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了,云熙翻了个白眼,每天都那些词她都会背了,不理会秋月的唠叨,云熙大口的咀嚼着馒头,真是饿坏她了。娘亲每次都说这些,她都习惯了。

秋月赶忙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说:“你慢点吃,别噎着!”

云熙接过就一口灌下去,狼吞虎咽的样子看的秋月直摇头。她想起早上非管家和她说的话,不由的更加惆怅,这可如何是好。

“月娘啊,你也知道你虽然手艺不错,夫人们都很喜欢你的绣品,可是陌家是不养闲人的,以前是还小,可如今云熙都八岁了,总不能一直都在府里吃白饭吧,你看我该安排个什么去处呢?”

秋月平时就连碗都舍不得让云熙洗,更别提让她去干活了,更何况那丫头从小就没个规矩,什么都不会就爱惹祸,搞不好就要小命不保。

她赶忙伸手从衣襟里摸出几个银币,这可是这月新发的月例,本打算给云熙做套新衣裳的,咬咬牙心一横全往非管家手里塞,满脸笑容讨好的道:“非管家您可行行好,云熙她还小不懂事,什么差事都当不好,您给帮个忙,奴家保证云熙不吃府里的一点白食,奴家自个养着她。”。

非管家一手接了银锭子,另一只手覆上秋月递银币的手不放肆意的磨搓着,张开满嘴的黄牙眼神猥琐的打量秋月:“月娘可不是我不领你情,陌府上上下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要维护你也要有个由头吧?你看你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确实不容易。”

非管家话锋一转:“不如,你就跟了我,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那小东西我也帮你养了,怎么样?”

秋月闻言蓦然一惊,赶忙抽回手战战兢兢的回话:“非管家您别折煞奴家了,实在是、实在是奴家高攀不上啊!”

“哼”非管家闻言顿时黑了脸,拂袖双手后扁昂首道:“莫要给脸不要脸,你若不应我便禀了夫人将那小丫头卖到红街上去。”

红街?那种风尘之地?

秋月呆若木鸡,顿时乱了方寸,连忙跪下抓住非管家的衣襟乞求道:“非管家切莫脑,奴家不会说话,只是奴家真的……真的不能啊,您就行行好,除了这个您就是让我做牛做马奴家都愿意,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非管家虽然只是陌府的管家,可是却是老夫人的娘家表弟,仗势欺人在陌府作威作福多年,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踩低捧高的小人。将近五十了依然色心不改,对陌府的丫头婆子看上眼的绝不放过。

秋月前些年害怕那些人找来打扮老气为人低调,倒也没引起别人注意,这些年因为手艺出众日子过得还算顺心,也慢慢放松了警惕,却不想遭到这贼的惦记,惹祸上身。

笑话,他靳非看上的人还有放过的道理?非管家讥笑一声,看向秋月的目光也愈加的放肆,好似这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给你三天时间思量,两日后若是你还是这般不识抬举,我便遣人来拿人,哼”说罢便拂袖而去。

望着非管家离去的身影秋月欲哭无泪,难道,真的要从了他吗?可自己还是……啊,这样的话云熙的身世,又该如何解释?

真是一筹莫展啊!

本想着陌府这样的小门小户应是没有大户人家的龌蹉事情,却不想天下乌鸦一般黑,即便如此偏僻的府邸,依旧有着那些下作手段。

要将云熙推入火坑,她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可是非管家的为人做派,即便自己委身于他也不见得他就会善待自己和云熙,这可如何是好?

思量了一日秋月依旧毫无办法,晚上时乘着云熙睡着了她从箱底取出一支金钗、一个手镯用方巾包好放入怀中,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出门前瞄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云熙,小心的掩上门。

只是她不知道云熙根本就没有睡着,她本打算等秋月睡着了自己偷溜到厨房去拿点东西吃,秋月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有事瞒着她。

云熙骨碌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上外衫就跟了上去,蹑手蹑脚的跟着秋月后面穿过后院直达偏院的亭兰阁。

“奇怪,这不是聂娘亲住的地方吗,娘亲有事找聂娘亲为什么要这么晚来还要避开我?”

聂慕兰乃绣品屋的主事,一直十分疼爱云熙是以才唤她聂娘亲,当初也是她在集市发现了秋月的绣品,做主聘了入府的,这些年对她娘两甚是照顾。

云熙远远的看见秋月进了屋才敢摸索到屋外,悄悄用手指在纸窗上戳了个洞,屏气凝神的偷听里面的动静。

聂慕兰似乎也很意外秋月深夜到访,沏了茶就让秋月坐下,可没想到秋月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吓了她一跳。

“秋月,你……你这是做什么?有话你起来说……起来说好吗?”

“兰姐,您先听我说完,我……我实在也是没有办法了,我只有来求您了!”秋月还没等聂慕兰来扶她就伏地磕了三个响头,泪眼婆娑的说“非管家今天来找我,让我……让我跟了他,不然……不然就要把云熙卖到红街上去,我……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兰姐,您帮帮我吧!”

嘶!屋内屋外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倒抽一口气。

聂慕兰是惊诧,而云熙则是愤恨,她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不屑的想,这个死老头,他也配,娘亲做他闺女还差不多,又老又丑还肖想她娘亲,还想把她卖到红街,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过愤恨归愤恨,可她除了痛骂几声之外,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是,她是懂事,但那不是因为她真的懂事,而是她是21世纪穿越而来的灵魂,本就是成人的她附身到这具孩童身体上,想不懂事都不行。

其实她也郁闷,和以前她看的那些穿越小说不同,她既没有穿越到哪个国家当公主也没有变身能力超强的小姐,而她本人呢,也没有小说里面写的那些特工的身手、科学家的脑袋还有优秀的经商头脑,她甚至连做饭都不会,21世纪于她来说根本就不具优势,她就是普普通通一个邻家女孩,碰巧旅游坠崖穿越到原本已经死去的小婴儿身上,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