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医院,手术室

安小墨穿着一件蓝色的手术服,脸蛋被口罩遮挡住。虽然看不见她的面容,但是她的皮肤真的很白嫩。被口罩眷恋的那些地方透着谜一般的魅力。好像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完美。只是这个时候的她根本没有时间欣赏或者追捧自己的美丽。

她戴着手套的双手已经沾满了鲜血,伴随着手术钳的不断深入,她额头上也开始冒出汗珠来。在一旁帮忙的护士帮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手术室内正在被抢救的病人正是杜家的少爷,名叫杜凌宇,蒂英集团的首席总裁,人称杜少。谁也没有想到,叱咤商业帝国的杜少,此刻正挣扎在生死的边缘。

手术进行了五个小时,终于成功了,他靠近心脏处插入的玻璃碎片终于顺利取出来了。

VIP病房

病房门口已经被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们包围了。

昨天的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杜凌宇也在24小时之内苏醒了。只是因为他的身体很虚弱,所以基本上都处于昏睡状态中。

安小墨一米六二的身高,穿上一件医生的制服,白皙光滑的脖颈处,戴着专属于医生的听诊器。她空气刘海下一双闪亮的眼睛,明净中透着犹如繁星一般的光芒。那一张瓜子脸上,挺秀的鼻子,面颊白皙水嫩,就连棱角分明的嘴唇都是红润中透着一丝性感。

“安医生,谢谢你救了总裁的命。”王良,杜凌宇的助理,他上半身弯下。这角度大概也有九十度吧。

“救人是我的职业,你不用跟我说谢谢的。”

安小墨扯唇说道,医生本来就是治病救人的。如果真的有私心,那么就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安小墨说到这里,她情不自禁的走到了杜凌宇的身边。

安小墨永远无法忘记,当他的手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他看着她的那一种祈求般的眼神。阴冷绝望中带着的一丝希望,那种眼神是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才会有的。

在手术室中的时候她想着的只是他的生命,这是安小墨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杜凌宇的脸。他的额头受伤了,所以被用白色的纱布包扎上了,可是这样依旧无法遮掩他英俊的脸庞。他剑眉下的那双眼睛紧闭着,高挺的鼻翼,性感的薄唇,还有棱角分明的下巴,每一处都透着对于五官最精致的解释。

蒂英集团的创始人杜老一生未娶,杜凌宇是他从小就收养在自己身边的孤儿。虽然是收养,但是杜老一直对他很好。杜凌宇二十六岁就当上了蒂英集团的总裁,已经三十二岁的他凭借着自己的经商能力和惊人的气魄如今已经成为了蒂英集团的神话。

安小墨总觉得杜凌宇的脸很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可是她怎么可能认识杜凌宇,安小墨可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一个硬背景的朋友,就算是路人甲也没有。

人人都说杜凌宇就像是新时代商业的帝王。只是让安小墨不明白的是,这样一个犹如明日旭阳的男人,究竟拥有着什么样的经历,才可以让他的后背疤痕累累。

“病人,今天怎么样?”

王良看着安小墨说道,“早上的时候醒了一会,只是没有说话。”

“病人身体虚弱,昏睡是很正常的,只是病人需要安静的环境休息。”

“谢谢安医生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安小墨给杜凌宇做了一些常规的检查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蒂英集团的创始人,杜老已经去世了。现在杜少又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的杜家,好像正涌动着令人颤栗的明争暗斗。

“总裁出车祸的事情是不是跟二爷有关?”

王良,杜少的特助。

这时被叫做“二爷”的中年男人主动走到了王良的身边。他九尺身躯挺拔孤傲,轮廓分明的面容上,刚毅的下巴微抬。他令人战栗的眸光又有几分嘲弄的色彩。

“我怎么会害自己的亲侄子。”

“二爷的眼里都是金钱和权势,亲哥哥都算不上什么,又何况是你的侄子。”

“王良,你好大的胆子。”

说着,二爷就紧紧的抓住了王良的西服衣襟。

王良冷冷的扯了扯唇角,他双手间这么一动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二爷抓着自己衣襟的那双手紧紧的反握在自己的手心里。与此同时他也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把手枪,就这样对准了二爷的脑门。

“二爷小心擦枪走火,我一不小心崩了你的脑门。”

此刻两股势力的人积聚在一起。因为互相有了牵制所以谁也不敢乱动。

这时走廊中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王良的耳朵动了动,他很迅速的把枪收了起来。医院里最好不要闹事,他靠近着二爷的耳边说道。

“总裁只是让我警告二爷,不要做引火上身的事情。”

王良话音刚落便径直的向病房的方向走去。

二爷愤愤的握紧了拳头。

“安小墨……”他唇齿间的阴冷带着一丝血腥的气味。

“杜凌宇的命不是谁想要救就可以救的,我一定要让她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既然现在计划已经暴露了,他也需要一个抚平自己愤怒的理由。

医院的走廊里,黑乎乎的环境带着一丝泠然窒息的恐惧。

虽然身为医生不能只是围着一个病人转,但是杜家的势力在A市是无人不知的。安小墨好像已经被定义为了杜凌宇的专用医生。刚刚应付了记者的问题,她好不容易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吃泡面。可是却无意听见了二爷和王特助之间的对话,她害怕自己被发现就一路快步跑着。

虽然二爷只是这么一说但是安小墨相信他会做到的。她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白大褂上面的那一张牌子,安小墨,这可是她的大名。她只是救了一个应该救的人,可是为什么有一种惹上大事的感觉。现在的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颤抖,就连她的手都不知道如何安放了。周围安静的环境让她陷入了一阵很恐怖的感觉之中。

“哒哒哒……”医院黑乎乎的走廊间好像愈加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

他们发现她了?

安小墨用力的奔跑着,她一定不可以被他们抓住。恐惧一直都包围着她,安小墨凌乱的步伐穿梭在医院的走廊间。凭借着自己对医院的了解,她直接向杜凌宇的病房跑去。

她相信,杜二爷不敢轻易的闯进来的。就算他真的闯进来了,他也不会当着杜凌宇的面说出那样直接的话。一个人做了坏事,想要遮掩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说出来。

安小墨只是一个转身,就在那些人追上来之前躲进了杜凌宇的病房。当她背靠着那冰冷的墙壁的时候,她的身体有些瘫软的顺着墙壁滑下来。

终于安全了,她很放松的大口呼吸着空气,希望自己不会因为窒息所以死了。

安小墨慢慢的抬头,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闯入已经惊扰了病房中的人。

安小墨就让自己慢慢站直了身子。她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唇角。

“那个……”

安小墨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是想要过来看看病人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杜凌宇已经苏醒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中仿佛噙着一抹犹如星海般的光芒。只是这一抹光芒都充满了冰山一般的阴凉之意。

他看着王特助,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了一下。

这时王特助就对安小墨说道。

“安医生,总裁有话想要对你说。”

安小墨皱了皱眉毛,她有些慌乱的向病房门口看了看,之后就径直的走向了杜凌宇的病床前。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