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先生只身进了一家银行,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牛皮纸袋子,一上车就递到了我的手上。

“先生,您这是……”

“这是五万订金,不用告诉陈霞,她那边我会处理。”

说着邱先生拨通了陈霞的电话,言简意赅地说了三个字:“就她了!”就挂断了电话。

曾经担心的种种在这个瞬间全部尘埃落定,我坐在副驾驶上半天没回过神。眼泪后知后觉的模糊了双眼,溢出眼眶,砸在牛皮纸包着的订金上,“啪啪”作响。

体检安排在第二天的上午,各项指标都很正常,看着陈霞姐笑容可掬的样子,我也开始激动起来。

到最后一项妇科检查的时候,我已经彻底放心了,我一向爱干净,而且从来没有碰过男人,怎么也不可能在妇科上出问题的。

可是检查的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

医生告诉我,他们不能给我取卵,原因竟是,我是个处……

“未婚女性取卵很危险,会给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严重的甚至可能会引发卵巢癌变……”医生善意地提醒道。

我一听急了:“没关系的,医生,我不怕危险,真的,求你!”

“对不起,这是医院规定……”

怎么会这样!我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转过身,泪眼朦胧的看着陈霞:“陈霞姐,能不能帮我换家医院,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陈霞却只是摇头:“哎,是我疏忽了,我以为……不过这种事你知道的,大医院害怕医疗纠纷肯定都不会做,小诊所做的客户担心安全问题也不会同意,所以……”

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怎么能这样放弃,我哭着拽着陈霞的手:“陈霞姐,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我爸爸还等着这钱救命呢,求求你!!”

陈霞叹了口气:“别哭了,我们出去说吧,出去说……”

说完,她便带着我,来到一个偏僻的小茶馆,要了一个包间。

“小郑,姐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对吧?”

我连连点头:“霞姐,我爸爸出了车祸,现在还躺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真的,姐,您一定要帮帮我!!”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我担心你接受不了啊!!”

看着陈霞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心里已经隐隐地猜出了她的所谓的“办法”,可是,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还能有什么选择呢?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爸爸因为没钱手术离我而去!

我只能咬咬牙:“霞姐,您说吧,我接受得了。”

和我猜想的一样,陈霞的办法果然是帮我找个客人,要了我的“第一次”……

“你放心,我认识的都是一些体面人,不会让你遭罪的,而且,绝对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我保证……”陈霞在一旁循循善诱。

我惨笑,都这种时候了,还在乎清白做什么?

想到这里,我抬起头看着陈霞:“霞姐,第一次能卖多少钱?”

陈霞上下的打量着我:“你这么漂亮,又是高材生,十万八万都不成问题。你要是信姐,我来给你牵线……”

她的效率果然很高,我经期结束第二天,就把我约到了一家高档酒店。

我在大堂等了半晌,陈霞才急匆匆地赶来:“刚跟客户在附近谈了点事,走,房开好了。别害羞,痛痛就过去了,女人嘛,总要经历这事。”

我绷着神经机械地跟着她,还没到电梯口,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去哪?”

邱先生正急速走来,脸色阴沉明显很不高兴。

陈霞焦躁地嘟囔着:“哎呀,他怎么跟过来了?”

原来刚才跟她谈事的是邱先生!他可能正好经过酒店,从玻璃墙外看到了我们。

陈霞把他请到一边,悄声耳语了两句,而后邱先生咬着牙朝我看来,眼神淡漠。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他才从齿缝间吐出两个字:“我买。”

2017-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