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了酒钱,夏天暖架起醉得抬不起头的赫延西走出了酒吧,打开一辆正在招揽生意的出租车的门,把人丢了进去,而后自己也坐进去了,“师傅,去香溢大酒店。”

“好嘞,”师傅声音洪亮干脆,眼睛从反光镜里看向了夏天暖两人。

许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夏天暖心虚得脸颊一热,感觉要烧起来了一样,可是这都不能阻止她继续接下去的筹谋,虽然这条命是夏荣风给的,但是她不会屈服,等着吧,她似乎迫不及待想要看他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了。

夏荣风,她夏天暖的爸爸,虽然是爸爸,可是对她冷漠如路人甲,想当年她之所以读便宜的大学而放弃读重点大学的机会,是因为没有学费,而她求了他几次都被拒绝,最后只好念大专,而这学费还是助学贷款得来的,至于那生活费,母亲秦岚更是一毛不拔……

“到了!”出租车师傅一声吼打断了夏天暖的思绪,她付了车钱就把赫延西从车里拉了出来,那一阵夜风吹着他忽然有了丝清醒,这是哪里?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夏天暖发现赫延西抬着迷离的眼眸看自己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报上张妮可的名字后拿到了房卡,把人扶到了房间里,原以为事情可以顺着自己计划的一步步走下去,可是当她放下赫延西的时候,脚一滑,整个人扑了上去,红唇不偏不倚地贴上了那透着酒气的薄唇。

嗯哼,赫延西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又恢复了一丝意识,双眼朦胧地睁了开来,发觉入眼的女人正惊恐的想要起来,不对,怎么身边会有个女人?而且她的气息隐隐带着熟悉的感觉。

夏天暖挣扎着想要起来,虽然事情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可是进展得太快了,她那点心理准备根本不足以继续下去,可是赫延西却没有给她机会,这种熟悉而又安心的味道再一次出现,让他几乎没有思考地就把人搂进了怀里,被酒精晕染过的嗓音沙哑低沉,沉沉地带着无助的感觉,“别走,不要离开我!”

夏天暖闻言,身子莫名地一僵,不敢动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是认错人了?还是他寂寞得想要找人陪?呵呵呵……无论哪一个理由不正是她想要的嘛,总之,达成自己的目的就好。

被紧紧搂着的夏天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轻轻地解开了他领口的第一个纽扣,身子斜了一点便顺利地一路向下解开了黑色衬衫上的所有纽扣,我擦,这男人看不出这么有料,这身材简直被杂志上的男模还要棒,清晰流畅的人鱼线诱惑着她的双眼,完美的六块腹肌更是让她胸膛里的小心脏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今晚可真是赚大发了!嘿嘿嘿……

赫延西因为冷气的刺激打了个冷颤,脑中的清醒又多了几分,微眯的黑眸难以置信地望着夏天暖手中的动作,便猜到了什么,如若是别人,他肯定第一时间就已经把人推开了,可是现在,却期望着她能继续,只有这样,那熟悉又安心的味道却能停留着更久。

夏天暖完全不知道赫延西的酒醉已经醒了一半,看着他的裤子时,整个人都泄了气,“怎么脱他裤子又不会吵到他呢?”

赫延西翻了个身,让自己平躺着,这边眼睛眯成一条缝偷瞄着一脸惊喜的夏天暖,她还真是准备要趁着自己酒醉而下手呢,那他该怎么办?要配合还是拒绝?纠结了好一会儿,直到裤子都被褪下,他才知道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他纠结的,他现在就是个酒醉得没有一点意识的人而已!

“Bingo,完美,”夏天暖差点要为自己鼓掌喝彩了,脸上那轻薄的一层汗已经看不出她此时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当笑弯的美眸看到赫延西的身体时,整个人都要石化了。

这男人的身体……

咕嘟,她好像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了。

赫延西早就被她胸前半敞的春光给诱惑到了,全身精神紧绷地完全没有了自我控制的能力,该死,这酒精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他若是先发制人而她反抗的话,岂不是落了个强奸的罪名,所以他唯有煎熬着不让自己身体的变化吓着她。

“吧嗒”一声,灯被关掉了,眼前顿时一片黑暗,赫延西如安装了弹簧似地挺身抱住了夏天暖,那微微颤抖的身体足以显露他恐惧黑暗的弱点,夏天暖一愣,不敢动弹了,他身上的酒气喷鼻而来,浓烈厚重,泛着推不开的沉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夏天暖扭了下早已经僵直的脖子,可是就这轻轻一下,唇瓣仿佛碰到了一抹如春风般温暖的气息,柔柔的,又像飘着的绿柳嫩枝拂过,美好得宛如整个胸膛都开朗起来。

没谈过恋爱,情爱经验一片空白,就连张妮可都笑她是个白痴,看来这关键时刻她真的像极了白痴,紧抱自己的男人好像彻底醒了,而她要怎么办才好呢。

赫延西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见多了,可是没有一个像她这样让自己无力拒绝的,黑暗很可怕,当此刻心好像一点点地静了下来,一如当初那个小女孩给予自己的温暖一模一样。

“咳!”夏天暖低头轻咳了一下,试图打破这让她心慌的尴尬,适应了黑暗的赫延西嗅着她身上的馨香,脑子不受控制地朝那红唇凑了上去。

这冰凉的一碰触让夏天暖全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如电流窜遍了她的心脉,她知道这一刻终于来了,离自己的目的又近了一步,让夏荣风暴跳如雷的时间又缩短了。

没有反抗和挣扎,就是你情我愿的既定模式,也让半醉半醒的赫延西彻底打消了内心的顾虑,只要过了这一夜就好,他一定能想到一个让自己安然度过每一个夜晚的办法来。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