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她混迹在外却也打听到不少信息,如今这个世界叫做天岚大陆,这既不是什么架空的王朝亦不是历史国土,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类似玄幻小说里的那种地方,崇尚武力,修炼法术、武技等职业。

天岚大陆上除却这块陆地以外都是海洋,在天岚大陆以北还有一片沙漠和迷雾森林,可以居住的地方只有这整片世界的三分之一。

而这三分之一的土地又被分为四个版块,三国一院,三国即蒙罗帝国、禹丘王国和净月帝国,一院乃三国接壤的最中间位置的魔武学院,称之为圣学院。

据说千年前天岚大陆是统一统治的,后来不知为何发展战乱分裂成三国鼎立,一院的建立是为了相互牵制三国间的平衡,避免发生战乱,百姓受灾。

巴落小镇落在净月帝国最北边的沿海地段,净月帝国本就处于圣学院的北方,左邻孟罗帝国右毗禹丘王国,三国环绕圣学院,所以巴落小镇甚是和平。

云熙此刻真的恨不得自己能有什么奇异的本领可以帮助娘亲,而事实是她不但无能为力,还将成为娘亲的弱点遭人威胁。

“这……这实在是太过分了,非管家他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聂慕兰也慌了神,非管家的为人她当然清楚,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兰姐,我知道我是让您为难了,这些年多亏您我们母女才不至于流落街头挨饿受冻,我也明白非管家的为人,我今天来找您并非求您帮我度过此劫,只是,只是我信不过非管家,即便我委身于他怕是他还是不会放过云熙,我恳求您可怜可怜云熙,在老夫人面前求个恩典,到大少爷院里谋个丫头当,大少爷为人宽厚体恤下人,定会护云熙周全的,求求您了!”秋月声泪俱下,说完又是咚咚咚一阵磕头,几下额头就破皮流血了。

聂慕兰听闻更是心疼,半跪下扶住秋月制止她的动作“你且先停下先停下,停下再说。”聂慕兰扶起秋月坐下,秋月却只敢半个屁股坐在矮凳上,希冀的望着聂慕兰。

聂慕兰先从药箱取出伤药小心翼翼的给秋月上药制止住血,又涂抹了一些药膏才开口:“你也是明白人,你这事若换成别人我怕还有转圜的余地,只是这人是非管家我便是也无能为力,倒是你说的大少爷,他倒是个好的,只是今年大少爷便要去云都学院了,往他院里按人却是行不通的,此去云都只带小厮不带丫头的。”

“大少爷通过云都测试了?”秋月惊讶的问。

聂慕兰点头,“今日上午的事,过几日便要宴请本家和其他大家,我们陌府虽然身居偏隅却也是云都大户人家的分支,只是近些年没落了才被发配于此,如今大少爷如此出息,也是陌府的福气。”

“你求去大少爷院里却是不行的了,可还有其他人选?”

秋月思量一天才得了这么一个主意,如今人算不如天算,其他的少爷小姐莫不是人微言轻就是仗势欺人不将下人当人。

“你看三少爷可好?三少爷虽然不够出众,却是最得老夫人喜欢的,若是到三少爷院里伶俐一些,也不差的。”聂慕兰在脑海里一一过滤后,最终提议道。

“三少爷?”秋月呢喃,三少爷乃是老夫人大儿子的三房妾室所出,虽然是妾室却是老夫人所赐的最喜爱的丫头,甚是得老夫人喜爱,和大老爷也算是青梅竹马的情分。

“这三少爷不是一直身体羸弱吗?终年在外府养着却也不知为人如何!”秋月对三少爷一直都是听说过并不熟悉。

聂慕兰拍拍秋月的肩膀安慰道:“这几日就回来了,身体也是好利索了,听说脾性温和待人大方,和云熙倒也年龄相仿,想来定是合适的。再说三少爷回府,定是要配丫头小厮的,这也有个由头啊。”

秋月低着头想了想,确实也没有别的法子了,让云熙做下人虽是委屈了她,可总比入了虎口的好。

“兰姐,非管家就给我三日,还得劳烦您帮我赶紧了点,您的大恩大德我和云熙没齿难忘,来世做牛做马再报答您。”说着秋月又要跪下,聂慕兰赶紧托住了她,却也是满眼的心酸。

听到屋里的决议,云熙的双手不由的紧紧攥起,精致的小脸满是愤怒,哼,想染指娘亲,她绝对不允许!

必须想办法收拾那个老色鬼!

打定主意云熙便迅速的返回住处,尚且不能让娘亲发现她已知晓这件事。

思量了一夜云熙天不亮就醒了,昨夜她回来后许久娘亲才回来,估摸是害怕她看见伤口问起来,此刻竟然已经起床去上工了。

云熙因为有心事便也睡不着了,洗漱完了就往外跑。她从后门溜出来径直往练武场摸去。

她早就想好了,聂娘亲说大少爷就要去云都学院了,云都学院乃是他们净月帝国最高等的魔武学院,大少爷竟然通过了测试被录取了,说明大少爷的天赋定然十分出众,在已经没落了的陌家,大少爷必然是成了家族的希望。

她决定去练武场候着大少爷,她相信只要大少爷肯开口,娘亲定然可以化险为夷。

练武场乃是陌家的训练基地,她经常躲在墙角偷偷观摩陌家的人练武技,虽然学到的很少也看不懂,倒是将陌家所有的少爷武师都混了个脸熟,没有她不认识的人。

大少爷今年十岁,模样方正气质儒雅,他每天都会随武师强身健体,修炼陌家的家族武技。

云熙猫着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练武场,只是今日似乎偏不如她的愿,日上三竿了都没见大少爷的人影。练武场上人声鼎沸,唯不见自己要找的人,云熙急的要跳脚。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陌凌奕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小子,他早就发现他鬼鬼祟祟的躲在墙角,忽的兴起想吓吓他。

闻声云熙吓一跳,回头见男孩大概自己一般大,高自己半个头的样子,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此刻正戏虐的看着自己,肖薄轻抿的唇扬起大大的弧度,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的身材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米色箭袖,外罩石青起花外褂,倒是一副好皮囊。

这小子是谁?模样倒是挺好看的,长大了绝对要迷死一片呀!云熙花痴的想,她把陌家少爷的信息都过了一遍,没有眼前这个人,虽然他气质出众衣衫亦不普通,又不是陌家的小少爷们,那定然是个随从了,了不起是个侍卫,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于是扬起小脸恶狠狠的问“你又是谁呀?我天天在这里你居然不认识我?”

嗤!陌凌奕轻嗤一声,居然不认识自己,顿时玩心大起。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