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倏地悬到半空,还没来得及阻止周季安,他带着怒气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他是谁?”

我冷不丁感受到一股寒意——陈霞正在瞪我。

我歉疚地冲她点了下头想把周季安拉走,可他却强硬地走到沙发边开始不客气地打量所有人,最后敌意地瞪向客户。

男客户和陈霞的穿着极其讲究,一看就是上流人士。

那瞬间我产生一种错觉,周季安好像在关心我,可等我想从他眼里确认这一点时,他开始咬着牙冷笑:“你这是找人包养?还是他皇上选妃啊?”

“周季安,你胡说什么!”我歉疚地冲客户说了句对不起,他不悦地转眼看向陈霞,眉头拧成了山川。

我用力拽着周季安想出去,压低声音哀求:“季安,我们出去再说,行吗?”

当时是他先提的分手,眼下看我跟别的帅气男人喝咖啡心里就不痛快了是吗?

或许在他心里,此时此刻的我应该以泪洗面求复合才对。可我却穿戴整齐坐在这么高档的咖啡厅里,跟他的预期差别太大,他心理不平衡了。

但我现在不能跟他翻脸,他的话会影响客户的判断!

我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他往外拽,可他反手握住我手腕,恨得要捏碎:“失个恋你就自甘堕落到要找老板包养?”

我恨恨地瞪着他,真想点头承认。

他眼眶微红,咬牙切齿:“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不谈恋爱你也是我妹,我看不得你犯贱!”

他说完走回沙发,白着脸抖着唇开始羞辱我:“你是不是看她漂亮就当宝呢?她被人强过你知道吗?呵,她碰到歹徒不反抗还主动给人家递套呢,这么能耐的女人你也敢要?”

周季安狰狞地说出了这件事,我猛地一震,紧紧盯着客户,没魂似的傻站在原地。

周季安咬着牙,又费力说道:“她还有阴、道炎。”声音小了,可在场几个人还是都听见了。

陈霞彻底坐不住了,脸色“唰”地巨变。她刚刚才夸过我一遍,可周季安的每句话都在打她的脸。

客户的脸已经冷若寒霜,抿着薄唇站起来说了一句“换人”就要走。

周季安重新看向我,没有得意,只有凄凉。

我所有的心思都在客户身上,他一走,我爸的救命钱就泡汤了!陈霞还愿意给我找客户吗?还有哪个客户会急着买卵并愿意付订金的?

眼看男人擦肩朝门口走去,一股绝望在我心里炸开,我失声叫了出来:“先生,求求你了!他在污蔑我,我不是那样的人!”

他的身子顿了顿,但终究还是摇摇头继续朝前走去。

想到生死未卜的爸爸,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卑微到了尘埃里,弯下膝盖重重地跪了下去,发出一声闷响。

周围有人在抽气,咖啡厅里为数不多的人全部朝这边看过来。

男人顿住脚,回头时瞳孔微微放大起了情绪,有诧异有震惊。

“先生,周季安说的不对,那天晚上的事情不是那样的……”我语无伦次地磕着头,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我从来没在人前这么卑微过,所有的尊严都被残酷的现实狠狠地碾压在脚下,可那一刻我心里更多的却是害怕,害怕这笔买卖就此夭折!

鄙夷、诧异、淡漠,各种议论声纷纷涌来,周季安也在震惊地叫我名字。

男人咬紧牙齿迅速瞟了下左右,赶在服务员走来之前大步折回把我从地上拖拽起来,着恼地斥我:“你这是做什么!”

他拽着我迅速离开了咖啡厅,他走得很快,我一路踉跄着被他拉到地下车库塞进了车里。

一坐下来,我的眼泪顿时喷涌而出,抓住男人的手腕想挽回这桩买卖:“先生,我没病,我、我也没被人强过,我是清白的……我爸还躺在医院里,求求您,用我吧,别换人了,求求您……”

他的眉头一直皱着,重重地叹了两声气后竟然抽面巾纸帮我擦眼泪。

我慌张地看着他,心里怕到了极点。

眼下这种迫在眉睫的关头不能出差池,我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机会,不应该被周季安的几句话毁掉所有的希望。

男人试图抽开手,可我死死抓着没肯松,好像一放手就会放掉唯一的希望。

他靠在座椅上,脸色已经恢复成之前的寡淡:“怎么回事?”

这是最后的机会,我止住眼泪,抽噎着把那天晚上的事情从头到尾全部告诉了他。

男人迟迟没说话,我只好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的脸,不敢错过他任何一抹表情。

他的眉眼在轻轻颤动,紧拧的眉头挑了好几下,薄唇严密地抿着,就这样盯着我不吭声。他的眼神有些复杂,波澜无惊下似潜伏着激烈的暗涌,我根本无从捉摸。

我不敢眨眼,直到眼睛发酸落下一行泪,车里的沉闷才终于被打破。

他竟然叹着气伸出左手帮我擦眼泪!温热的指腹碰到我的眼角时,我轻颤了下,而后僵着身子没有动弹。

淡淡的温暖从他的指腹传上我的脸,我忍不住小声询问:“先生,能不换人吗?”

他刚要张嘴说话,陈霞打电话过来了,我清晰地听到了她惯有的谄笑声:“邱老板真不好意思,哎呀,我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这么会骗人,哪里知道她那么随便……你放心,另外两个小姑娘的学历虽然没她高,可模样也不差,如果都不行,我马上给你找别人……”

“等会再说。”邱先生不耐烦地打断了陈霞的话,而后将视线落在了被我紧紧握住的右手腕上。

我讪讪地松了手,因为刚才抓得太紧太久,以至于他的右手因为血流不畅而泛起淡淡的青灰。他扭了几下右手腕,下了车。

2017-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