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寒的雪漫天纷飞,落入寂寥繁华的皇宫,青砖走廊上一片雪色,琉璃瓦侧的滴水凝结成冰,晶莹剔透的挂着,倒影中这座宫殿的凄冷幽哀尽显无遗。

几片树叶打着旋落下,树枝萧条,寒风呼啸,给耳畔来带刺痛,冷的守门的宫女缩成一团。

其他宫殿的主子们都是貂裘加身,殿内炉火融融,恰意的享受着。

而在滴水成冰的冷宫,那缕温暖却实在难得,有的只是长满青苔的楼嫱,结的一层薄薄的冰晶。

“咳咳……”

轻轻袅袅的咳嗽声不绝于耳,新帝登基,冷宫早就没了人,这时却还有个可怜的人儿。

破旧的宫殿中,扑满了灰尘。

只见那破旧的贵妃榻之上,躺着一位身着一袭流仙白裙的绝色女子,一头青丝如墨,垂在地上,肤色苍白如璞玉,好像随时都会香消玉殒。

再近看,那女子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冰肌玉骨,长长的睫羽下,半眯的雪眸清澈见底,竟比那白雪还要清透三分。

可惜了那青紫的唇瓣,不然还会多一分妩媚吧。

此刻女子捂着胸口不停咳嗽,皱起的清眉郁郁不欢,如西施捧心,叫人心疼不已。

但是她身上却有一股傲然的气韵,虽病入膏肓,却丝毫不显狼狈。

四周的空气冰冷冷的吹打在她单薄的身体上,她僵硬的四肢早就不能动了。

而此时。

外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在这冷宫中格外刺耳。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驾到——”

太监尖锐的声音一声一声拔高,传入这冷宫之中,如落水石子,漾起涟漪千层。

“咿呀——”

门扉被一个宫女轻轻推开,她嫌弃的挥了挥尘土,看也没看贵妃塌上的女子,恭敬的退到一边。

随即,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皇帝踱步进了这宫殿,他容貌俊美儒雅,一双深沉的眸子却阴冷至极,举手投足间,是天子的霸气侧漏。

紧跟着,一名身着蝶舞百花彩色锦裙,外披花团锦簇的貂裘披风,头戴华美牡丹凤冠,珍珠流苏锦带垂地,雍容华贵的女子莲步轻移而来,她的容貌俏丽妩媚,一路走来几乎藏不住眼中的得意和蔑视。

见这皇宫中最为风光的二人到来,贵妃榻上的绝色女子丝毫没有行礼的意思,只觉得那光亮有点刺眼,她虚弱的侧着脸,青紫的唇瓣微微扯出一抹轻讽。

轩辕慕辰又走了几步,终于看清了贵妃榻上女子的长相。

不过她化成灰他也知道那是谁——权谋天下的帝师李允卿。

他居高临下的目光中满满的是厌恶,好像多看了这女子一眼,都掉了身价。

苏茹雪姿态高雅的走过来,头上珠翠作响,看着贵妃榻上奄奄一息的李允卿,娇柔的咬唇一笑:“哎,这不是咱们大秦国的帝师大人吗,那可是教导了所有皇子的帝师啊,竟落到了这般地步,真是叫人挽叹。”

苏茹雪一席讽刺的话说出来,贵妃榻上的李允卿一直半垂着雪眸,丝毫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只是呼吸愈加的吃力了些。

李允卿这幅样子,显然激怒了苏茹雪,她恼羞成怒的指着李允卿,重重的眯了眯眸子道:“哼……你这个贱婢,见到皇上皇后竟然不行礼,亏你读遍天下,竟不知道这礼数。来人啊,把她给我拉下来!”

苏茹雪一声令下,两个看起来仪态很好,却眼露凶光的嬷嬷就几步走向前去,想要将李允卿拉下来。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