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暖紧闭双眼,在被推到之后,有种英勇就义的决然,年轻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那陌生的感觉让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正发觉那炙热的身体要欺上来的时候,她的手掌抵住了赫延西结实的身体,急喘着紊乱的气息警告道,“今晚的事情不许说出去,明白了吗?”

嗯?赫延西早已被身下着清香稚嫩的身体迷惑住了,乍一听这警告,邪笑着反问道,“如果我做不到呢?”

“那就好玩了,”夏天暖十指一抓,坏笑道:“我会让你身败名裂,不论你是谁!”

“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夏天暖顿时语塞,她连这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他的身份,又怎么让他身败名裂呢,就在她想着怎么回答时,痛感让她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撕成了两半。

压抑,逼迫,瞬间笼罩住了赫延西,仿佛坠入了沼泽地似地难以自拔,可是他不敢,就在那电光火石地一瞬间,陌生的感觉从心里涌了出来,怜惜得不敢乱来了,她的目的让他好奇,到底是什么让她一个纯洁无暇的女人会在酒吧这种地方找男人一夜情?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赫延西并不是鲁莽冲撞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照顾夏天暖情绪的时候也没委屈着自己,从一开始的无声无息到最后的深沉低吼,两人仿佛经历了一次远足似地大汗淋漓,尤其是赫延西,连着几个夜晚没睡觉,这场翻云覆雨彻底把他给累着了,倒头就沉沉睡了过去。

听着低沉安稳的鼾声,夏天暖睡意全无,她已经完成了任务,接下去可以笑看夏荣风的愤怒了,一想起来就莫名地痛快起来,可是身体的疼痛又让她羞愤难当,然而只有这种办法才能彻底解决掉烦人的逼婚。

所幸,身边的男人还算绅士,没有暴力饿倾向也没有偏执的变态,让她的第一次落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很好,老天还算是眷顾她的。

去浴室洗了个澡后,她穿好了衣服,借着浴室那微弱的灯光,她细细地打量了赫延西,这男人好奇怪,为什么睡着了还要蹙着眉头?明明是一张俊逸不凡的脸,可偏偏冷漠得犹如罩住了一层寒霜,明明是强壮有力高大威猛的大男人,却在灯关上的那一瞬间恐惧的发抖,这可真是让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啊。

不过,想不通也没事,反正不会再见了。

拿着自己的包,夏天暖出去时轻轻带上了门,走出酒店,她拦车去了医院,直接挂了急诊,当医生听到她要求开出的诊断书时,以为她脑子出问题了,看她的眼神怪异得好像在看动物。

被要求躺在一张金属皮面的高脚躺椅上后,双脚被命令放在架子上,伴随着金属器械的碰撞声,夏天暖还听到了医生的自言自语,“现在的女孩子啊,真是不懂得洁身自好,哪里像我们以前啊,结了婚才有性行为的……”

夏天暖还想听这医生的嘀咕,可是她被身体闯进来的异物给吓住了,可是为了那诊断书,她忍了,这份羞辱她一定会从夏荣风身上找回来的。

“处女膜撕裂!”医生毫无温度的话从夏天暖的身下传来,很快,她就拿着新鲜出炉的诊断书,而心情一点都没有轻松起来,因为接下去要面对的人不好对付。

回到家后,夏天暖蹑手蹑脚地回了房,倒头仰在了床上,今晚发生的一切好像是放了场电影,想忘记却已是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尤其是赫延西那张脸,从模糊到清晰,这么的不由自主。

一夜过去,夏天暖被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

“夏天暖,你是不是不想干这份工作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来上班?”这一声怒吼来自报社的主编,一个年过五十有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

夏天暖被惊得睡意全无,扭头看向脑中才发现已经十点钟了,该死,怎么会没有听到闹钟响了呢,可现在不是较真的时候,以她夏天暖的反应,这个时候应该这样……“主编,我堵在西海路上了呢,半天挪不动一步,您在耐心等等,成吗?”

不是夏天暖愿意向这个糟老头示弱,而是全勤奖金被扣,和割她肉差不多。

“给你十五分钟,就算飞你也要给我飞过来,”主编似乎没有怀疑,‘啪’地一下挂了电话,这让夏天暖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可想到奖金,她不敢再有丝毫耽搁了,即使身体酸疼得厉害,还是起床下地了。

白色T恤衫和及膝牛仔裤,白色帆布鞋和单肩挎包,成为夏天暖日常的标配,重新戴上假发,她已经是一个假小子了。

除了卧室,夏天暖便听到了来自秦岚房中的喘息声,她厌恶地撇了撇嘴,开门出去了。

而香溢大酒店的房间里,睡得安详的赫延西被刺眼的阳光叫醒了,他翻了个身,伸手摸了一下,发现位置冰凉如水。

难道说他做了个梦?不可能,那感觉这么清晰怎么可以用一个梦来解释呢。

赫延西坐了起来,摇晃一下脑袋,除了夏天暖那一声警告之外,对她的印象模糊得好像打了马赛克,完全辨识不出一点她的模样来。

该死,他昨晚怎可这么糊里糊涂地要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不是他的作风,万一这女人知道他是凯德集团的新任总裁,来威胁他怎么办?

不对,那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好像是认识的人,却在脑中找不到一丝熟悉的样子,莫非是他见鬼了不成?

赫延西扯出一个笑容,忍不住自嘲了起来,他居然会有这个想法,真是愚不可及,既然昨晚那欢愉这么清晰,那这人肯定是存在的了。

拿起掉在地上的手机,他拨通助手丁齐跃的电话,淡淡地吩咐着,“去查查昨晚是谁带我出来的。”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