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被这一折腾,蓝曦若再次咳嗽起来,面色惨白。

本来她遭人暗算被刺杀,就已经失血过多了。她重生之后,又经历了这一番折腾,能撑住就已经是奇迹了。

“哎……可惜了那温泉了。”她叹一口气,有些惋惜。

身旁的邪魅男子眸子带着慵懒,指指她的左手:“在里面呢。”

她大喜,却不知如何查看,被男子鄙视了一番,她才知道需要灵力。

灵力……

蓝曦若露出为难的神色,这就是说……这个戒指对她来说没有丝毫用处了?她经脉尽毁,哪里来的什么灵力?这辈子,估计她还就真的废了。

似乎感觉到蓝曦若的异常,男子用灵力探视了一番,忽然脸色就变了:“你……经脉断了?”

被提起最痛心的事情,蓝曦若面色一沉:“对啊,经脉尽毁,早就是废人一个了。您老人家估计要英年早逝了,是不是很不爽?”说到废人的时候,她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废物……谁愿意做一个废物呢?原主失去灵力之后的处境她看的清清楚楚,那简直就是……地狱!她咬咬下唇,强迫自己不要太失控。

蓝曦若眼中的倔强和不甘引起了男子的兴趣,男子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想不想逆袭?”丹凤眼上挑微眯,带着说不出的诱惑。

“想!”

怎么可能不想?上辈子的憋屈和这辈子的憋屈简直让她崩溃,如果再继续废柴下去,她都想自杀了。

“我能帮你,不过……你可要乖乖听话。”嘴角上扬,男子修长的手指拂过她的面容,声音魅惑富有磁性,估计任何一个女子都会为这样的人疯狂吧?不过不好意思,暂时她是不会的。

上辈子经历了人渣劈腿和猥琐大叔的轻薄,反正她是对男的暂时没多少好感了。

看到男子眼中的玩味,蓝曦若一咬牙:“成交!”

不管现在做什么都是一样的,还不如把实力提起来。到时候,蓝家那些人,以及曾经欺辱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喂,这荒山野岭的,你能把我送回去吗?”蓝曦若看看外面带着几分诡异的森林,一脸寒意。

这群人还真狠啊,为了不被别人发现,竟然把她扔在了这种隐蔽的地方。要不是她灵魂穿越而来,这具身子估计化成灰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吧?哼,竟然如此害她,等她有机会,他们一个都别想好过!

似乎是感觉到蓝曦若的愤怒,男子凑近她,脸上带着慵懒的笑意:“我叫夜华傲,你可以叫我华傲或者傲。”

蓝曦若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这男子是在……用美男计?

傲……怎么感觉是在叫呢?

夜华傲的眸子闪着魅惑人心的光芒:“若儿,回去就是一场恶战哟,你准备好了吗?”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带着几分玩味。

蓝曦若深吸一口气,手握得紧紧的:“这是自然!不管迎接我的是什么,我都要自己扛过去,让他们知道,我蓝曦若,绝对不是废柴!”一字一顿,说的极其用力。

“好!”夜华傲大笑一声,“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伸手拉住她,开始快速移动。

蓝曦若在他怀里猛翻白眼:什么叫是他看中的人?明明就是巧合好嘛?如果她不是穿越而来,估计会被他鄙视到死吧?而且,这才刚见面,他一直抱着她是个毛意思?

而且她记得两个巨大的铁爪是贯穿了他的肩胛骨吧?那应该很疼的,怎么看他现在就像没事人一样?

“喂喂,男女授受不亲的吧?”蓝曦若趴在他怀里抗议。

夜华傲挑眉:“你觉得要是凭你的脚力,几天能回去?”

一句话,堵的蓝曦若哑口无言:得,她没有灵力,是她的错,她认了还不行吗?

夜华傲的速度很快,但依旧还是用了半天的时间。蓝曦若的眸子寒下来:呵,果然是打算毁尸灭迹啊,这么远的路,要是原来的蓝曦若,就算是活着也绝对走不回去。

凭着这身子的记忆找到蓝家的大门,夜华傲挑眉:“若儿,你是从正门进去,还是从侧门进去呢?”

正门进,绝对会惊动整个蓝家的人,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侧门进,可以直接去自己的院子,谁也不会惊动。

但是!她蓝曦若什么时候贪生怕死过?就算是当初拆炸弹,她都没打怵呢,更别说是一个小小的蓝家了。

“正门!”她咬咬牙,看着夜华傲,“你去空间里吧,暂时别出来。要是被他们知道我有这么个宝贝,还不知道怎么折腾我呢。”等着夜华傲进了戒指的空间,她将戒指摘下藏到了里衣的兜里。

现在她没有实力,绝对不能冒险。好不容易有了一些崛起的希望,怎么可能给他们扼杀的机会?

而夜华傲,被刺穿的肩胛骨早就已经血迹斑斑,不过为了不让这个小女娃娃大呼小叫,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现在正是进入戒指疗伤的机会。

之后,蓝曦若抬脚踏进了大门。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