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季卡想躲,但那女人尖锐的一声叫嚷和周围无数闪光灯泛起的白光,让她逃出可逃。

怕,只在脑中出现了短短一瞬。很快地,她便选择了淡漠与冷静。

乔氏企业的千金,就算是在最窘迫的时候,也不可以败得太惨。

她只是在心里祈祷,这场闹剧千万不要闹到无法收场。

如果齐桦为了保护这场可笑的婚姻而不再包养她,她希望那个躺在医院里已经睡了五年的弟弟,能够原谅姐姐的无能。

很快地,风暴就来了。

桐筱筱的惊叫引来齐桦的疼惜,当那张乔季卡曾经深爱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她要拼命地忍住才没有当场呕吐。

这是他宣布要娶桐筱筱之后,乔季卡就落下的一个毛病。

吐,她看到他,就想吐!

一时间,也听不清那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在七嘴八舌地讲些什么,乔季卡只看到桐筱筱正伸出食指戳了过来,然后痛斥——

“你个不要脸的小三!偷跑到我跟阿桦的婚礼上,究竟是何居心?”

一声小三,把乔季卡混沌的意识又给拉了回来。

她怔怔地看着这个与自己相识多年的最好的朋友,透着陌生的悔恨阵阵来袭。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打死也不要跟这个女人交好!

“请不要叫我小三。”乔季卡的声音不大,却也刚好够在场众人听个一清二楚。她说:“我讨厌小三这个词!如果你一定要把我跟这个男人再扯上关系,那么,我宁愿你选择叫我情妇!”

一句话,招来四周无数闪光灯新一轮的集中轰炸。

乔季卡的话似一枚巨石,瞬间将本就不太平静的江面又击了千层浪起。

到场所有媒体人的鼻子都嗅得出这条新闻超高的商业价值,大家都知道,这将是上海滩本年度最大的八卦!

现场议论纷起,有人指责乔季卡搅人喜事实属不该,却也有人冒充正义之士,将她才是齐源集团董事长独生子齐桦的正牌未婚妻一事公之于众。

于是,有耳聪嘴快的记者一支话筒递到了齐桦面前,毫不客气地问:

“齐少!众人皆知您原本的未婚妻应该是乔氏企业的千金乔季卡小姐……”一边说一边还往她站的方向指了指,而后再道:“您在短短十日之内就转娶她人,是不是因为乔家的突然破产让您觉得与乔小姐之间不再门当户对?”

被质问之人一脸凛然,用力将自己的新娘揽在怀里,然后直指对面的乔季卡,道:

“我与她之间完全是个人感情不合所致,与乔家破不破产没有半点关系!我齐桦娶谁或不娶谁,图的是份爱,而不是钱和家世。不信你们去调查下我的新娘筱筱!她也没有显赫的身家,有的,只是一颗爱我的心!”

这话说得漂亮,在场即刻起了一片叫好之声。

新娘娇笑着走到乔季卡面前,以警告之势开口——

“请你远离我的生活!不要扮演小三的角色!这个地方不欢迎你,别太丢人,走吧!”

乔季卡看着这一对本是她最最熟悉的新人,一时间竟觉得自己真的从来都不认识他们。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流泪,可是涌至眼眶的液体却又被生生逼回。

再开口时,声音打颤,却还是坚强地顺利出口。

她说:

“桐筱筱,我与齐桦相处八载,你认识他不过将将一年。若论小三,谁是小三?”

此言出口,乔季卡转身离去。

背景孤单落寞,却带着倔强的坚强。

……

这一夜,上海的深秋竟然也飘了雪来。

乔季卡坚信,那是老天爷为了祭奠她失去的爱情和家庭,也是老天爷企图用纯白之雪把那些披着爱情外衣招摇过市的龌龊给深深掩埋。

吱——

突然而来的刹车声在乔季卡的耳边响起,懵懂间转头,见是一辆劳斯莱斯正停在与自己并行的路边。

车门处一个不甚至明显的皇冠标志入了眼来,让她心中一动。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