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笑下车后,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眼咖啡店的招牌,塔里玄,名字很特别,这也是她为什么会选择这里的原因,当时在兼职网上看到这间店名的时候,她也是被吸引了,鬼使神差的就投了简历,没过几天,就接到电话,说让她过来面试,面试的人也不算少,最后只收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就收了她,明明比她优秀的人还有很多,看来,这什么事情都要看缘分的。

对于塔里玄这个名字,她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含义是什么,但是,她就是莫名的就很喜欢,所以,每次周末过来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抬头看一下招牌上面的这几个字,因为她总感觉这几个字给她莫名的感觉。

关于这间咖啡店幕后的老板更是,一次都没有出现过,她过来这里兼职也快要半年了吧,从来没见过这间咖啡店的老板,每次最大的就是经理在那里说事,正是因为很多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没有见过幕后的老板,加上店名,更是增添了它神秘的色彩。

她一进去的时候,就有人过来了,正是和她一起在这里兼职的朋友徐慧,因为她也是大学生,所以和唐笑就比较有共同话题,也比较聊得来,刚刚听经理说唐笑给人撞了,她就一直很担心,生怕是很严重的车祸,所以,一见到唐笑进来,便连忙拉住她,上下查看。

对比徐慧的紧张,唐笑倒是显得很轻松的样子,反过来安慰她,说自己没事,就擦破了一点皮而已,没什么大事,还能继续工作。

梁致诚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唐笑,见她很紧张的样子,心里有点想笑,拍了拍她,让她叫他们经理过来,随后,他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听他这么说,唐笑就知道了,她洒了的那两杯咖啡有着落了,果然啊,这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存在的,想到不用她赔钱了,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气,赶紧的就是叫经理过去。

经理看了一眼她,再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男人,心里大概是猜到了,唐笑也是,在经理过去的时候,她也简单的说了一句,他就是撞我的那个人。

本来经理还不想说她的,但是她这样一说,经理却是瞥了她一眼,飘出一句话,“谁撞谁还不一定呢。”

“……”唐笑微囧,能不这么戳穿人吗,她简直是无言以对,经理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好像还真是她撞上去。

仔细回忆了一下,开着路虎的那个有钱人,反应很快,很迅速的就踩了刹车,反倒是她,因为想着车头挂着的咖啡,刹车也没有那么及时,也不稳,慌乱中就撞上去了,经理,您老还真是料事如神,膜拜。

她就这样看着经理走过去,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她也不知道,只能是伸长了脖子在观望,也不知道谈判得怎么样了,那咖啡钱到底要不要她赔啊,她是真的很穷啊,真的没钱啊。

店里的工作人员也是对她关心了一把之后,就开始各自干活去了,毕竟,店里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不然,还招兼职做什么。

因为她受了点皮外伤,所以大家都没有叫她干活,而是让她去一边休息,现在,他们还忙得过来得。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先生呢?”经理也算是个人精了,也没有提他们撞车的事情,而是像对待其他顾客一样的态度。

从一进来,梁致诚就坐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手机,作为军人的警惕性,从经理走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知道了的,只是,他没有抬头而已。

听到已经走过来的经理说话了,他才缓缓抬头,看了经理一眼,淡淡的说了句,坐下说话。

他没有仰视别人的习惯,从来都只有别人仰视他,从他一进部队的时候,就有教官说了,他就是一头训不服的野狼。

经理坐下之后,他才缓缓开口,“我撞了你们店里的员工,洒了的那两杯咖啡,我来赔。”说完便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很简单的动作,却是能让人感觉出贵气。

经理表示很有压力,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坐在他面前,他都感觉很有压力,感觉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气场太强了。

虽然顾客气场很强,但是,他也还是要为他的员工着想,咽了咽口水,说:“我觉得先生还是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万一有个内伤什么的,也不好说。”说完,他还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气场强大的顾客的表情。

谁知,这位顾客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好,便起身去买单了,买单的时候,付了三杯咖啡的钱,然后就拉着还在状况外的唐笑就出去了。

说实在的,刚刚经理说内伤的时候,他还真是挺想笑的,他看她起身时的那个利索劲,也不像是有内伤的,而且,他刹车很及时,没有撞到她,反倒是她,歪歪扭扭的撞过来了。

“你干什么!”唐笑反应过来,便甩开他的手,这拉拉扯扯的,吃豆腐啊这是。

他没有用力,就任由她甩开他的手,看着她,也不说话,还是唐笑催了他一句,问他要干嘛,他才说带她去医院检查,末了还加了一句,费用由他出。

其实,唐笑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她离开的时候,好像是有看到经理对她使眼色,走得太急,也没看仔细。

突然,抓在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她拿起来一看,经理的信息。

“笑笑,是我让她带你去检查的,放心去吧,有一点问题,你就讹死他!”

