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我会带你去见我爸妈,你就先在这里休息吧,你这个样子大概也走不动了。”戒玄曜眼神淡漠的看着穆琼月。

被戒玄曜一说,穆琼月确实觉得自己的身子酸痛得很。

戒玄曜大步一跨便出了酒店房门,穆琼月还属于愣神状态。

父亲被抓,穆氏集团面临破产,自己失身,如今又来了一个交易。

这一切都一切都太快了,快到穆琼月还来不及适应。

只是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有些不对。

她穆琼月怎么会这么好运,一个一夜情竟然睡了一个多金的总裁?

这一切都太过虚幻,就是因为她曾经是穆氏集团的千金,所以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总裁遍地就是。

她得离开这里,得停止交易,不然自己被卖了还在给别人数钱!

于是她拖着疲累的身子冲出了酒店房间大门,却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拦住了。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不让我出去!”穆琼月扯着嗓子喊道。

“戒总说了,不许穆小姐到处乱跑,要等戒总过来。”其中一个彪形大汉说道。

“戒总是谁啊!为什么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小心我告你们!”她可不认识叫戒总的人!最后她被扔进了房间的大床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她确信自己一定是被骗了,现在还被绑架了,冲到酒店房间门口呼喊。

只是毫无用处,外面的保镖如同聋子一般,门还被从外面锁了起来。

穆琼月又低声骂了两句,被关在酒店里,手机也不见了,现在的穆琼月如同回到了原始生活。

她现在好想打电话给卢亦平,告诉卢亦平自己现在一点也不好。

卢亦平是他的男朋友,交往了两年,也是她的未婚夫,TO集团的未来继承人,今天的他应该是去TO集团当实习总裁的第一天。

只是她却没有陪他一起去,因为她今天被关起来了,还是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睡过一次的陌生男人。

时间实在是太难熬了,最终她决定看电视度过漫长的日子。

打开电视,里面竟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这不就是今天和自己睡觉的男人吗!

“刚才那个男人是HC集团的总裁戒玄曜?!”她惊呼。

HC集团是S市最大的上市公司,背后还有军方和政治界撑腰,市场估算价值千亿。

总公司在S市,除了大陆,在海外还有多家分公司,生意面覆盖非常的广,可以说是现在全世界顶尖级别的公司。

而作为HC集团总裁的戒玄曜当然也是大人物,家中的背景雄厚。

家中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妹妹在美国上学,而他的弟弟则是军方人物,据悉职务很高,但是也很神秘。

至于他的父亲戒立言一手创立了HC集团,就在四年前将HC总裁的位置传位给戒玄曜,经过戒玄曜的精心打理,这才有了今天的HC集团。

当初穆琼月还是穆氏集团的独生女,他的父亲就有意将她培养成接班人,所以对于一些商业大佬,穆琼月还是很熟悉的。

如果刚才她还在怀疑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可以救自己的父亲,那现在她已经没有丝毫的疑惑了。

现在有能力将残破的穆氏集团买下来,估计也只有HC集团了。

“看来我是走了大运了,遇上了HC集团的总裁。”穆琼月还是有点不相信,好似做梦一般。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梦,就如同穆氏集团即将倒闭一样真实。

……

下午五点左右,戒玄曜戒大总裁终于出现在了穆琼月的面前。

看到戒玄曜,她蹭的一下就凑了上去,仔细瞧了瞧戒玄曜,看看是不是电视上播的那个。

最终她确定,眼前的男人确实是戒玄曜,她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你果然是戒玄曜。”她低声呢喃。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