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活下去的机会。”苏沐月完全不知道,此刻她满脸血污的模样煞是狼狈,可是那双异常明亮的眸子,却让人过目难忘。

火势太大,苏沐月不敢耽搁,抱起男孩便猛地冲出了几乎被火燃尽的卧房。

就在他们前脚离开的瞬间,一根被烧断地横梁瞬间掉落下来,恰好砸在了刚才男孩所在的位置!

冲出火场的苏沐月,才刚刚将男孩放下来,便突然喷出一口血来,随后赫然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逐渐透明,记忆里只剩下男孩惊愕的神色……

“等等……”就在苏沐月消失的同一时刻,一个男子从梦中惊醒,猛地坐起身,右手还保持着在梦境中阻拦苏沐月消失的姿势。

暗处闪出一个黑衣人,有些担忧地问道:“主子,您没事吧?”

“无妨。”男子淡淡地开口,声音低沉,余音绕梁,甚为动听。

黑衣人见男子并无任何不妥,这才缓缓隐入暗处。

男子看着自己方才在梦中被那少女握住的右手,眸中闪过一丝诧异,那少女……是谁?

这么多年,他每晚都会梦到当年的那个场景,梦中的他依旧还是那个年幼无用的孩子。

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奶娘她们被烧死,他只能躲在暗处瑟瑟发抖,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今天……

想到这里,男子一双飞扬入鬓的剑眉不禁微微一凛,黑眸冷冽,性感的嘴唇也随之死死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直到后背微微一凉,男子这才察觉到方才自己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当下披了袍子直接往外走去。

行至一处温泉边,男子直接将身上湿透的衣衫脱了下来,月光微凉,照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映衬出一圈圈银色的光晕。

伴随着水声哗哗作响,男子步入温泉之中,任凭泉水一点点没过自己的肌肤。

男子微仰着头倚靠在温泉的石壁边缘,狭长的凤目微眯,两只手臂肆意而又慵懒的搭在两侧,水珠点点,顺着他胸前贲张肌肉清晰的脉络缓缓向下,流过腹肌、再向下……最终与泉水融为一体。

那个少女那么轻易地闯入自己的梦,还亲手打破了纠缠他多年的梦境,如果自己继续做梦,会不会再次看到她?

念及自己这颇为幼稚的想法,男子深邃漆黑的双眸宛若落入了星辰,明亮无比,但瞬间又好似讳莫如深的大海,翻涌着难解的骇浪。

只不过……入了本王的梦,哪怕你真的神女无心,本王也一定要把你找出来!

“这个身子……还真是弱的可以……”神识回到身体的那一刻,苏沐月缓缓睁开眼睛,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有气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平息着体内翻涌的血气。

无意间抬眸看向牢里唯一的小窗,却发现外头已经天色微亮,当下不禁微微一愣,她这是在那个梦里待了几个时辰?

“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冬至被苏沐月的动作惊醒,揉着惺忪的双眼看到苏沐月面色苍白才担心地凑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脸颊说道:“小姐是哪里不舒服吗?”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