“…………”唐笑有点凌乱,果然是经理的作风,既然如此,她也就只能跟着他上医院去了,其实,她感觉自己是没有大问题的,就一点擦伤而已。

和回店里的时候一样,她依旧是坐在后面,没有坐副驾驶,她觉得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她有点慎得慌。

梁致诚不是个话多人,尤其是对于女人,他更是不想多说,他妈总是说他这么大年纪了,也该正经的找个女朋友了,还给他安排相亲,导致他更是反感。

那些和他相亲的女人,都是一副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话语间都透露着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意思,他感觉很没意思,看到就烦。

但是,对于后面坐着的那个女孩,他也没想到,他还主动去拉人家的手,换作是平时,直接就砸钱,私了,然后就走人,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就是没有直接走人,还有一种要负责到底的想法,还是说,他对她这样的清汤小菜比较有好感?

车来得很稳,看着路上晃过的建筑,唐笑也不知道这是往哪里走,她好像还真没有来过这里,她家不是这里的,她只是来这里上大学,也不是很了解。

正是因为不知道,她脑海中有那么几秒闪过这样的想法,他是想杀人灭口,永绝后患?

不对,不对,不对,不至于,他要是砸一笔钱给她,她完全可以保证永绝后患,再不会找他麻烦,而且,她也不敢找他麻烦啊。

“下车。”

简单的两个字,打断了她的YY,她看了一眼外面,医院,她赶紧的就下车了,跟着他走。

他走得很快,唐笑几乎都要小跑才跟得上他,走在他后面,心里不断的骂他,腿长了不起啊,有钱了不起啊,各种不平衡,敢怒而不敢言。

他似乎对这个医院很熟悉,很快就带着她拐进了一件房间。

一进去,唐笑眼睛里什么都看不到,就只看得到椅子,谁都没看,就坐在椅子上喘大气。

梁致诚看着她,就这么点路,都喘成这样,这身体素质没得说了。

“真差劲。”收回自己目光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她一句。

听到这话唐笑就不乐意,什么叫她身体差?她很果断的抬头瞪着他,语气很冲,说:“看看你自己多高,我又多高,还走那么快,我一路小跑过来的,好吗!”

她抬头瞪着她,他也是波澜不惊的看着她,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认真的去看他。

他的确是出乎她的意料,他长得很好看,英气逼人,目光深邃,绝对是帅到可以YY的那种,再看,咦,好像嘴唇是传说中的薄唇,很无情的呀,再看……

“小姑娘,哪里不舒服啊。”

她都还没有看完,都还没有用她那记得为数不多的成语形容完他,就这样被一句话给打断了,她也是不是很愉快,闻言望去,只见一位和蔼可亲,穿着白大褂的叔叔正看着她微笑。

医生?看着她笑什么,难道,她长得很好笑?她不禁再一次怀疑她的名字了,她问过她爸妈了,为什么这么草率的就给她取名叫唐笑,当时,她爸妈给出的答案是,你长得很好笑啊。现在看来,难道,自己长得很好笑?不对啊,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倒也还是对得起观众的啊!

她正想说什么,却被梁致诚抢先了,他对着医生说:“欧叔,你给她检查一下吧,我开车和她撞了。”

他这么一说,那位被他称为欧叔的人,先是说了他一句怎么这么不小心,然后就说让他也一起过来,一起检查。

梁致诚挥了挥手,说他没事,她骑个自行车,摔了。

这样一说,欧叔放下心了,还是瞪了他一眼,就带着唐笑进去检查去了。

因为是梁致诚带过来的人,还被他撞了,欧叔也是比较慎重,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就怕出个什么问题。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没有什么大问题,除了一些皮外伤,其他都没有什么。

人是梁致诚带过来的,欧叔也是很重视,说他亲自来上药,换作是其他人,他肯定会让护士来上药的。

因为唐笑穿的是牛仔长裤,翻又翻不上去,膝盖上又有伤,倒腾了许久也还是翻不上去。

梁致诚站在一边看着,看着她在那里倒腾,过了一会,便拿了把剪刀,直接把她裤子剪了。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