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位穿着很破烂、头发很凌乱、长得很消瘦的华夏小子在非洲的大地上行走着,微风轻轻地吹起了他的头发,可以看出他那英俊的脸庞。

他叫薛明,今年18岁,曾经是特种兵的兵王。

他的家族显赫,但他的父亲确被人陷害叛国定了死刑,家人也不幸而亡,他也因此流落到了这里。

他的眼里充满了不甘和仇恨,时时刻刻都能梦见家人惨死的景象,他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强大起来,亲手杀死那些陷害他家的凶手。

自从他流落到这里之后,因为身无分文,为了生存只好沿街乞讨。

他也想过做一些鸡鸣狗盗的事,但是他心中的正义感使他放弃了这种想法。

“包子、卖牛肉包子。”

这时,他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刚好听见街边有一家店在喊卖牛肉包子,但他摸了摸口袋却身无分文,只能眼馋地看着那香喷喷的包子。

“小孩,你想吃包子?”

店里的黑人老板看见了他,对他说起了呱唧呱唧的语言。

“老板,我现在手里没钱,你能借给我一个包子吗?”

薛明向老板恳求道。

幸好薛明曾经是特种兵,学过各种语言,刚好可以用得上。

“没有钱吃什么包子,快走快走,别挡我做生意。”

黑人老板走了过来把他给赶了出去。

薛明摸着咕咕叫的肚子,看着那些香喷喷的包子,心里想着不要动,可是身体确不听使唤,那股正义感顿时荡然无存,于是就慢慢靠近了包子店。

就在老板给客人上包子的时候,趁他不注意溜到了蒸包子的笼子旁边,悄悄地打开笼子,拿起了几个包子撒退就跑。

“来人那,有人偷包子,把他给我抓过来。”

黑人老板看见那个小孩偷了几个包子逃跑了,于是就喊到。

这时从店里出来了几个伙计朝着薛明跑去的方向追去了。

“别跑,给我站住。”那几个伙计大喊道。

薛明听到后面有人追,于是就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

他的身体素质很好,但终究因为实在太饿了,体力不知而倒了下去。

这时,那几个伙计气喘吁吁地追了过来,看到地上爬着的薛明,一下子蹲在了地上。

“你小子也太能跑了吧!”

那几个伙计擦着身上的汗对他说道。

“几位大哥行行好,我已经几天没吃过饭了,这次就饶了我吧!”

薛明向他们恳求道。

“老板让我抓你回去,如果我饶了你,那谁饶了我啊!”

那几个伙计看着薛明说道,丝毫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不就是几个包子,我还给你就是,只求你们几位好心人能够放过我。”薛明把包子拿了出来扔给他们说道。

就在这关键时刻,薛明拿出了浑身的劲,一拳打向正在接包子的那个伙计。

“啊!”那个伙计捂着眼睛疼得哇哇大叫了起来。

薛明迅速接过包子,把还没缓过神的其他两人踢倒,然后撒开丫子就跑走了。

“快追,他跑了。”等他们回过神后,薛明早已经跑去了远方。

他们谁也没想到,一个被饿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还有如此大的力道和这么好的身手。

“别急,他跑不了。”

一个伙计看了看手上的石灰,阴笑着说道。

薛明跑了很久,发现已经没有人追了,于是就把包子拿出来吃了起来。

刚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可是越吃越觉得不对劲,这味道根本就不是牛肉包子,他吃过牛肉包子,而这种味道比较生涩、还有些反胃像是人肉包子。

薛明想到这里,立马把这些包子扔了,恶心地吐了出来。

“既然吃了我们的包子,那只好把命留下了。”

就在这时,那几个伙计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看着地上的包子和他恶心的样子,就知道他已经把包子吃了。

“我不是把你们给甩了吗?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薛明惊讶道。

“哼,你的身上刚才被我放了一个破了洞的石灰袋,你以为你能跑的了。”

伙计笑着说道。

薛明看了看身上的口袋,的确吊着一个破袋子。

“哼,没想到你们这家包子店竟然是黑店,拿人肉做包子简直丧尽天良,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畜牲。”

薛明双手握拳,怒气爆发。

这家包子店的老板是前两年来到这非洲的。

他开了这家包子店刚开始是做牛肉包子的,只是有一次老板和一个人发生了争执,一怒之下把他杀了,尸体没处藏,就一狠心把尸体剁成肉馅,包成包子对外卖,结果吃过的人都说好吃,他的生意就兴隆了起来。

