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的?我还不能来啊?”

王晓秋双眸一瞪,看着刘翠花,带出了几分泼辣。

她平日里是很少来刘翠花这儿,只是今天王晓秋在挖野菜的时候听人说王大壮拿野味跟村里人换了一个大西瓜,这才忍不住好奇的跑过来瞧瞧。

村子里种西瓜的不多,王大壮家那日子过的紧巴巴的,打得野味也都是拿到县里卖钱贴补家用,自然不会想着去吃这稀罕物。

可是今日是怎么的了,竟然想着吃西瓜?王晓秋坐不住,自然是要来看看的。

“嫂子,你这说的哪里话啊,我们是一家人,你自然能来……”

刘翠花有些尴尬的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王晓秋的性子她的清楚的,心中隐隐的觉得这西瓜自己怕是留不住了。

“哼,我来……”

王晓秋不屑的哼了一声,又欲开口,却是一打眼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夏紫鸳,不由得愣了一下。

夏紫鸳身上穿着的是刘翠花给她的衣裳,一件蓝紫相间的粗布麻衣,虽不是时下流行的样式,看起来也有些老旧,穿在她身上却是让人莫名的眼前一亮。

那长长的黑发随意地束起,扎着一块儿头巾,俨然一个农家小女孩的模样。

只是,她那白皙的皮肤,却是格外的扎眼,跟这破旧的茅草屋显得格格不入。

“这姑娘是谁?”

王晓秋愣了两秒,不由得疑惑出声。

刘翠花跟王大壮的日子过得清苦,村里人都知道。王晓秋更是心知肚明,毕竟当初分家的时候就差直接把他们母子二人扫地出门了。

刘翠花是外乡人,自从嫁给王小树就再也没有回过娘家,听说是家里只有一个哥哥,早已经结了婚,似乎是断了联系。正是因为这样,王晓秋分家的时候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人。

可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必然不是王家村的人,难不成是刘翠花的娘家人?

“她,她是前几日大壮带回来的……”

看着王晓秋的注意力到了夏紫鸳的身上,刘翠花愣了一下,如实的开了口。

稚嫩的眉头越发的皱了起来,夏紫鸳在心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刘翠花实在是太老实了,真的是一点儿都不会变通。也难怪王晓秋这个做大嫂的都欺负到家里来了。

王大壮带回来的?

王晓秋听着这话,眼眸转了转,心中有点儿不是滋味。

听刘翠花的意思,这姑娘不是她的亲戚,那跟着王大壮回来的,莫不是想当初刘翠花一样,想着嫁给王大壮当媳妇儿?

像夏紫鸳这般模样的人,别说是王家村了,就连整个县城里都不好找。一想到这么漂亮的人给王大壮做了媳妇,王晓秋的心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搅一样。

不行,自己得把这姑娘给晓壮占下!哪能便宜了王大壮?

即便是看着她比晓壮年长几岁,那也是好的,大不了当个童养媳,还能帮衬着自己照顾家不是?

想到这儿,王晓秋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上前几步一把拉住了夏紫鸳的手。

“姑娘真俊啊,多大了?”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