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的疲惫让君墨儿已经沉沉睡去,柔软的卷曲发丝盖住了脸颊。肖雍权忍不住抚上去,竟是湿润的。

这女人,竟然一直在哭吗?

擦干净君墨儿脸上残余的泪水,肖雍权想要为她盖好被子,却没想到君墨儿却蹭进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继续睡。肖雍权看着终于沉稳下来的女人无奈一笑,并没有推开,只是顺势摸摸她的头。

柔软的发丝还蛮舒服的,有点像小鹿绒绒的尾巴。

清晨,君墨儿有些意识模糊的睁开眼时,发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小麦色。

她……换抱枕了?但是抱着好舒服……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沉稳磁性的声音:“你,醒了吗?”

猛地抬头,一个英俊的男人正在看着她。一时间昨天零星的记忆逐渐回归脑海。她好像喝醉了,醉的很难受,然后不知道怎么就遇到一个男人,再然后,自己好像勾引他上床了?

身体的不适感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只不过想借酒消愁,却主动和一个陌生人睡了一晚?还是自己的第一次!

肖雍权看着君墨儿一脸呆滞的样子有些好笑,拍拍她的脸:“你在这里再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然后就起身,其实他已经穿戴好了,只是在等这个女人醒来。

君墨儿看着男人离开,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完全没听他说了什么。等到手机的闹铃响起才惊醒了她。糟了!今天十一点有考试的!

胡乱收拾好东西,穿好衣服,君墨儿立刻便溜之大吉。等到肖雍权一回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脸一黑。

还是第一次,居然有人不听他的话。只是四下看了看,他又忍不住笑起来。那个小女人,似乎还装走了一件纪念品呢!

考试对君墨儿倒是算不得什么,只是本就腰背酸痛还加带宿醉,又在硬板凳坐了三个小时让她一回宿舍就倒在了床上。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白芊芊的大嗓门响起惊醒了昏昏沉沉的君墨儿。只见她提着外卖一脸气愤的看着君墨儿:“你不会傻到去和蓝冉过夜了吧!”

“怎么会!”不过也差不多了,但是和人渣上床或者和陌生人上床君墨儿觉得似乎还是后者好一点。

白芊芊这才消了点气,把吃的放在君墨儿面前:“女孩子还是要好好珍惜自己的,一夜未归都不知道打个电话……等等!”说着拉过君墨儿随手扔在一边因为匆忙也没有拉上的挎包,然后,用两根手指提出一条男人的四角内裤。嫌弃地马上扔远,捏住君墨儿的脸大吼:“还说没和他过夜,这是你买来穿的吗!?”

君墨儿一阵头疼,连忙提起那个惹人嫌弃的东西扔进垃圾桶一边解释道:“我真的没和蓝冉过夜啦,我和他分手了。过夜是和酒吧一个不认识的人……”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提起垃圾桶推开门逃跑:“我去倒垃圾!”

一件内衣可以搞出这么大风波肖雍权还是想不到的,不过他一想到那只慌忙落跑的小鹿看到那件东西的表情他就忍俊不禁。不过,就算怎么跑也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