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一六年,八月初七。

大雨瓢泼而至,在电闪雷鸣的映衬下,向来破败的临县大牢显得愈发阴森诡异。

疼。

浑身上下好似骨头被拆了一般的疼。

下一刻,苏沐月赫然睁开双眸,利落地翻身而起,如若黑暗中突然惊醒的猎豹。

无意间拉扯到身上的伤痕,苏沐月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等她低头一看,才发觉身上的衣服被血浸染的几乎看不清楚本来的面目,已经断掉的袖子露出鲜血淋漓的手臂。

她分明是被烧死的,为何现在还会穿着衣衫?

不对……这是她十五岁那年入狱穿的囚服!

苏沐月瞪大眼睛,左右扫了一圈,很快便发现躺在自己身旁那瘦小的少女,这是……冬至!

下意识地伸出手试探了下冬至的鼻息,在察觉到冬至只是睡着了之后,苏沐月松了口气,脑海中便只剩下一个念头:我重生了!

看着自己尚且年幼的双手,苏沐月无声无息的笑了起来,赤红的双眼在黑暗中迸发出仇恨的光芒。

她竟然真的活了过来,而且还回到了十年前!

苏沐月握了握拳头,眼眶微热,这一刻的她,最想做的其实就是放声大哭。

可现在,她不可以哭,也没有时间哭。

苏沐月毫不犹豫地扯下自己断掉的衣袖,折成长条系在左臂上,遮住了那本就不明显的羽毛胎记。

上一世,十五岁的她被冤入狱,因为无意间将血沾染到了左臂的胎记上,意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进入别人的梦境。

只是,当年……想起自己那时的所作所为,苏沐月的眸光微微一暗。

也许是一时间大喜大悲,本就受过刑罚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情绪波动,苏沐月只觉得喉咙一甜,随即喷出一口鲜血,下一刻竟然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

令苏沐月更没有想到的是,她昏迷的瞬间,自己的神识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卷入了一场黑暗的梦境之中。

“痛死了!”不同于以往对梦境的控制有余,这一次苏沐月直接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龇牙咧嘴地爬起身,苏沐月下意识地四下看去,随即揪心地一跳,入目之处,那熊熊大火仿佛发了疯似的随风四处乱窜,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一切,华丽的府邸在那炙热得令人惧怕的光芒中变的扭曲破败,还不时传出物体断裂的声音。

竟然是……梦魇!

苏沐月皱起眉头,没想到自己重生归来的头一晚就碰到这么棘手的问题。

无意间回过头,苏沐月却发现一个孩子蹲在角落瑟瑟发抖,当下双脚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径直将他抱在怀里安慰道:“不要怕,姐姐会保护你。”

男童看上去也不过七八岁的模样,却已经有了令人失神的容貌,那双瞳孔分明的眼眸好似有雾气环绕一般,带着浅浅的忧伤,就那样一眨不眨地看着苏沐月,好似羽毛一般拂过她的心,让她陡然生出一股英勇不凡的士气来。

“为什么救我?”男孩那双雾蒙蒙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苏沐月,好似透过她的眼睛一直看到人的心底。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