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下人看到她,先是一愣,然后露出几分惊讶,迅速跑起来,边跑边叫:“二小姐回来了,二小姐没死!”这般不尊敬的话让蓝曦若的心里有些不爽,但很快,整个蓝家瞬间热闹起来。

“二小姐,家主有请。”半晌,一个下人小跑着过来。蓝曦若眸子闪过几分寒光:呵,果然来了。

蓝曦若可是透过这句身子的记忆了解到,这个蓝家家主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贪婪无度,而且不择手段。自己和这个所谓的父亲可是半点血缘都没有,只是这个蓝家家主看上了母亲的姿色,而母亲又走投无路,这才住进蓝家。

是住进,没有嫁!

这个所谓的父亲曾经对自己的好只是看中了自己的天分,后来成为废柴,她的待遇也一落千丈,还整天骂自己贱货。呵……如此男人,真不配当自己父亲,幸好自己身上流的不是他的血。

至于她的父亲是谁,她的母亲到底遭遇了什么,她却一点记忆都没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是要看看这一家子能捣鼓出什么幺蛾子!

“父亲。”蓝曦若从容的走进正厅,盈盈一拜,余光迅速扫过正厅里的所有人,心里冷笑一声:这下来的倒是挺全,是等着看自己笑话呢吧?

嘴角的笑还未展露完全,一个带着滚烫热水的茶杯就迎面砸来。

嘶……这是想让她毁容?

前世身为特工,敏捷度和身手还是不错的,迅速躲过茶杯,眸子冷冷看向那人——柳氏!

柳氏是蓝家的当家主母,名为柳梦如,是嫡女蓝玉颜的生母。这一对母女还真是如出一辙,表面上温婉大度,背地里阴险狡诈,这个原主人被刺杀,这母女绝对脱不了干系。

“若儿你还不跪下!这些日子你失踪,你知道我们府里上上下下都多担心吗?你爹爹和为娘没日没夜的搜寻,心都操碎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还有一点蓝家二小姐的样子吗?!”这一番话简直是巧妙到极点,不仅仅是撇清了柳氏的嫌疑,还给蓝家带上了关心晚辈的帽子,给她扣了个大逆不道还不守规矩的帽子!

呵,好,好得很!

她依旧无动于衷,看着柳氏的眸子带着寒意。

柳氏心里一惊:这贱丫头怎么看起来和平日有些不一样了?以前打不还手骂不还手,她那一茶杯砸过去,也绝对不会躲的。而且,应该一进来就哭哭啼啼的了吧?现在……越看越古怪。

“跪下!”腿弯忽然一痛,身子直直跪下。是自己这个好父亲蓝宇廷的侍卫,呵……

她算是明白了,这个柳氏是有两手准备呢。要是自己回不来真的死的话,肯定又不知道从那张嘴里说出什么不堪的话。现在自己回来了,自然是要栽赃陷害一番,让自己处境更加困窘。

“二妹,你这个脾气也该收敛一下了。平日里我们姐妹二人,你怎么闹怎么欺负我都没关系,这可是在爹爹面前呢,注意点啊。”声音温柔婉转,煞是好听。然而听到蓝曦若的耳朵,却只想吐。

说话的是蓝玉颜,蓝家嫡女。一副姣好的容貌,加上才十五岁就已经是红阶三重的灵力,已经被众人捧上了天。第一美人,罕见天才这样的称呼都是她的。

不过她可是记得自己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踏入灵者,在筋脉被毁之前,就已经是红阶三重的灵力了,那时候,她才十四岁呢……

十四岁的筋脉尽毁,这圣母婊绝对参与了。事后还故意散布消息,她的名声才一落千丈,倒是这个好姐姐,踩着自己的头一跃被誉为天才。

呵……娇柔做作,简直就是圣母婊的典型代表。说的自己有多包容多大度,其实比谁都肮脏!

不过,她也不是好欺负的主!

“娘亲,大姐,这父亲都还没说什么呢,你们着什么急啊。还是说,蓝家就是你们说了算了?”蓝曦若冷笑,“还有,娘亲啊,刚刚那一杯子热水要是真砸到我脸上,可就毁容了呢,您还真狠毒。”

蓝曦若还没说完,左脸就挨了一巴掌:“混账,怎么和你母亲说话的!”

说话的是蓝宇廷,手掌带着几分绿光。原来是灵者,绿阶灵者……呵……果真厉害。

绿阶灵者,在整个彩云大陆就算是很厉害的了。因为最厉害的紫阶,凤毛麟角,大多隐居。蓝阶灵者也多不到哪里去。青阶的灵者,大多都被大户人家重金请到家族坐镇了,也没有很多。

左脸火辣辣的疼,蓝曦若却注意到了柳氏眼中那一抹阴狠的光芒以及她那个好姐姐得逞的笑。

呵,这一家子!

“怎么,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结束了吧?”蓝曦若施施然站起来,眼眸带着寒光,“那女儿身子不适,先告退。”也不管这群人作何反应,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清晰的茶杯落地的声音,以及他那个好父亲咒骂的咆哮,还有柳氏和蓝玉颜柔声相劝却事事推到自己身上的惺惺作态。

呵……以后还真的不会无聊。

“若儿,若儿你怎么样!”一个温和焦急的声音传来,自己就已经被搂在了怀里,“呀,父亲又打你了?疼不疼?”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抚上她火辣辣的左脸,好闻的香气萦绕在鼻尖。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