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才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睨着眼看着沈悠然,眼里满是不放心,吼了一嗓子:“大哥,这丫头看起来不像好人,要不我把她给您绑床上?”

沈悠然一听,心里把战虎骂了一遍,不过脚步没停,直接走到封冥身边儿,二话不说跨坐在他身上。

然后转头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战虎,说道:“兄弟,绑着多没有乐趣,让我好好伺候伺候封总!”

战虎见封冥依旧没什么大反应,知道他是默认了,吞了口口水,还不忘恶狠狠地威胁沈悠然:“你最好老实点儿,否则饶不了你!”

他还想再嘟囔些什么,哪知沈悠然直接勾着封冥的脖子,温热的唇就贴上了封冥的薄唇,轻轻啃噬起来。

不知不觉中她把含在口中的迷幻药咬破,沾在舌尖推入封冥口中。

战虎瞬间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急忙转身就往外走,生怕看到些不应该看的。

战虎一走,沈悠然便离开封冥的唇,一双小手扶着他的脸颊摸到他的眼镜边缘,想要把他戴的茶色墨镜摘下。

哪知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封冥却覆上她的手,虽然封冥没有用什么力气,却透着一股不容反抗的气势。

沈悠然知趣儿的把手放下,刚想起身,封冥猝不及防的伸出手扣着她的后脑吻了过来。

他的手只是象征性的放在她的头上,可是沈悠然却不敢挣脱,只能任由他略显粗暴的亲吻自己的唇。

封冥这一个吻就像他的人一般强势霸道,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狠狠的卷着沈悠然的舌头,似乎要把她的灵魂都要吸出来似的。

一吻过后,沈悠然明显的感觉到了她臀下,封冥的变化,她笑嘻嘻的吞了口口水,觉得有点儿玩火自焚的意思呢。

“封总,我推您去床边儿!”沈悠然说着试探性的向下挪了挪,见封冥没有反对,直接跳下去,转到后面推着他。

虽然她事先吃了解药,但最后封冥那一吻带着一些药又送了回来,让她微微有些迷糊,心里却默数十个数。

当数到十时,沈悠然低沉的开口:“封总?”

“嗯?”封冥的声音明显带着一股鼻音,沈悠然一勾唇,看来药效上来了,不过她也不敢松懈,又试探的问了一句,“我走了……”

“你敢!”封冥说着猛地转过头看着沈悠然,这一瞬间的惊悚度简直堪比恐怖片儿了。

沈悠然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儿就叫出来。

好在她一直警戒,放在他脖颈上方的手直接一个手刀劈下,毫不留情的用了全力把他劈晕。

沈悠然低咒一声,拍了封冥脑袋一下都不觉得解气,心里嘟囔起来:你当拍鬼片呢,突然转头,吓死她了。

沈悠然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顺了口气儿,只是沈悠然一口气儿还没顺过来,刺耳的警报突然狂响起来。

“!”沈悠然呼吸一停,下意识低头一看,低咒一声,封冥床边儿怎么还有报警器,这个败家玩意,晕过去前居然按动了报警器。

“幸好我会爬墙!”沈悠然不慌不忙的嘟囔一句,还拍了拍封冥的脑袋出气。

沈悠然打开窗子看了看外面,见守卫都在大门口,直接顺着窗子爬了下去,隐于一旁的草丛里。

只是沈悠然万万没想到,她前脚刚出窗口,封冥就睁开双眼,他伸出手揉了揉自己被打的很疼的脖颈,镜片下的双眼放出一抹寒光。

封冥直接拿起一旁的电话,此刻的声音似乎都比平时冷了一度:“阿龙,抓住她。”

他顿了一顿,微微思考一下,继续说道:“提前计划,把她赶到慕容火凤那里去,人,不残不死就行。”

说完封冥利索的挂断电话,修长的手仍旧在刚刚沈悠然出手的地方摩擦。

封冥阴佞的眯了眯眼,指尖的动作略微加重,那天尝过沈悠然的味道后,觉得还不错,所以今天才留着她。

而且留着她还有一个重要作用,需要用她对付慕容火凤,那个本家派来监视他的女人,否则刚刚他才不会任由她那么放肆。

封冥感觉到下身的胀痛,冷哼一声,心里想道:沈悠然,你想玩,就陪你好好玩玩,只不过利息少不了。

沈悠然父母去世之后,就在外面混日子,爬墙不在话下,她身手矫健的穿梭在封宅里,找到一处最矮的墙,突然一个转弯,她立马隐藏在黑暗中。

她眼前一亮,果真让她找到一处只有两米多的矮墙。

沈悠然左看看右看看,见没人把守,她一个助跑,爬上矮墙。

她半蹲在墙上,勾唇一笑,虽然顺利却不敢耽搁,纵身一跃,稳稳落地,站起身向一旁小道跑去。

只要跑到小道尽头,一定能遇到过来接她的南宫宁逸。

“汪汪汪!”突然一阵狗吠声,她回头一看,全是狼狗!

她心里一慌,还来不及多想就跑。沈悠然原本想往小道上跑,哪知这群狗似乎要把她往什么地方赶,让她被迫改变方向。

她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也没机会让她转弯,只能被动的被它们撵着跑。

正跑着,一个转弯儿突然前面一片开阔,已经被这群狗逼到了大道上。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