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干什么!”唐笑赶紧拦着他,不让他剪,尼玛,这裤子花了她一百多大洋,很贵的好不好,再说了,要是剪到她怎么办!

梁致诚压根就没看她,直接就让她松开,语气十分淡然的说:“你要是拉着,剪到你的话,刚好一起上药。”

闻言,唐笑立刻松手,疯了,疯了,没见过剪人家姑娘裤子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真的是够够的了。

欧叔就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反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看着他们拉拉扯扯,凭他过来人的经验,他们之间,肯定会不简单的。

唐笑就这样万分心痛的看着他剪了她的裤子,心里撕他的心都有了,这是她很喜欢的一条裤子啊,她还一直觉得这条裤子很显她身材来着,就这样被剪了,剪了!她感觉她真的是受到了伤害。

不过,梁致诚也是很有分寸,动作很快,没有剪到她,也没有剪很短,就剪到膝盖上一点,大腿都没有露多少,比短裤长一截。

露出膝盖的时候,她也是没有想到,似乎有点严重,淤青破皮的,还流血了,她一直都没有仔细的去看过自己的裤子,就连徐慧要看的时候,她都是拦着,说她没事的。

果然是越大越不禁摔了,小时候摔那么多次,还不是拍拍身上的灰,起来就走了,都没事的。

“哎呦,小姑娘啊,这摔得可不轻啊,可能要给你包块纱布咯。”欧叔也没有想到,膝盖这么严重,看起来就疼。

人就是这样的,不知道的时候,真的就一点感觉都没有,知道了的时候,就会觉得痛彻心扉的。

看着自己的伤口的时候,唐笑也是,感觉痛意袭来,讲真,还真是挺疼的。

“啊~”

欧叔给她擦消毒水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啊了一声,弄得欧叔都没敢再擦。

梁致诚站在一边,似乎有点看不下去,站在她旁边,搂过她,按在自己怀里,对欧叔说:“继续。”

因为他是站着的,她是坐着的,她的头刚好就是在他肚子这个位置,她伸手就可以抱着他的腰了,但是,她却没有,而是扯着他的衣服,痛又不敢再叫。

不一会,她就感觉到他在摸她的头,然后轻轻的拍她的背,他这是安慰她?为毛她感觉到一阵悚然。

因为包纱布的时候不疼,所以,她也就多想了一下,没想多久,另一个膝盖又开始疼了,这尼玛真的是膝盖好疼!

脚上的擦伤上了药的时候,他适时的松开了她,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看到她那皱起来的小脸,就忍不住搂她进怀,忍不住的摸她的头。

这一幕被欧叔看在了眼里,但是,他却没有说什么,继续帮她上药。

手肘上也擦了一块,边上药的时候,欧叔边和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就不让她老想着说疼。

“小姑娘,你多大了。”

“大二。”

大二?听到她这样说,欧叔皱了一下眉头,这么小啊,看来啊,短时间内,想要让梁致诚结婚是不可能的咯。

欧叔和梁致诚他们家都是老相识了,可以说,梁致诚也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当然知道,梁致诚他妈是有多急,多想让他早些安定下来,还说让他有合适的就介绍给他。

可是他现在觉得,梁致诚怎么对人家小姑娘就有意思了呢,可人家小姑娘才多大,人家才大二呀,顶多也就二十岁啊。

小就小吧,总会长大的,反正梁致诚也还年轻,也不是很急,男人嘛,三十都不算老的。

想到这里,欧叔又接着问她,“你是哪里人啊?”

唐笑也没有多想,就说自己是宾城的。

梁致诚站在一边不说话,他知道欧叔在打什么主意,只是他不揭穿而已,这都已经这么明显了。

“你不是霖市的啊,怪不得,口音不像呢。”欧叔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着。

很快,药就上好了,欧叔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开单,说是让他们去取药,还要挂一瓶吊针,以防发炎。

他之所以和她聊天的时候没问她名字,是因为,他知道开单的时候要问她姓名年龄的,果然啊,就是二十岁,唐笑,名字倒是挺好听的,笑笑,做父母肯定是希望她笑口常开,天天开开心心的。

吊瓶的时候,梁致诚也还是一直陪着她的,她也没有开口叫他先回去,因为她相当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没带钱,意味着坐公车都没钱,她不认识从这里回店里的路,只能是让他送她回去。

打吊针的时候,唐笑特意伸出右手,她一般打吊针都是打右手的,因为她左手要玩手机,右手的话,她连字都打不出来。

他就坐在她旁边,她一开始觉得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是低头玩手机。

后来,她觉得这样不行,这件事情,明明不是他的错,他还帮她赔了咖啡前,还带她来医院,出了医药费,还陪着她在这里打吊针,她觉得她应该要心存感激,似乎要跟他说声谢谢的。

