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王爷见她又在自己面前走神,心里那道无明业火腾的烧了起来,抓起她胳膊就往床的方向拽,步天音被他拉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他却趁机抱住她,同时她觉得眼前一阵黑暗袭来,她的脸果然被一块黑布罩上了,身子也被丢上了床,男子躯体随之覆上来。

步天音被身下的花生桂圆等物硌得腰板疼,她一把扯开遮住自己脸的黑布,对上沈王爷那双阴沉的眸子,忽然冷笑道:“王爷,我好像三个月没有洗澡了。”

沈王爷早已笃定她是在欲擒故纵,是以并不信这鬼话,也不管她的脸是否被遮住,伸手去剥她的衣裳,她也未曾阻拦,只是又开口道:“我并非完璧之身。”

沈王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却并没有起身。

步天音见他并未动怒,又补充道:“我说我不是处子了。”他们男人不是都忌讳这个么?

沈王爷抬起来头去看她,那目光里带着深深的打量、怀疑,像是一只狐狸捉到了一只野鸡,那野鸡却跟它说呀,我不是鸡,我也是狐狸呀!狐狸会信吗?沈王爷会信吗?

他当然不信,他认为她这么丑,除了他要奉行圣旨与她成婚谁还能要啊?他手下的动作也只是顿了顿,然后一把扯开她的外套。步天音似乎幽幽的松了一口气,他不明所以,忽然觉得腹下一阵冷风,她竟然一脚踢到了他男人最重要的地方!力气之巨大,之毫不留情!

死种-马,这只是个小小的教训,再有下次直接踢得你再不能人道!

沈王爷本就惨白的脸,此刻更加像死人脸了,连唇上都是一丝血色也没有,脸上青紫交错,十分吓人。那处传来剧痛,他一个翻身躺在了凌乱的被褥间,大口喘着粗气。而那位始作俑者,则穿着红色的单薄里衣,施施然起身,欢快的向外走去,像一只暗夜精灵。

走到门口的时候,步天音回眸一笑:“多谢王爷!”这衣裳她可是扯了半天都没脱下来,就知道这年代男人比女人还要了解女人的衣裳,她才任由他动手解开的。不然,他的爪子早在碰到她的一瞬间,被她废掉了!

“步……天音!”沈王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开口叫住她,只是下意识的,一时也没了下文,步天音头也不回,淡淡道:“既然王爷今日不休我,我们和离也绝无可能,那么别怪我日后必定会让你后悔!”

**

“步天音,你有胆再给本王说一遍!”沈王爷一掌拍碎了坚硬的黑曜石桌面,将侍候的丫鬟通通轰了下去。一时,花厅内只留下了他和步天音。

此外,还有一个大胖丫头,穿着白底粉花的小袄,看起来也就两岁左右,被他拍桌子的动作吓了一跳,正窝在步天音怀里哭着。步天音额头上还缠着纱布,隐隐透出血迹,这边安抚好小丫头,才凉凉的对沈王爷道:“我再说一遍也是这样的,这是我的女儿。我不知道孩子爹是谁,也许他早就死了,也许他不想要我们娘俩,跑到天涯海角躲着了。”

沈王爷看着她怀里的小东西,冷笑道:“本王迟早会查出来,这是谁的野种。”

步天音摸着孩子的头,柔声道:“朵朵不怕,妈妈不会让坏叔叔欺负你的!”言罢,抬起头换了另一副冰冷面孔对沈王爷道:“这是我的女儿,王爷要非说是我的‘野种’,我也没什么意见。王爷若是要查,且随意!”

沈王爷其人年轻有为,十七岁时便立下赫赫战功,自诩有着非凡的定力。他不过是怒了片刻便冷静下来。仔细注意步天音的一举一动,过了良久,忽然勾唇一笑。

他有过无数的女人,对“女孩”和“女人”也是相当的了解。步天音的举止之间,灵动皎洁,分明还都是少女姿态。她不过十六岁,这孩子若说是她十四岁时与人偷生的,也并无可能,但她怀孕就要在十三岁时,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哪儿哪儿都没长开,要受孕也非易事。再看她对这孩子虽温柔,眼中却没有半点母性慈爱,流露出来的感情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妹妹。

沈王爷将自己周身的愠怒之气一点点收回,心下便了然,这孩子是她从外面找来的吧?昨夜她曾“警告”过他,不休了她是有后果的。如今给他戴的这顶“绿帽子”,也不过是在提醒他,后果很严重。

况且,他听闻步家嫡系只有这么一位女儿,虽然废柴无颜,却与她爹的关系极好,她就算真的与人有染,也断不会在台面上说这些事。毕竟她一人之命是小,连累整个家族是大。

沉默了一会儿,沈王爷忽然开口问道:“‘妈妈’是什么意思?”

“方言,就是娘的意思。”步天音信口胡诌,谎话说的流利自然。

沈王爷也未曾怀疑,又不耻下问道:“那方言的‘爹’如何讲?”

“就是‘爸爸’。”步天音说完,想到了什么似的白了他一眼,那眼神好像就是她在叫他“爹爹”,他在占她便宜。

沈王爷点头道:“这孩子你若喜欢,便养着吧!”

果然,步天音抱着孩子的手一抖,差点给她摔下去,沈王爷忽然欺身过来,温柔的在小女孩头上摸了摸,她似乎也很喜欢他掌心的温度,不冷不热,粉嘟嘟的小圆脸更向着他手里靠了靠,吃吃的笑起来,沈王爷见状露出得意之色,冷笑着说道:“你的女儿,似乎更喜欢本王。”

“女儿”二字被他咬得极重,步天音一下就听出弦外之音,他果然不相信这小东西是她的跟别的男人的“野种”。哎!都怪这身子年龄太小了,扯个谎也这么容易被拆穿!

沈王爷的脸比昨日不知好了多少,甚至有了一丝红晕,可步天音看着他这张脸就感到无与伦比的恶心,再想到原主为了他也是死过一次了,心中的怒火端的就蹭上来了,要不是顾忌着身份,她真的很想狠狠揍他一顿,让他知道死皮赖脸的后果!

“她叫什么?”沈王爷问道。

步天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答道:“不知道,还没有起名字,小名叫朵朵。”这孩子的确叫朵朵,是城北莺莺楼里一个妓女所生,一直养在人蛇混杂的贫民区,她让雨琦去找个孩子来,雨琦竟然给她买了个回来。她看这孩子也实在是可爱,各方面条件也符合她的要求,便没怪罪雨琦。这孩子没有名字也是真的,一个卑微妓女的孩子,谁会费力给起名字?

“朵朵……”沈王爷轻声呢喃这两个字,忽然将孩子自步天音怀里抱过来,他也是头一回抱小孩子,不敢太用力,又怕不使劲抱不稳,看他动作小心翼翼的,步天音对他的敌意就淡了那么两分,只听沈王爷说道:“沈梦朵,以后她就叫沈梦朵!”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