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城深秋,瑟瑟地冷。

是夜,乔季卡站在公寓的落地窗前,以57层的高度冷目俯视。

目及之处,是窥透了大上海几世浮华的黄浦江。

今晚的黄浦江注定会登上明日各大媒体的头条,因为在那里正上演着一场上海滩十年以来最最绚烂的烟火。

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她的未婚夫齐桦,此时正牵着她最要好的朋友的手,穿过漫天华彩,在那片被烟花照得妙曼如钻的江面上对着神父郑重地说:我愿意!

乔季卡知道,承诺一出,马上就会有一枚鸽子蛋大小的钻戒套在新娘纤白的无名指上。然后就像当初自己与齐桦订婚时那样,他吻她,吻到在场所有人都义无反顾地相信了爱

情。

可是去他妈的爱情!

当她还是乔氏集团董事长千金的时候,他对她说爱;

当她父亲跳楼母亲服毒乔氏集团宣告破产时,他却对他说:从今往后,你只能做我的情妇!

于是,这一场本来是她倾付全部热情来为自己策划的绝世婚礼,一转眼,就成了给那个叫做桐筱筱的女人做好的嫁衣。

没错,是嫁衣!

被新娘子穿在身上白纱,都是她请了最好的设计师从法国设计并裁制好了空运回来的!

她就这样从正妻变成了情妇,带着身体上残留着的昨日欢爱的吻痕,从光明磊落,变成了偷偷摸摸。

可是她却不能离开他,因为离开,就意味着自己那个躺在医院里、靠着器械和药品来维持生命的弟弟,会马上停止呼吸。

……

握在手里的小半杯伏特加仰头而尽,是不知从何时起,乔季卡喜欢把自己保持在一种微醉的状态。

因为这样可以让她忽略很多植在记忆深处的噩梦,也可以在齐桦舔食并刺入她的身体时,不觉得太恶心。

她想,所谓的醉生梦死,大抵就是这个样子吧!

楼下江面上,烟花簇成了无数浪漫双心,甚至能看出一枚丘比特之箭在中间穿过。

她着人特制的烟火,此刻正割锯着主人的凄苦,动人地烘托着另一段以抛弃和背叛为开端的爱情。

乔季卡觉得,她得去看看!

上海滩十年难得一遇的婚礼,她筹备了三百多天,终于在今日华丽开演。策划者怎么能只站在这里眺首观望?

风衣,腕表,香水,手包……

全套的范思哲,是家族破产之后她最后的一套奢侈。

去参加那样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若穿得太寒酸,怕是连今晚的黄浦江岸她都没有办法接近。

……

57层的公寓,下来得轻松又简单。

齐桦并没有差人守在她的房门口,因为他相信,她不会去闹。

为了她们乔家的脸面,还有她弟弟的性命,她也会乖乖的隔着玻璃窗默默祝福。

这是齐桦对乔季卡的了解,她而知道,他想得对。

就算自己下了楼来,就算已经迈动双腿往外滩的渡口而去。乔季卡也仅仅是想要看一看,这个由她一手策划的婚礼现场被呈现出来是什么样的效果。

不接近,不相认,更不哭,不闹。

她的泪,早在父亲的身体因高空坠落而摔得七零八散,并于她面前滩开一片血色汪洋时,就不知道该从何流起。

不哭,并不是无情,而是心已经破碎到无从修补。

心坏了,所以聚不成泪……

……

“看看就走”,这个想法到底太过单纯。

直到只身上了渡轮,乔季卡才知道自己此番行动是有多么的愚蠢。

她以为静悄悄的来,就还能再静悄悄的走。

她以为这一身范思哲没特别到可以跟在场宾客竞艳争辉,就可以避过旁人注视的目光。

可到底还是低估了世人八卦的水平,也小瞧了传媒界的挖掘潜质。

更没想到,只在渡轮上的一个转弯,就能与刚换过一身礼服再出来敬酒的新娘子撞了正着。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