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子谦缓缓起身,秋静好几乎是立刻做出防御性动作,将被子紧裹在身上,然后跳下床,去拿衣服。

他反手撑着床,双腿交叠坐在床尾,女人提起被子时露出的脚踝光洁纤细,踩着白色的拖鞋朝沙发走,一步一挪的有点像蚕宝宝,慕子谦觉得好笑。

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秋静好没理,拿起睡袍披在身上,领口故意拢得紧,只露出脖颈,腰间的带子系紧后,转身站在距离他五步之遥的窗口。

“我想说,我们的婚姻没必要存在了。”她直视他的眼睛。

慕子谦身子微微向后倾,坐姿慵懒。

“这就是你要谈的?”

“对。”

“那没必要谈了,跟我回家。”

秋静好纹丝没动,“我只想跟你谈离婚。”

“……”慕子谦眸底一沉,忽视她的问题,“跟我回家。”

这是他第二次耐着性子重复一句话,如果是旁人,恐怕已经见阎王了。

秋静好走到五斗柜旁,从公文包内取出一份文件,并顺便拿了一支笔,返回时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

父亲上周去世,唯一可以让她妥协这段婚姻的枷锁不在,得知来桡市,她让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原打算通过律师行交给慕子谦的,现在既然见面了,不妨就开诚布公的谈。

她说:“签了吧。”

坐在床边的慕子谦冷睇了眼,红色的文件夹里一叠不太厚的纸。

他问:“是什么?”

她将文件夹推到慕子谦的一侧,“让你解脱的东西。”

慕子谦微微蹙眉,盯着她的眼睛,唯一能让他解脱的就是你爱我,你给吗?

秋静好漠然的眼神没有任何回应,她将自己完全封闭,不准他看进她心里。

慕子谦起身走过去,弯腰拿起文件,坐在靠近她一侧的沙发上,翻开后看到‘离婚协议书’几个字,脸色阴郁。

默了几秒,阖上,缓缓抬头,盯着窗前的女人看。

她背对着窗,身后是幽暗的夜空,可他却觉得,这里最深不见底,也最黑暗的却是她。

文件夹朝茶几上一扔,“爷爷病重,先跟我回家,这事……我们以后再谈。”

他无视她的诉求,根本就不在意她内心的想法,一个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的男人,她根本就适应不了他,他们也真的不合适。

“可我现在就想谈!”她一字一句,坚定,执着。

“……”男人眼底一片漆黑,正如她身后那片夜,他冷笑,“好啊,谈?你拿什么跟我谈?为了娶你我向秋品制造注入了多少资金,等于是我慕子谦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个负债累累的空壳公司,这些年我费了多少心思扶植秋品,你父亲就挂个总裁的职务,决策都是我在后面做。还有你那一大家子的人,隔三差五的就给我惹点事,哪件不是我摆平的。现在你那个混蛋堂哥还在警察那挂着一件重伤的案子,要不是我压着事,他早被人砍死了!

现在倒好,你家那点破事都解决了,秋品制造也走上正轨,钱赚的盆满锅满,规模也扩大了数倍,你撂挑子就想把我甩了,你以为我慕子谦是冤大头吗?利用完就甩?别做梦了!

在我慕子谦的字典里,还没有做亏本生意这一条!

现在你想清楚怎么跟我谈了吗?”

秋静好被堵得哑口无言,房间内也再次陷入安静,久久后,她还是那句话,“我还是想离婚。”

慕子谦磨牙,斜睨着眸子看着她,突然朝门外喊:“飞扬!”

“是。”一声低沉铿锵的回应在门外传来。

“把少奶奶的东西收拾了。”

“是。”

声音未落,卧室里传来一声惊呼,“啊——”

下一秒,卧室的门打开,慕子谦扛着人从里面大步走出,傅飞扬连忙低下头,视线盯着脚下的地面,用沉默送两人离开。

秋静好倒挂在慕子谦身上,手用力的捶打,却被男人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抱住,在她翘臀上一拍,“别闹!”

