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朦胧中李允卿被人扶了起来,她皱着眉睁开眼,随意的扫了一眼,四周的景致让她蓦然一僵,雾霭清透的瞳孔猛的一缩!

一群小丫鬟簇拥着李允卿,一个个都是身着白衣,头戴白花的送丧模样。

其中一名看起来很稳妥的年长姑姑跑过来,一头长发用木簪盘在脑后,容貌端庄秀雅,眼眶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大小姐,算奴婢求您了,您这个样子上九重殿,会被砍头的啊……”

李允卿抬起清透的雪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姑姑,脸颊苍白如纸,急促的呼吸使她多了一丝红润,空灵澄澈的嗓音快速溢出:“月姑?!你还活着?”

一次她随先皇陛下出行狩猎,有人要刺杀轩辕慕辰,她以身挡剑,却将月姑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月姑推开了她,被刺客杀死。

她幼年丧母,是月姑一直照顾她,等同于她的奶妈,彼此的深挚感情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

月姑一怔,随后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勉强着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大小姐,您说什么呢,月姑当然还活着。”

李允卿如蒲扇的卷翘睫羽颤抖着,莹白的玉容娇弱极了,娇躯如折翼的蝴蝶摇摇欲坠。

她的脑子有点空白,赫然转过身,那一座挂满白帐的帝师府映入眼帘,狠狠地撞进她的心!

这是她十五岁!

她父亲去世的那一天!

李允卿不敢置信的摇头,看着自己丧服下玉白青葱的手,脑袋里是混沌的,几乎不能形容那极其复杂的感觉!

看着李允卿这脆弱的样子,月姑的泪水又涌了出来,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央求道:“大小姐,我知道老爷的去世让您备受打击,可是现在去九重殿,等于送死啊!”

李允卿呆愣愣的看了一眼月姑。

这不仅仅是她的十五岁,也是她高中状元的那一天!

她不能错过!

李允卿雪眸一凝,直接绕过月姑,提起宽大的丧服白裙,裙角如雾气般层层散开,三千青丝流转肆意飞舞,朝九重殿狂奔!

“大小姐!大小姐……!”月姑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刺激着她的耳膜。

她却笑了!

那笑容明媚如朝阳,刹那间让日月都失去了颜色!

她真的回到了十五岁,那个她绽放所有光华的那一天!

对不起月姑……我必须去!

一路狂奔,帝师府本就离皇宫不远,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南门。

两名士兵拦住她:“大胆!着丧服入宫是砍头大罪!”

李允卿绝色的玉容冷肃充满威严,睁着一双凌冽的眸子,炸然射出沽清摄人的寒光,蓦然冷斥一声:“给我让开!”

久居高位让李允卿成就了一身王者归来的摄人气息,就算她是女子,也让天下男儿为之一振。

士兵被吼的一愣,才发现这是帝师大人的千金,这才低下头恭敬的道:“李小姐请恕罪,但您真的不能进去!”

“发生了什么事?”一道冷亮低沉的声音传来,从城墙上走下来一名身着玄色铠甲,腰佩宝剑,容颜英俊,看起来不苟言笑的年轻人。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