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雍权刚刚与客户见面喝了几杯,由于时间太晚就准备在包间休息,刚刚洗完澡,就有人敲门。

谁知刚一打开,一个浑身酒气的女人就扎进了他怀里。

这是什么?刘总给的见面礼?怎么还灌醉了……

他肖雍权对这种女人还是不感兴趣的,只想推到门外好好休息,却没想到这女人直接就黏在了他的身上。

君墨儿倒不是不想躲开,只是刚刚冲完凉的男人靠上去很是舒服,古龙水的味道沁人心脾,让她忍不住紧贴着男人赤裸的前胸汲取清凉。

“喂,这里可不是你随便能摸的!”肖雍权皱起眉,把这女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君墨儿一个趔趄,肩上的挎包掉落在地。肖雍权有些不满地扇扇空气中酒精的味道:“居然喝的这么醉,搞得我等下还要洗个澡。”

这个时候,肖雍权才看清女人的长相,不是想象中的浓妆艳抹,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微微睁开还带着水雾的双眸,五官精致小巧,樱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念叨着什么。身上的裙子还有些潮湿,服帖在女人身上勾勒出优美的曲线。就算是在天海集团的二少爷肖雍权的眼里,也算得上是个小美人了。

但却在肖雍权愣神的这片刻,怀里的女人竟重新抱住他的腰,朝他的前胸啃了一口。与其说是啃,其实更像是在用嘴唇摩擦。柔软的感觉竟让他一瞬间失神,然后就感觉到女人身体异常的高温透过相贴的肌肤传了过来,似乎也引燃了他的身体。

该死,他的自持力怎么变得这么差了!

但是,他似乎已经有点不想推开了……

“好、好难受……好热——”君墨儿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双手胡乱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干燥的嘴唇已经摸索到了男人的脖颈,“救我,救我……不要离开我了……”

肖雍权的双臂下意识地抱住君墨儿,女人的高温让他吓了一跳。这……似乎是被什么人下药了?“喂,你清醒一点!”叫了两声,却不见这君墨儿有什么反应。

摇摇头,肖雍权把君墨儿拖进了浴缸,打开冷水。不一会儿便彻底浸湿了她的衣服,为了不让君墨儿呛到水,肖雍权就在旁边架着她,难免碰触到女人的身体。而且从他这个角度,似乎正好可以看到大开领口里精致的锁骨以及下方……

“为什么,都要离开我!”处于醉酒和药物双重折磨下的君墨儿突然挣扎起来揪住肖雍权的头发。

“疯女人你突然干什么!”肖雍权脸一下就沉了下来,自己好心帮她居然敢跟他动手!

君墨儿却仍然自顾自地抱怨,手指从肖雍权的头发上滑到了下巴:“反正……你也要离开我。唔……好难受……”

看着怀中女人轻蹙的眉,湿润的眼角,红润的脸颊,肖雍权心中一软。那潮湿的双眼上长长的睫毛似乎还粘着泪珠,水汪汪的好像小鹿一般,带着些许渴望地看着他:“我要你……抱我、抱我!”

那带着哭音的轻柔乞求终于击碎了肖雍权仅剩的自持力,一把抄起君墨儿的双腿让她圈住自己:“既然你要,这可就怨不得我了!”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