“慕子谦,你个神经病!把我放下来!”她大叫,挣脱不开,看着他的背,狠狠的张口咬上去。

“唔……”慕子谦吃痛的闷哼,按下电梯按钮。

希尔酒店高消费场所,尤其是顶级豪华房间,走廊里几乎没人,偶尔有服务生经过,可见到电梯前的慕子谦后,选择视而不见,因为谁也不想丢了饭碗。

顺便说下,希尔酒店,慕家的产业,慕子谦是老板。

走进电梯,门阖上,两人还是无声的较量着,他没放人,她也没松口。

慕子谦明显感觉背后湿漉漉的,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暗道:牙齿利了,居然能咬人了!他到底是雕了块美玉还是养了头豹子。

到了地下停车场,电梯门打开,他大步走出,按下轿车的车控锁,打开后车门,两人直接滚在了后排座椅上,落下车锁,这下她是甭想逃了。

慕子谦被咬的生疼,六年不见,她见面还跟仇人似得对他,心里又气又恼。

手伸进她浴袍,大力一扯,秋静好顿觉下身一凉,松开口,目光凶狠如雪域中的豹子。

“混蛋!”她咒骂,使劲推搡捶打他。

“呵……”慕子谦冷笑,挑着女人的内裤,“从你见我开始,骂了我三句,下流!无耻!混蛋!”收紧下巴,唇线紧抿,危险的口气说:“秋静好,今晚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下流!无耻!!混蛋!!!”

“你要干嘛?”秋静好握紧拳,故作淡定。

慕子谦痞痞的笑,“你猜呢!”别有深意的眼神,赤裸、暧昧。

秋静好厌恶的蹙眉,“慕子谦,你敢再碰我一下,我杀了你!”

“好啊,我等着你今晚让我欲仙欲死!”

她想起了六年前那场婚内强暴,愤怒的骂:“你个人渣!”甩手朝他脸扇去,却被男人轻而易举的攫住。

他盯着她的眼睛,声如弦音低沉,“给我一个挨你耳光的理由。”

“……”秋静好眼白猩红,“看你不顺眼算不算?”

“呵……”他笑了,肩膀跟着颤,笑声随着胸腔共鸣,隔着薄薄的衣料传到秋静好的心口。

“六年光景,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似得。”

他的嘲笑落在她耳朵里变得异常讽刺,她紧接着另一只手甩了上去,“你个人渣!”

再次被他擒住,合拢后压过她头顶,直接将人按在后座上,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颈窝处,秋静好又羞又恼,脸颊绯红。

“……”她动了动身子,却发现他健硕有力的大腿挤在她双腿间,腿被迫打开,睡袍内真空,下身冰凉,她羞愤的试图并拢腿,全身紧绷如一只张满的弓。

男人的头慢慢压下来,与她额头抵着额头,两人近的能感受彼此的呼吸,目光相交,瞳孔中有对方的倒影。

他呼吸渐深,她胸口起伏,膝盖故意向上提了下,秋静好咬唇夹紧双腿,慕子谦得意的勾起一边唇角,笑得邪魅而不怀好意,“老实了?”

充满轻蔑与玩味的口气,可却该死的是事实。

没错,她的确老实了!

秋静好放弃挣扎,眼神别向一边,不服气的‘嗯’了声。

“老实了,我可松手了。”慕子谦说。

秋静好用沉默回答。

慕子谦缓缓放开人,在脱离男人的束缚后,秋静好忙拢紧浴袍,挨着另一侧车门坐着。

十分钟后,傅飞扬带着一堆女人的东西从电梯走出,秋静好扫了眼,都是她的行李。

黑色银魅驶离希尔酒店,半小时后,停在了紫荆山十号别墅——慕家老宅。

傅飞扬开车门,慕子谦下车后回头看了眼,她赤着脚,探身进车内,秋静好缩了下身子,敌意的眼神令男人眸底一暗,“你想这样走进去?”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