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房间,摇曳的床幔,空气中弥漫着奢靡的味道,秋静好呆滞的双眼盯着天花板,而身上的慕子谦正疯了般对她索取、掠夺。

从下身到四肢百骸,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她愤愤的话断断续续从唇间溢出,“慕子谦,我……我会……告你的……唔……”

唇被他噙住,惩罚性的嘶磨,欲仙欲死,魂坠地狱……

一夜讨伐,秋静好如破旧的布偶般瘫在充斥着情欲味道的床上,身上遍布青紫,迷迷糊糊间她任由他捏住自己的下巴,被迫盯着那双阴森狭长的眸,低哑的声音荡在寂静的房间。

“告我?呵……”他凉薄的唇一弯,异常冰冷的口气说:“我是你丈夫,跟合法妻子做爱,天经地义!”

秋静好愤怒的瞪着他,气得浑身颤抖,没错,他是她丈夫。但,说好的只是无性无爱的政治联姻!现在这算什么?婚内强暴吗!

临走前,他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秋静好,记住这是你欠我的新婚夜!”

‘哐——’梦中的摔门声将秋静好惊醒,她弹坐而起,脸颊布满汗水。

房间内静得落针可闻,目及之处一道笔直的光线从密闭的窗帘缝隙透过,揭开被子下床,窗帘拉开的一瞬,落日余晖洒满繁华中的桡市,晚风轻抚,将尘封在久远思绪中的记忆扯落在眼前……

桡市,一晃有六年没回来了,她躲着这个城市,也躲着他。

来这里,是应桡市警方邀请,参与一项测谎实验,据说对方是个很有背景的人物,警方对案件的关注度很高。人命关天,不想发生冤案,同样,也不能放过一个嫌疑人。

‘叩叩叩’三声短促而坚定的敲门声。

秋静好回头,朝门口走去,隔着门板问了声:“谁?”

“我。”

简单的一个字,她浑身颤栗了下,这声音与梦中男人的声音重叠。

没错,是他,他怎么知道她回来了?蓦地,想起他手中的权势,查到她的入境及住宿记录并不是难事。

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她平静的闭上眼,让自己镇定。

六年的光景让她历练的足够坚强冷漠,可再次面对他时,这些为之骄傲的东西竟荡然无存。

她深吸口气,再次睁开,眼波冷而静,掉头朝卧室走。

门外传来男人的威吓声:“给你三秒钟开门。”

秋静好步履坚定,暗骂:神经病!有种你踹开!

门外开始计数,“1”

“……”她走过客厅。

“2”

“……”迈进卧室。

“3!”

隔着那么远,他阴鸷的声音也如此清晰的传到她耳廓内,令人脊背一寒。

关上卧室的门,她一头栽倒床上,不信公事缠身的慕家少东,会有这个闲情逸趣守在她门外一整夜。

突然,‘哐——’一声,门外巨响。

秋静好惊愕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接着是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每一下都似踩在她心尖上,心跟着颤。

下一秒,卧室的门推开,男人高大的身影屹立在眼前。

他穿着笔挺的深色西装,修长的身子斜斜的靠着门框,头微微歪着,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暧昧不明笑。

“慕太太!好久不见!没想到久别重逢时,居然是在床上!”他玩味戏虐的声音荡在寂静的房间内。

“无耻!”秋静好脸色难看,从他夺走她初夜的那晚开始,她就烦透了这个称呼。

厌恶的眼神盯着门口的男人,“慕子谦,你能滚出我的视线吗?”

男人微微眯眼,眸底的寒光随着嘴角勾起的邪笑而褪去,冷声道:“并不能!”

秋静好气结,“你不知道破门而入是犯法吗?”

“犯法?”他笑得狂放不羁,重重的点了几下头,“成!你认为犯法,可以打电话报警。”

秋静好就见不惯他这态度,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德行。

不过转念想,对于一个权钱在握的财阀,暗地里龙虎堂的堂主,A国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现在能赶走他的,恐怕只有求助警方!

她收回眼,从容的去拿床头柜上的电话机,身子探出时被子滑下,香肩雪背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慕子谦眼眸深了几分,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的碾了几下,指端突然的就想起了六年前抚摸在她身上的质感,细腻、滑嫩,让人贪恋、着魔。

她慌神间按了旧金山的求救电话,‘911’,他好心提醒,“亲爱的,这是A国,请拨110。”

秋静好按断电话重拨,在她专注的等着接通时,一抹纪梵希男士香水味冲进鼻息。

“!”秋静好心头一紧,温热的气息扑上颈肩,身后的床垫陷下,紧接着结实而炙热的身体靠过来,腰间一紧,男人有力的手臂环上来,秋静好故作镇定的放下电话,带着警告的口气,怒道:

“慕子谦,别把自己搞得跟没见过女人似得!”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慕子谦只是笑,笑容浅,笑意却深,长臂一伸,秋静好身子向后缩,他双臂撑着床,男人越过女人的身体,将床头柜上接通的电话扣上。

折回时,视线从女人胸口扫过,低头在她心口上吻了下,秋静好本能的护住胸口,背直接跌在床上,愤怒的眼神盯着压在身上的男人。

慕子谦的手撑在她头的两侧,居高俯视已经乱了阵脚的女人,她如墨的长发瀑布般散在床上,发尾卷翘如漩涡,小小的脸因气恼泛着一层玫红色,胸口起伏,轻喘时发出的呼吸声催情撩心,就连她因为愤怒而咬住的下唇也性感的勾人魂魄,慕子谦不会告诉她,连她生气时的样子,都是那么迷人,理智的天秤渐渐向冲动的深渊倾斜。

“看够了吗?”她怒道。

“六年不见,你发育的不错。”他玩味的说。

“下流!”她白了他眼,眼中有毫无遮掩的恨。

他不在乎她恨他,恨,也是一种刻骨铭心。

慕子谦眸色微凉,声音如薄冰划过喉咙,“我还想更下流呢!”

秋静好瞳仁膛大,她绝对相信他说得出、做得到!

语气缓下来,以退为进,“慕子谦,我们能冷静的谈下吗?”

“……”她服软,他也没打算与她剑拔弩张,“好,想谈什么?”

秋静好不喜欢两人贴着这么近,而且越近距离的接近慕子谦,越能感受到他身上危险的压迫感。

佯装淡定的说:“你起来,我们说话。”

离这么近,真想睡她。

慕子谦微不可查的深吸一口气,剑眉不禁微抬,她身上还是没有任何味道,她从不喷香水,用的沐浴露和洗发水也是没有任何香精提取的。

她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味道的女人,就好像空气,像阳光,像夏夜的风。

让他离不开,又碰不到,可就是充满了诱惑。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