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想到了些什么,这个皇冠样式的标志似乎代表着一种特殊的含义。

不等乔季卡多想,轿车的门已经被人从里推开。

她看到有一年近五十的男人弯身下车,再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

那人微胖,一身西装,戴了副金丝眼镜。

乔季卡直到这时才回过神,也瞬间想起关于那个皇冠标志,和关于这个迎面而来的男人。

皇冠,那是“百里帝国”的专属象征。

代表着权势、地位、财富还有一切遥不可及的梦想。

百里帝国——全世界华人范围内实力最雄厚的家族财团!

相传其是一个消失于历史长河的王朝后裔,代代经商,终于在一百二十多年前重振家族雄威,开创了一个传奇般的商业盛世!

百里,是其姓氏。

帝国,则是人们赋予那个家族的尊贵称号。

迄今为止,百里财团于全球范围内坐拥3家发电厂、5家电信公司、13家油轮、21家奢侈品商行,517家全球连锁五星级饭店,2387家连锁超市……

听说百里家族连续五代单传,财团被这一代子孙接手之后,短短五年之内,在上述辉煌之上,又添了5家航空公司、12家证券商行、50家医院和120家货运公司。

这样的成绩,不仅止华人羡慕,听说就连许多中东国家的石油王子也主动与百里交好。

这个家族已经富可敌国,强大到就连政治力量也不敢轻易的去将其动摇了。

乔季卡默数着百林帝国的奇迹,不得不承认,同样拥有家族企业,但乔氏与之相比,就像是包裹在宇宙之中的小小尘埃,甚至连人家的一根手指都无可企及。

她活到二十四岁,以乔氏企业千金的身份看透商界兴衰沉浮,却一直都明白,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可撼动的,就是百里帝国的一切一切……

“乔小姐。”

微怔间,那名从劳斯莱斯上走下来的男子已经站到她面前,轻开了口,将乔季卡飘远的神思又给拉了回来。

百里帝国的大管家,徐德。

能坐得上劳斯莱斯的管家,全世界怕也没有几个。

乔季卡十分不解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凭空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与她之间应该是有着地球两端的距离,一个在天堂,一个在人间。

她纵是企业千金,就算乔氏还依然存在,怕是人家也不会对她多看一眼。

但是今天……

“冒昧打扰,请乔小姐务必跟我走一趟。”

这话说得谦卑,完全不像是这个从劳斯莱斯里下来的人该有的语气。

乔季卡记得以前徐德在电视的采访里出现过,那时候她觉得这个人完全不像是个管家,他高傲得胜过任何一个企业的董事长。

可是此时不同,乔季卡从他的话里真正地听出了请求,甚至是哀求。

她不解,遂问:

“徐管家,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跟你走?走去哪里?”

徐德皱了皱眉,想说些什么,话一出口,却还是那句:

“请乔小姐务必跟我走一趟。”说完,又补了一句:“一个不情之请,您若答应,百里家会接受您的任何要求。”

这句话让乔季卡心动!

她知道,只要百里家说任何要求,那就真的是任何要求。

只是她还不知道要自己去做的是什么事,更想不出,自己一个破产企业的千金,能对堂堂百里帝国产生什么样的帮助。

不过,她还是选择跟徐德一起坐上了那辆劳斯莱斯。

不管是什么事,乔季卡想,只要是她能做,就一定尽力去做。

到时候就要求百里家族提供足够弟弟治疗一生的费用,那样她就可以摆脱齐桦,摆脱那种被自己定义为下贱的生活。

微闭住双眼,那一场烟花烂漫的婚礼又于脑中浮现。

她苦笑,再睁开眼来,像是朋友谈天一样的对徐德说:

“你这辆车一直在跟着我吧?那也一定看到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我很丢人,是不是?”

徐德脸上的表情依然沉静如初,没有任何变化,但对于她的话还是很配合地回答的——

“是,看到了。但没什么丢人!乔小姐如果介意,我可以让明天全上海甚至全国的媒体统统封口,只字不提。”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