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

苏淼跑出亭子,惊恐地望着漫天的火光。

“夫人,”护送苏淼的侍卫跑过来为她撑伞:“雨越来越大了,夫人小心身子。”

“宫里是出什么事了吗?”苏淼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不安慢慢席卷了她的神经:“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方向……”

“夫人只管放心,主子说了,他与夫人汇合的。”侍卫垂着头,没有过多的话语。

伞上落下的雨水顺着她的衣袖滴落在地上,“滴答,滴答……”手上潮湿一片,苏淼双手紧紧握紧,唐铭,我在等你!

苏淼站在雨中,望着京城的方向。侍卫整个身子都在雨中,对于脸上的雨水丝毫不在意。

“哒哒哒……”马蹄声响起,苏淼猛地瞪大眼睛,在昏暗的光纤中去探寻那个渐近的影子。

队伍在她面前停下,失望沉入了眸底,“你怎么会来?”

朱希轶扔掉手中的缰绳,凛眸看着她问道:“要走也不来告个别?”

苏淼往后退了一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唐铭呢?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朱希轶淡淡一笑:“你那么想知道,为何不自己进宫去问清楚?”

“你!”苏淼皱着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到了头顶,“朱少主,我现在没有心思与你开玩笑。”

侍卫将苏淼护在身后:“主子吩咐过了,拼死也要护夫人周全!”他的话刚落,便有几个黑衣人从旁边的树上跃下,将苏淼团团围住。

“如果我想要带她走,真的以为靠你们几个人就能护得住?”朱希轶冷冷一笑,他看着苏淼,眼中有留恋:“现在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我和唐铭是兄弟了,看人的眼光都是一样的。如果,下辈子你先遇见了我,你是不是会先爱上我?”

苏淼沉眸,她不太明白朱希轶说这番话的用意:“这辈子,下辈子,哪怕是下下辈子,我和唐铭也会因为意外缠绕在一起,缘分天注定,我们注定一生一世。”

“哈哈哈,”朱希轶大笑道:“唐煜杀了太妃娘娘,唐铭纵火,尸骨无存,你真的还要跟他做一生一世的夫妻?”

“他生,我生,他死,我亦会跟着死。”苏淼直直地看着他说道:“江山社稷就交给你了。朱少主,我会记得第一次相遇你的好意,虽然我是别有居心。你手上沾上的那些鲜血,希望你可以用余生来弥补。岭国百姓就看你的了。”

朱希轶痴痴地望着她许久,跃身上了马背,“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驾——”

直到他们离开,苏淼才暗暗松了口气。太妃娘娘她……苏淼仰头妄想天空,雨还在不停地下,她是不是也会后悔自己养虎为患?

那火是唐铭放的?他又怎么会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呢?知他莫如苏淼,唐铭此刻应该在赶往这里的路上了吧。

她伸手抚上小腹,淡淡一笑,突然说道:“可有干爽的衣服?”

侍卫拿了披风盖在她的身上,她现在怀有身孕,身子骨要弱一点,苏淼小心地呵护着肚里的孩子,那是她与唐铭的孩子呢。

马蹄声再次响起,苏淼没有起身,她知道那是她的夫君。背上传来温暖和熟悉的气息,“都处理好了?”

“小江已经在家里等我们了,走吧。”唐铭轻轻拉起她的手,用自己的掌心包裹着她的小手。她陪自己走过了这么几年,剩下的半生便由他来陪伴吧。

宫里的地道知道的人并不多,在火烧起来后,唐铭便从孟桂莲的凤榻下的地道顺利出了宫。

江山已经交给了朱希轶,他抛下了所有只为了怀中的这个女人。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