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当夜。

整片帝都城都沉浸于欢乐之中,无数百姓为他们两个感到快乐和幸福。

如溪和南宫洵收拾好了婚宴上的一些东西,夜深了,二人坐在那高墙之上,望着天空的点点繁星。

如溪的唇角挂着浓浓的笑意,欣喜的吐了口气,轻声道:“太好了,大人她终于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从最开始,如溪便看着李允卿一步步拾阶而上,到最后完成了夙愿,缔造了千秋功绩。

如溪最大的愿望,便是她能够永永远远的幸福的生活下去,才不负她对这个天下所贡献的一切。

“是啊……”南宫洵因为喝了酒,酒量也不好,清秀的脸庞红彤彤的,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醉意朦胧的双眸紧紧的看着如溪的侧颜。

如溪在看天空的美景,而他在看如溪。

其实,如果说起对这个天下的一片赤诚,如溪是不会比帝师大人少的。只是如溪她没有大人那么惊才绝艳,天命所授。如溪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小女子,但是她依然付出了自己能够付出的一切。

对于南宫洵来说,大人的确完美,可是也因为如此,而让人感觉遥不可及。但是如溪不一样,她非常普通,非常可爱,每一步执着,都是那么感动他。

让他特别想……给她幸福。

如溪看了会儿繁星,微微侧过头,便冷不丁的发现了南宫洵炽烈的目光,这不禁让她微微一怔。

面前男子那张雌雄莫辩的脸,在月色的沐浴下,完美如皎月,叫人情不自禁怦然心动。

可是……如溪她总是会觉得自卑。

南宫洵是谁,他可是前朝的皇子殿下啊,她如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低贱卑微的舞姬。本来他们两个就是不同世界的人,能在此相识相知,她已经非常满足了,怎么还敢奢望其他……

南宫洵深深地望着她,低低的唤道:“如溪……”

“嗯?”如溪偏过头去回视他,却只坚持了三秒钟,便堪堪的收回了目光,心跳如雷,心乱如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却又止不住磕磕绊绊,“你...你想说什么?”

看着凭日里像个母老虎的如溪,此刻像个小姑娘一样,不安的垂着睫羽,说话都结巴了,南宫洵不禁扬唇一笑,眸子中尽是温情。

“我就是想说……”南宫洵稍微犹豫了一下,同样的心跳如雷,纠结了半晌,才慢慢的说出了口,“如溪,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最后一个字落地,南宫洵迫切的想知道如溪的反应,紧紧的盯着她的脸庞。

却不知,如溪深深地埋着头,纤瘦的肩膀微微发颤,额头的碎发垂下来,在她的脸颊渡上了一层阴影,周身弥漫着莫名的戾气。

南宫洵一愣:“如溪……”

“喜欢我……”如溪低低的重复这句话,蓦地抬起头来,充满泪光的双眸盯着他,大声呵斥道,“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你知道吗!你凭什么说喜欢?!”

南宫洵被她吼的一怔,随即正了正神色,信誓旦旦的道:“如溪,不管你曾经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我都喜欢你。”

闻言,如溪双眸中泪水氤氲,悄然滑落,声音颤抖的道:“说得好听……”

“如溪……”南宫洵心疼极了,连忙拿出手帕来,要给她擦泪。

却不想被她猛的一把推开,大声吼道:“南宫洵,你知道我曾经是一个舞姬,是一个低贱的娼妓吗!我每天都得为了生存,对那些男人笑脸相迎,投怀送抱吗?!”

这段话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撕开了她的心,冷得发抖。大滴大滴的泪珠悄然滚落,朦胧的双眸中尽是深深地哀伤。

不管她表面上做的有多飞扬跋扈,有多天不怕地不怕,可她心里一直都有一道伤疤。这道疤无时不刻的在提醒她,她不配拥有那些东西!

听如溪这么说,南宫洵猛的愣住了,眸子中闪过了惊讶之色。

如溪看着他的神色,悲哀的笑了笑:“现在你知道了吧,以后别在我……”

话未说完,她便被南宫洵猛的拉入了怀中,紧紧的抱着她。如溪一脸惊愕,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他轻声道:“傻瓜,我都不知道你曾经受过那么多的苦,我现在才知道,真是该死。”

如溪狠狠地一怔,脑海中一片混沌,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了。

“笨蛋,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不也是一个田间地头的小混混吗。我识的字不多,更不会武功,可你什么都会,我还怕你会嫌弃我呢……”南宫洵继续用温柔到极致的声音,在她耳畔说道。

他除了有个皇族的血脉之外,还有什么可拿来吹嘘的。她可知道,是她的赤子之心感染了他,如果没有她,就没有如今的南宫洵。

“我怎么会嫌弃你……”如溪垂着眸子,轻声呢喃道,声音低沉着,却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跑出来,“我喜欢你还来不及。”

南宫洵欣喜若狂,将她抱的更紧了,喜悦的笑道:“那么……嫁给我好吗?让我……喜欢你一辈子。”

他没有读过什么书,能说出来的,都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如溪微微挣脱开他的怀抱,抬眸望着他,戏谑道:“这个嘛……容我再想想吧。”

“啊……还想什么啊。”南宫洵肩膀一垮。

“噗嗤!”如溪蓦地喷笑出声,如花似玉的小脸上尽是欢喜,手拽着他的衣襟往下一拉,让他倾身下来后,主动的吻了上去,低声呢喃着,“我已经想好了...”

南宫洵微微一怔后,欣喜若狂,用力将她抱紧……

月色朦胧,高墙上的二人,紧紧相拥,令人心醉。

……

……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