想了就要去做,这是她一贯作风,她收起手机,转头对着他说:“谢谢你,帮我赔了咖啡钱,还出了医药费,真的很谢谢。”

她的表情也诚恳,她虽然爱胡闹,但是,她也知道,这件事,本身就是她不对,她闯红灯,她自己还刮花了人家的车。

听到她说话,梁致诚才转头看她,清澈的眼神,尚未踏入社会的女孩子,眼神里透露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嗯了一下,又转过头去了。

唐笑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她一直觉得他颇为冷淡,只是没想到,她对他道谢他都这么冷淡。

本想就这样转过头去,对他不理不睬了的,转念一想,又好像不行,总得要问问人家名字,做什么工作的吧,这样好决定自己要敲诈他几多钱……啊,不对,不对,这样才登门道谢,对对对,是这样的。

她继续笑,看着他说:“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的?改日要不要我登门道谢?”

梁致诚有点无语,你登门道谢还要问别人需不需要的吗,这和他名字工作有什么关系,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

“梁致诚,军人。”

等了好一会,唐笑都以为他不会回答了,准备转过头去了,就听到了他说自己的名字。

梁致诚?军人?军人!

一听到军人,她瞬间就精神抖擞了,就差跟人家握手了,有点兴奋的说:“兵哥哥啊!果然啊,人民解放军都是好榜样啊!”

怪不得她就觉得他不一样呢,原来是这个原因,当过兵的人果然不一样,那气质就是不一样了,杠杠滴!

听到她略显兴奋的声音,他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二十岁的年龄果然只是拿出来摆的,听到军人都能这么兴奋,要是知道他是特种兵还不兴奋得要拥抱了。

不想拂了她的兴,梁致诚也是嗯了一声,换作平时的话,他直接就掉头走人的。

对于军人,她也不是很了解,只是看过一些图片,就是很多什么军队里的帅哥啊什么,弄得她以为真的长得帅的都当兵去了,现在看看梁致诚,好像还真的是,比她看过的照片里的那些人都要帅,这样一比,好像照片里的都不怎么帅了。

稍稍的冷静了一下,就发现,好像有挺多人都在看他,唐笑左右观望了下,比较年轻的女人,似乎都是有意无意的都往他们这边看,哎,果然啊,这真的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兵哥哥,你有没有发现,有很多人在看你。”唐笑知道他是军人之后,对他的好感又多了一点。

梁致诚并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当他特种兵的警惕性是死的啊,他不看也能感觉到有人在看他啊,但是他也不能让人家不要看吧,这公共场合的。

“知道。”他觉得,遇上她之后,他的耐性不知道好到了什么程度,就连这样的问题也会回答她,也是奇了怪了。

唐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却看到他一副不想交谈了的样子,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下去,到底她是个女孩子,还做不到死皮赖脸,既然他都已经是不想交谈了,她也只能安安静静的玩自己的手机了。

她突然安静,梁致诚还纳闷,怎么刚刚还那么兴奋,现在就什么都不说了,果然,女孩子的世界上他不懂。

然而,他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脸色不好的原因,还说人家女孩子的心思太奇怪的。

一瓶吊针也很快就输完了,拔针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次次都觉得拔针的时候很疼,一阵麻麻的感觉。

拔针的时候,刚好经理打电话过来了,她很快就接了电话,刚说了没几句,就拔针了,拔完针之后要按着的,她一只手接电话,另一个手是打吊针的,情理之下她又没想到要把头一歪,夹着手机,只是急急的哎了几句。

拔完针护士说了句按着,就走了,似乎没看到她腾不开手来,她急了,哎了几声。

梁致诚很迅速的就抓住她的手,帮她按着,不然,她这反应速度,血都流出来了。

感觉到有人握住自己的手,低头一看,原来是他啊,心瞬间就放下来了,接着跟经理讲电话。

其实经理也只是问问她检查有没有什么大问题,因为这么久都没回来。

唐笑说没什么大问题,这就回去了。

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看着自己被他抓着的手,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说了句我来吧。

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同意,还说他按着吧,很快就行了。

唐笑这是第一次和男人牵手啊这是,她感觉心潮澎湃啊,血液沸腾了,他的手心还是有一点点茧的,可能是拿枪的原因吧。

她现在也不知道他的手能不能给人安全感什么的,她只知道,她现在肯定是羞红了脸,绝对!

梁致诚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他们这算是手牵手了,他还是在看到她脸都红了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不过呢,他好像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软软的小手,他还真是挺喜欢的,让他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