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后!

阮馨站在城堡正对庄园的露台上眺望着一望无际的庄园,此时正是薰衣草的花期,远远望去一片紫色海洋,空气中飘散着的薰衣草香味令人迷醉。

双手撑着围栏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露出舒心的笑容,让她本就精致漂亮的脸蛋焕发出夺目的光彩,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的精灵。

听到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传来,阮馨睁开眼睛看去,正好看到骑马奔过来的俊美男人,神色不禁有些恍惚起来。

犹记得半年前,她问这个男人他是谁时,他是这么回答自己的……

“我是你的未婚夫,蓝恩.库克。”

听到他的回答时,当时自己是什么感觉呢?震惊?迷茫?在她失去了所有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其存在的未婚夫,老天爷还真会给她开玩笑。

低头看着右手中指上的蓝宝石戒指,左手食指轻轻抚摸着戒指的边缘,眼神不自觉的温柔下来,再一次陷入回忆之中。

半年前,在她经历了失去清白失去父亲,失去身份地位,甚至险些失去生命时,他出现在了她的身边,以一种温柔却又强势的方式让她暂时逃离了一切,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从新开始。

当她知道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和她一夜缠绵夺走她清白的男人和他的身份时,那份震惊到如今依然让她心悸。

蓝恩.库克,库克家族现任掌权人,Y国最年轻的伯爵,年仅26岁,身价不可估量,库克家族的产业遍布全球,涉及各行各业,最为有名的是他们旗下的连锁酒店蓝汐大酒店,几乎遍布国内外所有的一线城市,酒店的独特外观甚至成为了某些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他是贵族中的贵族,是和她们这种所谓豪门处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所以当时她因为太过震惊他的身份,而直接偏离了重点,等她再想起来时,那件事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而现在……他是她名副其实的未婚夫!

即使如今的阮馨早已经学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可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她到现在还觉得有些不真实,但这是事实,而造就这一事实的是她已经过世的父亲。

二十六年前的一个善心,换来她今日的避风港。

“爸爸!”阮馨忍不住呢喃了一声,看着戒指的眼眶微微湿润,这个戒指是爸爸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信物,要她好好保管,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很古朴的戒指,竟然是库克家族的传家之物,是库克家族当家主母的象征。

蓝恩骑马回来找到阮馨时,就见她倚在露台的栏杆上,出神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就连他走到她的身后也没有察觉。

目光在眼前的身躯上掠过,看着她因为倚靠的关系变得更加诱人的曲线,湛蓝的眼眸变得深邃了几分,上前一步贴上她的后背,手臂同时环上她纤细的腰将人拥进怀里,下巴搁在她的颈窝,低声问道:“小猫在想什么?”

……

听到他的称呼,刚刚回神的阮馨忍不住嘴角狠狠一抽,她的名字在这个男人这里简直就是摆设,而且她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她究竟是怎么得到‘小猫’这个昵称的?

回头看着那双似乎能把人吸进去的深邃蓝眸,微微晃神之后露出一抹得体的微笑,直言道:“在想你!”

蓝恩被她坦诚的回答愉悦到了,低沉的笑声响起,“哈哈!我的荣幸。”说着伸手握住她放在栏杆上的左手,指腹在她手腕上轻轻磨蹭了几下,然后握住,温声问道:“还疼吗?”

阮馨脸上的微笑有一瞬间的凝结,不过马上又恢复过来,潋滟黑眸中闪过一丝冷光,目光落在自己完好如初的左腕上,微微握了握手指,笑着摇头:“已经不疼了!”

是啊!半年了!怎么也该养好了,更何况还有身后这个男人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但是手腕上的伤虽然好了,可当初被那个女人踩断手腕时的痛,却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记忆深处,每想起一次就提醒一次她经历过的痛是谁造就的,被她隐藏在心底的恨就加深一分。

想到她这半年来受尽苦痛折磨,而那个虚伪的女人却在国内用着她父亲打拼了一辈子攒下的基业过着滋润无比的日子,阮馨就恨不得立刻飞回去让她也尝尝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滋味!

“蓝恩,我什么时候能回去?”阮馨忍不住扭头问身后的男人,对上他温柔深邃的眸子,眼神微微一闪,有些不自然的移开。

这半年来,她没有问过他,对自己这么好,甚至是和她订婚是因为爸爸当初救他们母子的恩情还是因为别的,一开始是她不在乎,那时的她只想快点养好伤,回去为自己洗刷清白夺回爸爸的一切,而现在她是不敢问,怕听到的答案不是她想的那个!

有些自嘲的勾起嘴角,阮馨啊阮馨,别奢望你现在要不起的东西!

蓝恩似乎正在认真的思考她提出的问题,所以并没有察觉到阮馨的情绪变化,抱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才看着她说道:“别急小猫,要回去还不到时候,等时间到了,我们会回去的!”

“我们?”阮馨一瞬间收敛好心神,立刻抓住他话里的重点,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蓝恩一脸温和无害的笑容,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低头在阮馨唇角轻轻一吻,笑着道:“当然是我们,我的小猫,作为你的未婚夫,我当然要时刻陪伴在你身边,要是有人趁我不在,把你拐跑了可怎么办?”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异常认真,眉头也微微蹙着,一副‘我很担忧’的表情。

阮馨看着那双盛满了专注和温柔的湛蓝眼眸,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藏在心里的疑问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在话出口之前找回理智,挣脱出他的怀抱,暗暗深吸一口气转身与他面对面,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蓝恩,已经半年了,还不够吗?”

蓝恩看着她认真的神色,脸上扬起迷人的笑容,蓝眸深处闪过一道暗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锁进怀里,微微弯腰贴着她的耳畔低语:“当然不够,我的小猫,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要想达到目的,不但要学会忍还要学会等!等你的敌人彻底把你忘记或者忽视的时候,才是你回去的最佳时机。”说完温柔的在她唇瓣上轻啄了一下,随即加深这个吻。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