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一道道整齐的脚步声响起。

“麻烦大家让一下,大家有想问的,等翟少出来以后再说。”

明明是询问的语气,没有一个记者敢忤逆。

衣服很快送了进来,赵坤在一进门的时候,闻着屋内的气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低着头恭恭敬敬的把衣服送到男人手里后,迅速低头离开。

翟铭晏没有丝毫避讳,当着司梦的面开始穿衣服。

虽然没有看一眼司梦,却仿佛知道司梦所有的想法。

“我不介意让镜头捕捉到你现在的样子。”

男人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

司梦知道,这个男人不是担心她的此刻暴露在大众面前,而是在嘲讽,她的每一步,他不用猜也知道。

爱上这样一个人,何尝不是她的悲哀。

“翟铭晏,我不后悔。”

拖着疼的散架的身子,司梦缓缓的捡起地上有些破碎的衣服,一字一句道。

“记住你现在的话。”男人的语气冷的吓人。

后来,就如镜头所展现的那样子,两个人缓缓的从房间里出来,屋子里的凌乱毫不避讳的展现在镜头里。

结果预料之中。

“翟先生,请问您对今天的事情作何解释?”

“翟先生,请问对于陆可莹女神,您会怎么安置?”

“翟先生,您身边的这位是司家的大小姐司梦吗?您和司梦认识了这么久,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娥英女皇,您坐享齐人之福?”

“司小姐,您一直都知道陆女神和翟先生的关系,她是翟先生心知肚明的未婚妻,您有何打算?”

……

翟铭晏一言不发,无论记者问什么。

但也没有立刻离去,谁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在想什么。

司梦听到后来却是笑了。

“我一直都知道阿晏和陆小姐友谊深厚,但是那位记者刚刚提到的未婚夫妻的事情,就有些言过其实了。难道是阿晏和陆小姐都亲口承认过?还是你见过他们互许终身。”

毕竟在司家这样的雷霆家里成长的孩子,言语犀利,不留情面。

“如果他们既没有承认过,你有没有见过,那么我可以告你故意造谣罪,包括你所属的公司,我也有权进行追究,这么明显的破坏我和阿晏的关系,背后有什么阴谋,这些都值得让人深思。”

衣服有些不整洁,却丝毫不影响女子的美。

昨晚的吊带蓝色长裙,遮不住女人身上的痕迹,青紫色的痕迹,在每一个人的眼里,肆无忌惮的绽放着。

司梦的头发披散着,本就巴掌大的脸,更是精巧的令人羡慕。

漂亮的眼睑让她的眼睛更加的富有美感,脸部线条的黄金比例让她美的有些不真实。

最抢眼的是那抹嫣红,薄如柳叶,此刻有些肿,泛着诱人的色泽,让人忍不住想探寻一下那小小的空间,到底会有怎样的甘甜。

司梦的眼眸如一汪灵泉,清澈,明亮,却不见底。

纤细的身姿傲然独立。

不同于陆可莹的娇艳欲滴,司梦是一株傲竹,清风袭来,让人没有来的清爽。

那个记者似乎依旧不死心,调转话题直指翟晏铭,“翟少,众所周知,您和陆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司家小姐纵然有权有势,但也不能这般欺负人啊。”

四周的气压再次下降,有些话,只适合烂在肚子里。

其他的记者很识相,他们知道今天有照片就够了,多余的话,不是他们该问的。心中都替那个强出头的记者捏了一把汗。不过,却没有同情。

他们做记者做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水没见过,如果,此刻的男主角顺着这个记者的话,说些什么,这个记者以后的前途,无可限量。

而且,这么有针对性的话,他们不相信,面前这个女记者没有受人指使。

什么样的荣誉就要承受什么样的磨难。

司家小姐纨绔不化,作奸犯科,杀人放火,都是手到擒来。

其他记者默默的离那个记者远了几步。

听着刚刚那个小记者的再次发问,司梦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男人似乎依旧没有要说话的打算,司梦就当自己捡了个便宜。

“呵呵,你是想说,翟家无权无势呢,还是你面前的这个男人蠢笨如猪,平白被我欺负了去,再者说,这种事情,吃亏的可是我,你这样说,是说我不如陆家小姐尊贵还是司家在你眼里,也不过那般不堪,嗯?”

司梦见过跳梁小丑多了,眼前这个人根本不足为惧。

她一直都知道,她最可怕的敌人,是那个被算计,到现在不怒不喜的男人。

小记者没想到司梦这么能言善辩,而且还给她扣了如此高的帽子,她无论怎么做都会显得不知好歹。

短暂的沉默,被一个电话铃声打断。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