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两个人成为空气中的一洗浮尘,夜轻尘强撑的身体才晃悠了一下。

她不禁将眸光看向了自己的怀里,眼神也怪异的厉害。

上一辈子自己生下这孩子,根本没来得及看一眼,整个人都属于脱水的状态。而这两个人进来的也没有今生这么早。

可今生,这孩子是她一点一点包裹起来。

想到那通体白毛的模样,她这经历了无数奇葩事件的人,都险些被震晕了过去。

他妈的,太震撼了。

她虽然不想承认,可最终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仰天长叹一声:卧槽!老娘,居然被一头白毛畜生糟蹋了。

……

她十六岁左右的身体,背着一只圆鼓鼓的包子,在雪地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不得不说,这造型着实让人有些承受不住。

太尼玛搞笑了。

“姐姐,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呢?”

就在她艰难跨着步子向前行的时候,一道悦耳的声音轻轻传来。

她双眼向声音来源地望去,女子站在雪地里,那红色的外袍将一张可爱的脸庞,衬托的更加生动、

步履袅袅地轻移,一双纯真无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夜轻尘,确切地说盯着她怀里的孩子。

“回家。”

对于自己这个好妹妹,她的回答有些不咸不淡。

“是吗?姐姐有家吗?你可是被家族逐出家门的废柴,而且带着不检点的名声。这夜家恐怕是容不得姐姐了。”

“真想看一看小外甥的模样,当初母亲要给姐姐随便配一个小厮。可惜妹妹心善的紧,愣是让人去妓馆,找了最为出名的头牌郎君。”

“所以我应该感谢妹妹的心慈吗?”

夜轻尘的凤眸轻斜,嘴角露出一丝淡淡地可笑。

若是这孩子出生的时候,没有那白色的狐狸毛。

她指不定还真相信夜轻云的话,自己和那男倌一夜春风。

可现在她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

“这当不必,毕竟我们姐妹一场,你曾经对我也算多加抚照。”

夜轻尘听到她这话笑了笑,手中的轻尘剑越来越紧。

这个女人绿茶婊到无懈可击,这脸皮也是修炼到家了,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妹妹,我们以后会见面的。”

说完她毫无预兆地催动了灵力,头脑中的精神力也燃烧了起来。

以最快的速度,向阴煞山脉的中心地带奔去。

这样自毁修为的逃命,纵使逃出去也没有了半条命。

可她明白,她回去的话更是死路一条,因为这些人不会允许她活着。

“我们需不需要去追?”

后面一个老者像是融入了黑夜一般,若不是他说话。还真的没有人会发现他的踪迹。

这是只有踏入黄级的修灵者才会出现的标致——隐身。

可青风国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人物?

“这废物自燃灵魂力,怎么可能活下去。而且她奔去的方向,可是阴煞山脉的腹地,这个地方不知道折损了多少高手。”

那个老者也点了点头。

这阴煞山脉,纵使他进去,也是有去无归。

更不要说夜轻尘,这个昔日的天才,今朝的废物了。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