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一辆马车,在京城宽敞的马路上,缓缓行驶。一直行驶到兵部尚书府大门前,才缓缓停下。

七景有些吃惊。

这是尚书府大门口吧?为什么不远就是菜市,门边上摆着这么多的小摊,对面就是个茶楼……这种设定,也太坑了点吧?

不需要注意市容市貌的么?就算留出来的路够宽敞,可这人来人往的,干点什么也都被围观了好么?

车停,专门去接她,且一路侍候过来的,刘嬷嬷先行下车,声音略扬:“小姐,到家了。”

一声小姐,吸引了无数的视线。

七景一下车,便感觉到数道视线落在她身上。而她的视线,落在尚书府的大门上。

所谓高门大户,这门自然是又宽又高。

紫红的大门,有三四米高,普通人一人推不开。门口两个两米高的镇宅石狮子……

“小姐,快请进吧。府里老太太,老爷,夫人都等呢!”刘嬷嬷小心翼翼的道,这一路下来,深知这位小姐脾气不好,偏有一股子邪力气。

七景向着门口走了两步,待马车驶远了,她又停了下来。

“门没开,怎么进?”

“小姐,门开了啊。”刘嬷嬷指着一侧的小门,小心道。

七景乜了她一眼:“欺负我不懂规矩么?这小门是给什么人走的,我今天要是走了这门,那我祖祖辈辈都得被人戳脊梁骨了。”

“哎哟,小姐可不敢乱说。”刘嬷嬷连忙告罪:“一定是那些个下人还没收到消息,小姐您等着,老奴这就去看看。”

七景点了点头,安然的等着。

刘嬷嬷从小门进了府,却是一去无音讯。再没半个人露头,把她就晾在这了。

下马威么?

七景等了一刻钟,依旧不见动静。周围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也越来越多。还有一些声音,也不客气的传进耳朵里来。

“哟,这是什么小姐啊?怎么到门口了,还没关在外面?不会是弄错了,人家尚书府不给进了吧?”

她勾了勾嘴角,既然有人想看戏,她就演上一回。不过,这些看戏的人,她可是全都记下了,回头,少不得要找补回来。

又等了一刻钟,她觉得,她已经给足苏家的面子了。既然他们打定注意要找死,她也就不再客气。

走到一边的石狮子前,摸了摸,拍子拍石狮子的头。

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她轻轻弯腰,轻轻松松的将之抱起。

来到正门前,对着大门,砸!

轰!!

咣当!

哎哟我的妈啊!

石狮子飞了出去,砸在门上。

厚重的木门被生生砸出一个大洞,那石狮子还飞进去有十来米,砸倒了在门后看戏的路人一个。

静!

寂静!

目瞪口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洞,看着那个拍了拍手,一副轻松写意,好不自在的少女。

视线来回的转动,再转动,继续转动。

哈哈,一定是错觉。大家一起做梦了,这么不靠谱的梦……哈哈!

可是,那个大大的洞,却告诉所有人,这不是梦。这是个事实!

一时间,所有人心底都打了个突。

苏尚书家,似乎有了个了不得的女儿啊!

苏尚书家的大门被自己家女儿给砸了喂!

尚书府的大门终于开了,刘嬷嬷带着十来个丫环,分立两排,对着她就行礼:“小姐。太太,老爷,夫人有请。”

七景笑看着带着窟窿的大门:“那就走吧。”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