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密闭空间里,此刻正上演着野兽般争夺猎物般的心惊肉跳。

没有一丝怜惜,男人的动作粗鲁而又带着野性,就像一匹在草原上驰骋的汗血宝马,沁出的汗珠,昭示着他的勇猛。

而承受这一切的司梦,此刻,是从来没有过的疼,但她没有掉一滴眼泪。

即使感觉到那羸弱的腰,仿佛在下一刻就会被男人捏断。

司梦的身形在月光浅浅的照射下,镀上了一层银色神秘。

凹凸有致的身形,让翟晏铭发红的眼中闪过一丝什么,但是,很快再次被猩红替代。

女人妖娆的身姿,即使什么也不做,就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失控。

如凝脂般光滑的肌肤像是世上最美好的瓷器,冰凉,滑润,皓齿轻咬着嫣红的小嘴,小巧的脸颊粘着被汗水打湿的碎发,带着一丝憔悴的诱惑。

最让人沉迷的是那如月牙般清明、又如大海般深邃的眸子,葡萄紫的瞳仁在夜间比任何宝石都迷人,她狭长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将本来就美的惊人的眼睛衬托的更加魅惑。

这一晚,是司梦深入骨髓的梦想。

终于圆梦,然而,心里却空落落的。

但,没有回头路了,从男人丧失理智的那一刻。

二人的呼吸,交织起伏。

…………

这种野兽般的运动,不知道过了多久,翟铭晏眸中的猩红才渐渐褪去。

他的理智回笼后,没有一丝犹豫,利索的从女人身上抽离。

然后,静静的躺在身旁。

不久,传来男人平稳的呼吸声。

司梦的身子几乎要散架了,眼皮已经不支,但她睡不着。

司梦想到无数种下药后的可怕后果,唯独没有这一种。

这个被她下药的男人,此刻,正安静的睡在她的身侧。

望着那魂牵梦绕的面容,司梦可以听到自己那可砰砰跳动的、不知羞耻的心。

6岁的司梦遇到了15岁的翟铭晏,从此,睡了翟铭晏成了她唯一一个坚持到现在的梦想。

小时候的翟铭晏就长得很美,不似男生女相的阴柔,也不似一般男子专有的刚健浑浊,他像一朵在淤泥里独放的雪莲,沁人心脾,高雅出尘。

少年那墨葡萄绿的眸子蕴藏着点点紫色,仿佛一个无底黑洞,让人窥不见任何情绪,又如世上最美的宝石,让人控制不住的沉沦。

立体的五官,配着如玉般的肌肤,加上少年独有的消瘦,第一眼,便夺取了司梦的心。

有些人,一眼万年。

…………

没多久,门外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此起彼伏。

“是在这里吗?”

“哇,这可是大猛料啊,新晋玉女掌门人的陆小天后未婚夫与其他女人恩爱缠绵……”

“连,连,这样的男人都,哎,放着那么美的女人不珍惜,偏偏喜欢打野食。”

……

总统套房的外边,聚集了很多的记者。

其实这些记者来这里是有些忐忑的,陆可莹的背后男人,那可是翟家独子,翟晏铭啊。

权倾整个s国,在A城更是呼风唤雨的翟家啊。

而且,翟铭晏和陆可莹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整个A城无人不知。

本来这些人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的,翟家的新闻不是他们可以报道的。

只是透露这个信息的人向他们千万个保证,一定不会殃及鱼池,而且可以让他们狠赚一笔,才有了今日的场景。

翟铭晏向来浅眠,外边一有动静,他就醒了。

盯着在床边此刻紧紧盯着他的司梦,翟铭晏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恭喜司家大小姐,一朝圆梦。”

“我……。”

此刻的司梦,完全摸索不出身侧这个男人的想法。

但是,所有的辩解又太苍白,一向伶牙俐齿的司梦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翟铭晏没有搭话,片刻的小憩已经让他缓好了。

“赵坤,送一身衣服来万象国际1号房间。”

仿佛身侧没有人,即使是有人,那个人光着身子,也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2017-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