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让穆琼月浑身一颤,连忙回头,便看到床上的男人半裸着上身看着自己。

此时穆琼月很想唱: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实在是太尴尬了,她从来都没有和一个男人一起睡到天亮的经历,更别说是陌生男人了。

“你用力已经非常的猛了,昨晚我喝醉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对我负责的!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穆琼月尴尬的说着。

戒玄曜听着穆琼月的话,眉头微微皱起,他第一次见到这么自信的女人,不,也许舒虹会比她更加的自信。

看着戒玄曜没有继续说话,穆琼月又干笑了两声。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穆琼月说着转身就要走。

刚抬起了脚就被戒玄曜拉住了后领,在力的作用下,穆琼月直接摔倒在了大床上,而且压在了戒玄曜的腿上。

戒玄曜低着头,两个人的脸靠得非常的近。

“你要干嘛!虽然我昨天喝醉酒了可能主动了一点,但是我现在是清醒的!”穆琼月惊呼。

“结婚吧。”戒玄曜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容,冷冷的说道。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穆琼月整个人都懵逼了,刚才还在想着怎么保住自己的贞洁,此时却是一脸的疑惑。

“你刚才说什么?你要跟我结婚?你开什么玩笑呢!”

戒玄曜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穆琼月,他的眼里可没有所谓的爱。

当然她不会傻傻的以为一个和自己发生了一夜情的人会爱上自己,然后要跟自己结婚,但是就算是恶作剧也实在是太可恶了一些。

“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我就帮你救出你的父亲。”戒玄曜眼神格外的清冷,他不是在开玩笑。

这时候穆琼月猛的起身,因为用力过猛,浑身刺痛。

但是这也怪不得她这么激动,因为她的父亲昨天才出了事,此时应该还没有媒体知道才对。

她看着戒玄曜,警觉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父亲的事情!昨天是你对我下的药?”

“如果知道床上是你,就算是给我下药,我也不想来。”戒玄曜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的气息是那般的粗重。

“我这是在给你做交易,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我的人选不是只有你而已。”戒玄曜穿上了衣服,一字一句的说着。

穆琼月撩了撩散乱的头发,眼神有些许的涣散,在戒玄曜即将离开却被穆琼月给留住。

“是不是只要我答应跟你结婚,你就会救我爸还有穆氏集团。”穆琼月缓缓开口。

“我从来不骗人。”戒玄曜简单的回答。

穆琼月心中却是咯噔一下,难道自己真的要跟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结婚?

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昨天是她的毕业典礼,但是她的父亲没有出席,因为在昨天早上的时候她的父亲被警察带走了。

她的父亲涉嫌操控股市,价值达到上亿,这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无非是最大的打击。

如果证据坐实,他的父亲下半辈子估计就要在牢里度过了,穆琼月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

曾经别人口中亿万千金,一夕之间却变得比平民还要不堪。

她,失去了所有。

“我的时间不多,是与否,你给一个答案就是了。”戒玄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穆琼月一抬头,满脸的严肃。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