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果你承受不起……”

沈悠然又清醒一分,心里愤怒,她让猪拱了,这猪还这么聒噪,当她沈悠然是软柿子是不是!

随即沈悠然一扭头,使出全身的力气重重的咬在旁边的胳膊上,直到口腔中鲜血弥漫,下巴险些被大手捏碎,她才满意的松开口。

心里总算舒服许多,再也挺不住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恍惚看见一双宝蓝色饱含怒火的双眼。

她在心里发誓,被猪拱了这仇必报!

等到第二天沈悠然醒过来,发现自己在酒店的床上躺着,她低头一看自己赤条条的身体,还有那暧昧的红痕,恨得牙痒痒。

沈悠然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正要找自己的衣服,一起身,响起敲门声,沈悠然抓起被子裹住自己,略微疑惑的说了一句:“进。”

门被打开,进来一个黑衣保镖,她挑眉看向他,见他这气势不像是服务员,敌不动我不动,她没开口。

“沈小姐,封冥封总看上您了,请您走一趟。”为首的那个微微弯腰,“给您半小时收拾的时间。”

说完他又恭敬的退出去了,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很显然人不少。

沈悠然愣了一下,封冥?怎么会是封冥?难道是因为上次在酒店撞到他的事儿,他打击报复?

封冥,传闻十年前这个男人半死不活的被扔在青城废墟里。

可就是这个只剩了半条命、形同废人的男人,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建立了以他为首的遍布全青城的暗地势力。

如今他可谓青城暗地里的帝王,他的一句话就能让青城震一震。

依她现在手上的那点儿企业人脉,根本就惹不起!

对方显然没有给沈悠然逃走的机会,一出去就被押上车,当她进入宛如城堡的封宅里,突然她感觉到一抹锋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一抬头,就看见对面戴着墨镜坐在轮椅上的封冥,不卑不亢的问道:“封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儿?”

对面的封冥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端坐在轮椅上,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脑后,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略显无情。

墨色的眼镜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是那太过犀利目光却连镜片都遮挡不住,尤其是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煞气不能让人小觑。

“过来。”封冥冷冷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沈悠然对于这种命令的语气很是不满,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但还是走了过去。

她自然不能让封冥仰视她,当走到他身边时,她便半蹲下去,仰头看他。

哪知封冥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颚,手虽然没有什么力道,她轻轻一挣便能挣开,但沈悠然扫了一眼四周凶神恶煞的保镖,忍了。

封冥的拇指摩擦了一下沈悠然的唇,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冷冷宣告道:“做我的人。”

“……”沈悠然心里咒骂一句,这人还真是直白,但是她不怒反笑,充满灵气的眸子认真的看着封冥。

“封总,这是闹得哪儿出儿?上次的事儿悠然不是已经道过谦了吗?要不您打我一顿出出……”

“现在,自己进去还是被扒光了躺着进去,二选一。”封冥说完冷冷扫了沈悠然一眼,说的话不容置疑。

沈悠然一咬牙,余光扫了眼四周,看来今天想要完好出去是难了。她心思一转,突然轻轻笑起来,原本禁欲的脸瞬间变得性感野性。

“行,既然封总开口了,是悠然的荣幸,今天就让悠然好好的伺候您。”

这话一说出口,声音略显低沉酥麻,让站在封冥身后的战虎立马打了一个冷颤。

封冥眉毛微微一挑,只是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不过沈悠然总觉得他那双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睛似乎散发这一种猎人的光芒,似乎把她心底的心思都看透了,让她周身不自在。

沈悠然被迫要求洗个澡,出去前,她打开脖子上项链的暗格,把里面的药丸儿放入口中,并且按下了隐蔽的追踪器。

凭借这个她最信任的人南宫宁逸一定会待人来支援她的。

她一出去便看见封冥坐在对面儿,见她开门出来,抬头看过来,只不过他那一双眼睛藏在镜片下,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这宠物你当定了。”封冥说着向沈悠然招招手,这动作这态度,就好像真的招一个宠物一般,沈悠然很恼怒。

但是她面上仍旧笑的十分的甜美,开口道:“封总本领通天,悠然佩服,能做封总的宠物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分!”

此刻的沈悠然额前的刘海儿半干,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配上被热气蒸的微红的脸颊,让人看了心里直痒痒。

沈悠然说着解开领口的一颗扣子,露出漂亮的锁骨,缓步向封冥走去,声音更软:“封总,就让我好好伺候伺候您?”

沈悠然的声音十分的清透,这会儿特意压低嗓子说话,沙哑性感。

长发此刻湿漉漉的,有几缕贴在她雪白的脖颈上,透着一抹魅惑,再加上她这一身半湿装,杀伤力又上了一层。

坐在一旁看着沈悠然的战虎一听,虎躯一阵,立马站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哥,我先出去了。”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