无奈领旨,隔日便带着几个贴身的侍女进宫,将江府的事务都交给管家。

本来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江不允要进宫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宫中引起不小的骚动。

背景复杂的江不允这次来宫定居,会掀起怎样的风浪,又是否会改变目前宫中错综僵持着的格局?

2017-1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