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雷伴随着暴雨,肆虐着人间。也为夜色,添了更多的危机。

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一匹骏马,在雷雨中奔驰。骑马的人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骏马驰进一座偏僻的庄院内,从马上飞身而下,直奔某一间房子。

刚到门口,便听“啪”的一声。

“哎哟,饶命啊!小姐饶命啊!”

听到小姐二字,男人重重的松了口气。赶上了!重重的推开门,却被屋里的情形,吓了一跳。

屋里共有六人,一个十来岁的少女,身上都是血,手里拿着一个凳子,高高举起,重重砸下。却由于力弱,砸了好几下,对方还在哀叫。

“说,谁让你们害我的?”

“是……”听到门开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望向门口。

“徐护卫,快救我们。小姐发疯了啊!”

“你是谁?”七景看着来人,眉头轻皱。前一刻,她刚跟队友杀死一只十级丧尸,后一刻,她就被队友从背后插了一刀。

她以为必死的,结果一睁开眼,却到了这里。

这个人正拿着匕首,准备刺进她的胸膛。

她是末世而来的杀戮之神,威严不容挑衅。胆敢向她举刀者,就必须接受她的怒火。

可现在,有人打断了她。

“回小姐。属下乃是尚书府护卫,徐文峰。”

“尚书府是什么东西?”七景冷眼看着,手里的凳子再次举起来,重重的砸下。砸中目标,她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这位徐文峰,会阻止呢。结果,居然一动不动,甚至还有些期待。

“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别说了。”七景转过去:“说,谁派你来杀我?”看了一眼徐文峰,“不说,死。”

“轰!”一声惊雷响,一道亮光闪过。长剑出鞘,血喷涌而出,头颅落地,死不瞑目。

“谋害小姐,该死。”

七景丢下凳子,到一边,扶起另一个,一身是血的妇人。虽还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可从她有意识开始,就只有她,一直在保护她。

如今,身上伤痕累累,更有一道,刺进心口,离着心脏,仅半寸距离。

“徐护卫,是吧?其他人,都是谋害我的人。”

徐文峰微僵,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再一次出剑,又多了三个死不瞑目的尸体。

七景咧嘴而笑:“把这些尸体处理了。”

“是。”看着徐文峰离开,七景抱紧面前虚弱的女人,手指轻点在她心口的伤上。一丝肉眼不见的浅蓝光芒闪烁,渗进她的伤口。

本血如泉涌的伤口,血慢慢停住了,伤口慢慢合拢,愈合。只留下外面浅浅一点的,需要静养的伤,这才住手。

而在这段时间里,一些原主的记忆,也冒了出来。顺便被她接收。

原主叫季七景,受伤的女人是她生母季氏。生父叫苏佑良,当朝兵部尚书。苏佑良本是贫家人,一朝得势,休妻弃女,另攀高枝。

七景便跟了母姓。

苏佑娘怕她不甘,将人圈养在庄子上,派人盯着。如今季七景十三岁,侍候的管家,突然要杀她。老天有眼,这一切被异世穿越而来的七景给破坏。

只是这位徐护卫来的蹊跷,灭口的动作,也做的利落。七景将季氏抱到隔壁房间,耐心的等着徐文峰来给她解释。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