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完堂,她直接被送回房间。

看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新房,她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有得过了。

杨氏把陈媒婆送走后,看着自家门口站着一些七嘴八舌的人,说的话很难听,她直接把门关上。接着去了一趟厨房,出来的时候,手中端着一碗面。

走进新房里,看着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叶家丫头,她叹了一口气。

“丫头,饿了吧!来,起来吃碗面填填肚子。”

她眯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侧头看着走过来的杨氏。

杨氏见她不动,便认为她是在置气,便劝说道:“你也别怨我,我也是无奈,要怪就怪你那后母,不过现在都这样了,说什么都是没用,启明这次去了,也不知是生还是死,你尽然进了我李家的门,我定会把你当做亲生闺女一样对待。若是...”

说到这里,杨氏便停了下了,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又接着道:

“若是两年后,启明没有消息,我就会做主给你找个好人家,像嫁闺女似得把你嫁出去,绝对不会委屈了你。”

这话任谁听了都感动,叶可璇也不例外,同时也同情这个杨氏。她想了一下,暂时跟着这个杨氏在一起未免不是不可。如今她的儿子不在,那么她就不用跟陌生男人一起生活,这样的话,她觉得挺好的。还有,记忆里,这身体的主人娘家很复杂,有刻薄的后娘不说,还有游手好闲的弟弟,加上一个不管事情的爹,她想她要是回去跟那些人在一起,一定不出一天就会把那些人全都宰了。

杨氏说了这么多,见她还是不愿意起来,叹了一口气。

“丫头,别拿自己的身体置气,起来吃点东西吧!”

她转动眼珠,看着杨氏,开口道:“娘,我动不了。”

杨氏听了她这话,赶紧把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握着她的手询问:“丫头你没事吧?你等着,娘这去请大夫给你瞅瞅。”

“没事,过几个小时应该会恢复过来。”她连忙出声阻止。

杨氏虽然听不懂她这‘几个小时’是什么意思,但是大概的意思明白。虽说是暂时动不了,但是心里还是担心。

“娘还是给你找大夫瞅瞅比较好。”说着就起身作势去找大夫。

看着这般真挚的杨氏,她下定了决定,决定以后就跟她一起过了。

看着就快跨出门的婆婆,她立即喊了句:“娘,我肚子好饿。”

杨氏左右为难了,站在门口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看着左右徘徊的婆婆,她再次出声:“娘,我真的没事,就是肚子饿了。”

杨氏听了她这话,深吸了一口气走回来,端起碗拿起筷子坐在床边道:“娘喂你吃点,这一大早,你肯定饿坏了。”

“谢谢,娘。”她甜甜的笑了一个。

杨氏见她这笑,跟着也笑了起来,然后一口一口的喂她吃东西。很快一碗面就见底了,这面条的味道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她觉得很好吃,因为这里面有妈妈的味道。她是孤儿,从来就没有体验过母爱。

拿着空碗,杨氏笑道:“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叫娘,娘就在外面。”

她微微点头,看着杨氏离开,直到门被关上,她便眯着眼睛梳理着脑海里的记忆。

******

哗...哗...

流水的声音,奇怪了,她在房间里,怎么会有这种声音响起?而且还有风,这风吹在她的脸色特别的舒服。

不对,这空气都不一样了。

她立即睁开眼睛,入眼就是碧蓝的天空,坐起来便看到眼前一大片的空地,空地的那头就是湖。看着眼前这一切,她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又穿越了?

抬起手,她这才发现自己能够动了。看着身上穿着的还是那身红嫁衣,皱起眉头,看到前面不远处的湖,她小跑过去,打算用湖水作镜子。

来到湖边,低头看着湖面上的人,这人的脸跟她原本的脸三分像,看着这张脸,她嘴角翘起。

“同名同姓,模样也有几分相像,这是天意还是前世?”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相信这个。不过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穿越了,穿越都可能,那么前世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想了一会儿,她决定不想了,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好好的生活,她要重新开始她的新人生。

不过,目前的问题,她似乎要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还有要怎么出去。

转了一圈,一个鬼影都没有看到,别说人了,就连鸟虫子都没有一只。

“我不会再这里老死吧?”她咆哮起来。

抬起手疯狂的抓了抓头,原地转了一圈,就在她要爆发的时候,耳边响起机械女性声音。

“欢迎来到绿水空间,你即将成为这里的主人,请在你面前的石头上滴一滴你的血。”

好在她胆子大,没有被吓着。看着面前出现石头,黝黑,个头有碗口那般大。

“请把你的血滴一滴下去,”机械女声再次响起。

叶可璇并不是盲从的人,因为她并不知道这样做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对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事情,她是不会轻易的做的。到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有人,她便对着空气问了一句。

“请问我滴了之后会怎么样?”

“你将成为这里的主人,这里将带给你无限的财富。”

“切,鬼影都没有一个,会给我带来无限的财富,骗鬼吧!”她不屑的鄙视起来,反正她就是不信。

她的话刚落,机械女声便再次响起:“请把你的血滴一滴下去,请把你的血滴一滴下去....”

“闭嘴。”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听得她都要晕了。

机械女声停了下来,就在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声音又响起,她恼了,生气道:“够了,我是不会滴的,赶紧放我出去。”

“一点都不可爱,一点都不可爱......”又来了。

她发誓,要是找出这个说话的人,她一定会捏断这个人的脖子。

机械女声似乎感觉到她的怒气,虽然没有身体,但是还是颤抖起来,觉得这女人太可怕了。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