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微风和煦。这种天气,如果是在天台的遮阳伞之下喝一杯果汁,绝对是一种享受。

只是,A市一座高层的天台上,却是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紫鸳,你哥哥就要结婚了,女方说没房子就不领证,你这房子就给他吧……”

“我养你这么多年,照顾你这么久,就还不如这套房子是吗?”

……

“夏紫鸳,好你个白眼狼!我当初怎么瞎了眼了管你……”

一声一声的指责像是利剑一般刺入夏紫鸳的心口,她的一张小脸煞白,看着面前那咄咄逼人的亲人,一步一步的后退着,却是已经退无可退。

身后金属栏杆早已不再是原来的颜色,上面斑斑锈迹彰显着它的年岁,显然已经历经风霜。

可是,眼前的“亲人”却还在一步步的逼近。

“夏紫鸳,十年前你就该跟你爸妈一起死!”

一声咒骂,再无任何的感情,有的只是深深的厌恶。一根手指猛地指向了夏紫鸳,夏紫鸳的心中一惊,又猛地退了一步。

“咔嚓……”

“啊……”

金属断裂的尖锐声音响起,尖叫声划破天空。

那年久失修的栏杆猝不及防的断裂,而夏紫鸳纤瘦的身躯毫无疑问的坠了下去。

突然出现的变故让天台上的一对男女瞬间惊住,竟是忘了去拉一把,又或者对这个结果早已期盼许久,所以不想去拉。

失重的感觉还有耳边呼啸的风声,夏紫鸳的身体不断的下坠,苍白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惨淡的笑容。

十八楼,绝无生还可能。

是啊,自己十年前就该跟爸妈一起死了,可是,怎么这么不甘心呢?

“小姐,你看那边的花好漂亮!”

谁在说话?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夏紫鸳的耳边响起,让她一阵发懵。

“在哪儿?”

温柔的声音之中透着几分稚嫩,像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

“就是那边啊……”

“哪儿?”

“你往前走,那边!”

小小的身子向着悬崖边又靠近了几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之中透着期待跟好奇,眼巴巴的向着悬崖的边缘望去。

只是,她却没有看到,背后的人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她。

“啊……”

一声尖叫响起,那悬崖边的小女孩被猛地推了下去,千钧一发之际,她却是抓住了悬崖边的石头。

“张嬷嬷……”

夏紫鸳看清楚了,眼前的一个妇人正站在崖边,在小女孩那惊讶的叫声之中,她面露狠色,毫不犹豫的抬脚冲着小女孩儿的手踩了下去。

夏紫鸳的心中猛地一疼,她竟然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个小女孩儿的情绪。

“啊,不要……”

失重的感觉再次传来,夏紫鸳压抑着第吼了一声,猛地坐起了身子。

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夏紫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竟然是惊出了一层冷汗。

是梦吗?怎么如此真实?

她抬起了手放在眼前,看着那白皙的小手上还有一块儿未曾退去的暗红,身体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重重的躺了下去。

脑海之中不断的浮现着坠崖的画面,还有许许多多夏紫鸳从未见过的人,像是要将她的脑袋给挤爆一般。而心底之中确实有一种真真切切的感觉在不断的涌动。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呐!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