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静了然,只有知了不知疲倦的唱着歌,月色朦胧奢华,繁华的云都此刻也停歇了它的喧哗,好似睡着了一般。

“所有人都再巡查一遍,一个不留。”一个声音低沉的说。

云都西北方向云北巷一座繁华宏伟的高墙里,暗黑夜行衣的蒙面人们点头允诺,迅速的分散开去,做最后的清扫。

说话的男人也是一身黑衣,硕大的斗篷将他的臉遮挡住看不清他的面貌,只见他只身一人伫立在老槐树下,抬起头来,恰好透过斑驳的树叶依稀看见月色,猩红一片。

“哎!”他轻叹,右手习惯性的抚上左手无名指的墨绿色戒指,转动了两下,才略带惋惜的道:“莫怪我!”

“快,还有这边,天快亮了,都动作快点。”

“头,这边都是废院了,哪里还有活口。”

“别废话,给我仔细点,绝不放过一个活口,猫狗也不行。”

刚刚领命离去的黑衣人们在一处废旧的院落里收索着,似乎真的连牲口都不打算放过了。

在他们身后的枯井中,秋月紧紧捂住怀里小婴儿的口鼻,生怕她的哭声会将那些恶魔引来,恐惧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她不知道他们是谁,她只知道如果被他们发现,她和小婴儿都将命丧黄泉。

很久很久以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再也没有听见杀戮声救命声,黎明的曙光透过井口密密麻麻的海苔洒进来,外面嘈杂的喊叫声将她惊醒,过度的紧张竟然使她昏睡了过去。

秋月浑身一颤,暗骂自己该死,立即又想起了什么慌忙的望向自己怀里那个不足一岁的小婴儿,只见她粉嫩的笑脸煞白煞白的,不动也不哭,好似睡着了。

“小姐,小姐”秋月轻声的喊了两声,小心翼翼的晃动两下她小小的身体,可小婴儿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秋月的心咯噔一声,惊恐的张大了嘴巴,浑身不由的颤抖了起来,一个可怕的声音告诉她,这个小婴儿死了。

她用手捂住了嘴巴呜咽了起来,眼泪不停的顺着脸颊流下来,可她不敢大声的哭泣,昨夜那恐怖的杀戮震赫了她,她弓着身体止不住的抽搐着,只听到呜呜呜的声音。

她心底的害怕使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捂住了小婴儿的口鼻,使她错手杀害了自己本应用命去保护的人。

秋月觉得她该去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咿呀!”

等等,什么声音,秋月似乎听到孩童的呓语。

“咿呀咿呀!”

是婴儿的声音!秋月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满眼的泪滴却在触及那个圆圆的大眼睛的那一刻瞬间止住,她害怕是自己花了眼,赶紧伸手揉揉眼睛闭上又睁开。

只见之前还煞白的小脸此刻正在朝她开心的笑着,嫩白的小手放在嘴里不停的吸允着,好似再说“我饿了我饿了。”

“小姐,你没事你没事,没事就好。”秋月欣喜的抱着婴儿,眼泪又像拧开了水龙头似得往下淌,不过这次是喜悦之泪。

“感谢老天,感谢老天!”她嘴里不停的呢喃着,感谢上苍最后的仁慈。

巴落小镇坐落在净月帝国的最北边,那里属于沿海地区,靠近海域远离城市交通不便,即便是到最近的城镇也需要三个时辰。

依山傍水虽然偏僻,但也算山清水秀景色怡人了。

陌府绣品屋院子的门口,一名妇人正焦急等待着,她一身布衣却整洁清爽,衣服上多处破损都被精巧的手艺缝制成花样遮盖住,盘着发髻未着半点饰品,清颜素丽别有一番韵味。

不一会就见拐角跳进来一七八岁的孩童,身材略显消瘦,上着深青色短袄,搭配墨黑麻布裤子,头上用布条挽成男子的发髻。他一步一跳跃的走路,嘴里还哼着听不清调的儿歌,妇人连忙迎上去打量一番,看到哪里都完好才放心下来。

“我的小祖宗啊你又去哪里野了呀。”妇人板起脸孔碎碎念,“你说你哪里像个女孩子呀,成天像个男孩子一样出去疯,我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

“娘亲,列祖列宗早就归西了,你见不着的啦。”孩童甜糯的声音清脆悦耳,戏谑的口吻十分熟稔,这些年每次她出去玩回来被娘亲抓到都要被念叨好一会。

“娘亲我饿了,还有馒头吗?”云熙仰起她巴掌大的小脸,圆嘟嘟的鹅蛋脸庞,柳叶细眉樱桃小口,杏仁般的大眼略带讨好的望着妇人,高挺的鼻梁配上白皙细嫩的肌肤,简直就是一个小美人坯子。

“有有有,给你留了,就知道你饿了才会回来,都八岁了还一点没有姑娘家的样子,我倒是不指望你大家闺秀的仪态,可你至少有一点女孩子的落落大方呀!”秋月一个头两个大,不明白这丫头到底是哪里变异了,一点都不像她父母。

是的,云熙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婴儿,她口中的娘亲就是秋月。当年她们从枯井中出来后,混入进府灭火的百姓中出了府。

秋月当时只敢偷偷的看了几眼,偌大的府邸早已化成灰烬,随处可见的狼藉甚至连一具尸首都没留下,百姓议论是走了火,可是秋月知道,寻常的火焰哪里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这分明就是火系法师的杰作。

可她终究只敢看那么几眼,就匆匆抱着小婴儿仓惶逃走,远离云都远离繁华,逃到了这个偏远的小镇藏身。

因为她精湛的绣工被小镇上的大户陌府看上,高价买了她入府当绣娘,小婴儿取名云熙。

云熙自从枯井中醒来后竟十分乖巧,从来不大声啼哭,会走路以后更是让人省心,不到两岁就会说话,这让秋月很是高兴。

可是这也仅仅是这样,三岁以后这丫头就开始像脱缰的野马,每天男孩的装扮跑出去都看不见人影,经常弄的满身的伤痕回来,问她怎么回事她每次都答非所问的糊弄过去。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