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间,我感觉秦家树的手又开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到处摸,我被他吻得意识有些迷离,他穿着宽大的白大褂,沁凉的指尖触碰到我腰间,冰凉的触感瞬间拉回了我的理智,我惊醒过来,我到底正干什么?我可是有夫之妇!

我喘着粗气,一把推开了他,他眼睛里分明闪过一丝异样,稍纵即逝,又用手肘压上来,将我压得无法动弹。

“放开我。”我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肯让他再亲上来,他的脸离我很近,即使这么近,也完全不显得狰狞,他长得真好看啊,长长的睫毛,深深的眼窝,鼻子挺拔秀气,薄薄的嘴唇。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耳边,“这么推辞干嘛?难不成真把自己当处了,也不想想你在床上的样子?”

我被这话羞的脸一红,破口大骂道,“什么叫把自己当处,我本来就是......”

说完这话,秦家树的神色仿佛有些不对劲,他突然放开了我,我抓住时机赶紧逃到他身后的门锁处,想要把门打开,却发现门居然被他从里面反锁住了。

他回过神来,好看的俊脸扯过一个坏笑,“想要单子吗?跟我回家。”

我暗骂自己当初瞎了眼,当初怎么会觉得这个阴险至极的色狼男人当成了好人,居然跟他去了酒吧,没想到他是恶魔般的存在。

可是我没办法,我不能拒绝秦家树。

很快,就到了秦家树公寓门口。刚打开门,走进他的单身公寓,还来不及好好参观。突然他向我袭来,一把把我推向了沙发。

他将嘴凑近我的耳边,轻轻的吹了吹,“喜欢吗?”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就吻向我。我不能就这样任他胡作非为,使劲的推开他。

他却霸道的将我的两只手压向头顶,嘴贴近我的耳边说道“难道你不想吗,我记得当时你可是非常主动的,主动的投,怀,送,抱!”接着他伸出舌头对着我的耳朵不断的舔舐。

我忍受着那酥酥痒痒的感觉,心底倍感无力。听着他说的那些话,又想起这两天发生的那些事,一股委屈涌上心头,眼泪就这样流了出来。

秦家树就感觉一股潮湿,抬头看到了我的泪水,他轻轻的吻在我的眼角。一点一点的吻去我的泪水。

因为我刚才的剧烈反抗,衣服也变得凌乱不堪。然后秦家树就看到了我脖子的青紫,还有胳膊上,身上的那些伤痕。

他看到这些,停下了动作。只是盯着我的伤痕,用手在轻轻的一点一点抚摸“乖,还疼吗。这些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弄的遍体鳞伤,昨天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边哭边摇着头,“呜呜,没什么,额,你不要再问了……”

我面对他能说些什么,就算说了,他又能做些什么。我们毕竟只是上过一次床的关系,顶多就是客户的关系。我想,在他的心中我只是一粒尘埃而已。

他的确也没再问我,直接用行动来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他又一次的压在我的身上,他用他那柔软性感的嘴唇一点一点的吻着我的伤口处。轻轻的,就像是对待瓷娃娃一样。我何尝被这样温柔的对待过。

在秦家树的温柔对待下,感觉我自己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头脑一阵发昏。大脑已经没有办法支配我的行动。

秦家树就这样静静的吻着,然后他直接用自己的嘴把我的嘴吻住,并用一条软软的舌头侵袭进来。他的手握着我的胸不断的揉捏,抚摸。弄的我心里一阵空虚,想要做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做什么。然后他的手一点一点的向下移动,一直到摸到我的底裤……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