老板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后来他又接二连三地杀害一些外地人,把他们的肉包成了包子,直到现在他的手上已经有数不尽的血案了。

“既然被你发现了,更不能放你走了。”

他们听到薛明的话,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了起来,立刻冲向了薛明。

薛明虽然身体虚弱,可是他的战斗技巧还在,利用灵活的身体在他们之间游走,不一会那些伙计全都被薛明打爬下了。

那些伙计躺在地上哇哇大叫,有的捂着命根子、有的抱着大腿,可以看出他们此刻痛苦的表情。

“哼,就贫你们这些杂碎还想杀我,先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力。”

薛明盯着这些人说道。

他们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瘦弱的年轻人竟然这么厉害,利用巧劲就把他们打败了。

“你们可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说完就从身上取出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来到他们的跟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伙计出现了诡异的笑容。

只见他伸手一挥,白色的烟雾直接漂到了薛明的身上。

“卑鄙,竟然用这么龌龊的办法伤我。”薛明被烟雾熏到,一下子头晕眼花了起来,他知道这是迷药,所以就对他们恼怒道。

“哈哈,我也没想到你的身手竟然这么好,要不然我也不会用这种方法的,这种方法我们只有在高手或者强者身上使用。”

那个伙计哈哈大笑道。

不一会,薛明坚持不下去就晕倒了。

那几个伙计本来是打算杀了他的,但是今天被他打的如此狼狈就这样杀了他简直太便宜他了,还不如把他带回包子店宰了他,把他的肉剁成肉馅包成包子吃来解恨。

他们商量好后就抬着薛明回到了包子店。

他们刚走,只见不远处有一位骑着摩托车的金发美女正在看着这一切。

于是她就悄悄地跟了上来。

“老板,这个家伙已经抓回来了,并且吃了咋们的包子,还发现了里面的秘密。”

他们一回到包子店就向黑人老板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把他拉进去伺候吧!好久没尝到美味了。”

黑人老板舔了舔舌头,露出阴邪的笑容。

有了黑人老板的指示,他们立马就把薛明抬了进去。

薛明刚被抬进去,就在这时那位一直跟在后面的金发女子闯了进来。

“什么人?”

黑人老板被吓了一跳,转头向门外望去。

“你是这里的老板。”金发女子说道。

“是,我是,请问你是来吃包子的吗?”

黑人老板一看到这位女子,下面立马硬了起来,两眼放光色心大起了。

“给我来几个牛肉包子。”

金发女子看到眼前这黑人色迷迷的样子,表情无所动容。

可见他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且那些对她有色心的人都已经被她挖去了双眼。

这个金发女子是一个美国人,头发长的格外秀丽,不仅有一对蓝色的眼睛还有身前那一对起伏不定的大胸,惹得人心生难痒。

这金发女子进来之后,那黑人老板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对大胸。

突然听到她的的声音,黑人老板立马反应了过来。

“这位美儿,请你稍等,包子马上就好。”黑人老板盯着这女子色迷迷地说道,并且给旁边的伙计使了个眼色。

那个伙计立马明白了过来,一溜烟就跑去了厨房,不一会,一盘香喷喷的包子就拿了上来,。

包子刚拿上来,金发女子愣了一下,然后就大吃了起来。

这次的包子是真的牛肉做的,所以金发女子才吃的有滋有味。

“你们在这里面下了迷药”

金发女子刚吃完,就觉得头晕眼花起来,然后站起来朝黑人怒道。可是药性发作,还没站起来就倒了下去。

“哈哈,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不仅有美味还有美儿相陪。”

黑人老板走到金发女子的跟前闻了闻身上的香味哈哈大笑道。

“老板,那小子现在已经被绑好了,就等宰了。”

一个伙计说道。

“先别杀他,等我玩完了这个女人再动手,我不想因为他而反了胃口。”

黑人老板说完,就抱着金发女子进到了他的房间。

黑人老板把她放到床了,看到她如此美丽动人,于是就迫不及待地脱了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

刚扑上去,迎接他的却是一只脚。

只见金发女子猛然睁开眼睛,一脚揣到了他的小腹,黑人老板被揣得坐到了地上,捂着肚子痛不欲生。

“你吃了我的药,你怎么没事。”黑人老板惊讶地张大嘴巴,他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金发女子在那盘包子拿上来之后就闻到了这香味有古怪,于是趁黑人老板不注意,偷偷服下了一粒解药丸然后再装模作样地把这盘包子吃得精光。

“哼,就你玩的鬼把戏我能不知道。”

金发女子撇了他一眼冷笑道。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