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梓桐,你没事吧?你说话啊。”方芷晴被看的头皮发麻,心底不禁有些害怕,赵梓桐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方芷晴越想越慌乱,这次的落水事情是她和叶情暄一起设计的。方芷晴从小就对那些千金小姐看不顺眼,心里对赵梓桐这个身为冷傲风未婚妻却不得冷傲风喜爱的富贵小姐更是鄙视厌恶,所以在得知好友想借着赵梓桐勾搭冷傲风时,心里很是赞同,并且暗地里一直帮助着叶情暄,为她出谋划策。

“你没事吧,赵梓桐?”没得到回答的方芷晴再次询问着,心里有些忐忑,按照她们的分析,这时候赵梓桐应该是心惊胆战的跟随冷王子去了校医院才是,但她在校医院苦等半天,都没看到人。搭戏的人不在,她们怎么好继续演戏了,没法,方芷晴赶忙寻来了。

赵梓桐没有回话,目光紧紧盯着方芷晴,像是忽然惊醒一番,焦急的问道:“情暄,情暄没事吧?”

看着赵梓桐毫不做作的担忧行为,方芷晴一下子就放下心来,果然这样愚蠢无知的千金小姐能看出什么,“情暄落水了,冷学长抱着她去了校医院。你快去看看她吧。”

原来是想让她去校医院。

头脑一转,赵梓桐瞬间明了了方芷晴的目的。这小小的校医院可是个唱戏的好位置啊。这个校医院可是让原主悲惨痛哭的第一地点啊——因为冷傲风的厌恶。

校医院里,叶情暄本就没有溺水,自然早就醒来,但为了享受冷傲风的关爱,为了让冷傲风对原主心生厌恶,推掉婚约,故意说出别推我、水等这样引导性的词语,引得众人对原主心生猜忌。又因为冷傲风一直守在病床前的关切情谊,让叶情暄感到幸福,叶情暄就一直装着昏迷,幸福的慢慢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

叶情暄过了美好的一天,原主却没有。原主在看到好友溺水时本就心生担忧,又听到心爱的未婚夫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心思大乱。但原主到底是关心叶情暄的,跟在冷傲风的身后赶去校医院。叶情暄的话让原主百口莫辩,看着未婚夫冷冰冰的脸,只能坐在一旁,无助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冷傲风没有离开,原主自然不敢离开,就这么守到天亮。而原主本就患有胃病,多年来一直细心调养着,结果因为饿了一夜,第二天回去家里就病倒了,两天没有来学校,这又让其他人觉得原主是畏罪不敢来学校。

呵,故意谋害,心思险恶。

低头看了一眼水亭,赵梓桐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若不是原主单纯善良,怎么会中招,还是这么简单愚蠢的。不过那个冷傲风,也不知道是关心则乱,还是故意为之,或者本身就是个蠢蛋,才会听信叶情暄的谎话。

“赵梓桐,我们快去看看情暄吧?情暄到现在还是昏迷的了?”方芷晴觉得赵梓桐的神态举止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来,只能压下心里的怀疑,催促着她前去,好让她们的计划继续进行下去。

哟,追的这么急了。赵梓桐眼里浮现一丝恶趣味,叶情暄这么喜欢演戏,就让她先演着,只不过这场戏,谁能笑到最后,可不是会演就可以的。

“嗯,好,我们赶快去看看情暄吧。”赵梓桐笑道,眼底没有半分笑意。

方芷晴没有听出来,听到满意的答复,暗暗地吁了一口气,放下心里的怪异。

等到赵梓桐和方芷晴赶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里已经坐满了一大群人。

“情暄,你没事吧?”方芷晴见到房间里有这么多人,嘴角微勾,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却在展露之后,迅速一撇,换做一脸悲切的神情。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方芷晴——旁边的赵梓桐身上。

愤怒、恼怒、冷漠等等不怀好意的神色看向她。赵梓桐却只是冷眼打量着,眼神四处瞅着,就见到了坐在病床旁的男人。

一瞬间,脑海里所有精明的运算通通消失,只剩下无尽的愤怒和怨恨充斥着她的脑海。记忆里,男人冷漠无情的话语也尤为深刻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

赵梓桐连忙压住脑海里那些不属于她的情感,眼眸下垂,看向躺在床上的少女。

原主对叶情暄的怨恨之意更浓,恨不得食其肉折其骨。好在这只是原主体内残留着对叶情暄的愤怒,发泄过后就渐渐消散了。

赵梓桐这才能好好观察叶情暄,这个世界的女主。

不得不说,身为这个世界的女主角,自身携带着女主光环的叶情暄的确长得不错。小巧可爱的瓜子脸,细长的柳叶眉,还有一个樱桃小嘴。就连此刻蹙眉模样,也是那番好看。

赵梓桐觉得,如果她是男的,如果她不知道叶情暄如此恶劣的本性,那她肯定也会喜欢上叶情暄的外表的。更何况,叶情暄身上那若隐若无的淡淡香味,确实勾人魂魄。

唔,好像是淡淡的桃花香?但又不像啊?赵梓桐走近一点,轻轻嗅着。

“情暄,情暄,你没事吧?”和赵梓桐的好奇观察不同,方芷晴早早的就进入了角色,伏在病床边哀嚎道,神色悲鸣。

“病人现在处于昏迷之中,请不要大声吵闹。”

护士小姐的话让方芷晴哀嚎停住,方芷晴坐在一旁静静的留着眼泪,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不过赵梓桐却猜想,方芷晴之所以这么大哭一顿,说不定是在通知叶情暄,比如:赵梓桐来了,故事可以继续了。”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躺在病床上的叶情暄便低喃道:“别推我,水、救命、救命。”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赵梓桐身上。

叶情暄无意识的低鸣让所有人看向赵梓桐的目光里充满指责,特别是冷傲风,眼里的森然冷意更是浓郁,房内的温度似乎也因为他的目光下降了好几度。

呵,就凭这一句话就给她定罪了。

赵梓桐俏眉一挑,嘴角咧出一抹冷笑,昂头挺胸走到冷傲风的面前,质问道:“你觉得是我将叶情暄推下去的?”

满堂寂静。谁也没想到赵梓桐会如此直接、大胆!

就连趴在叶情暄病床前的方芷晴面上也满是诧异的神色,赵梓桐居然敢这么和冷王子说话!

暗暗扫视一圈,赵梓桐得意的勾起唇角,做人就是要简单粗暴。有些问题不当面挑明,有人永远都不会明白。

赵梓桐目光注视着冷傲风,看他不悦的神色,语气更是冷漠:“冷傲风,拜托你说话之前先想一想我们的关系。我们是有过婚约的未婚夫妻关系,也是自家家族的继承人,一言一行都可以代表家族企业对外的形象。你贸然的怀疑我,可是会让外界以为赵冷两家关系不睦,会产生商业地震的啊。”

语气及其嚣张,态度及其恶劣。

四周的人因为她的话瞪大眼睛,很是诧异她竟敢当着冷傲风的面说出这样的胆大妄为的话!

但赵梓桐敢,她当然敢!

赵家和冷家在S市本就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的集团,她和冷傲风的订婚也是赵冷两家为了更上一层楼才定下的。这场联姻中他们两个根本就是处于同等位置。凭什么所有人都认为是原主高攀了冷傲风,凭什么看不起原主?

不就是因为原主喜欢冷傲风,喜欢跟在冷傲风身后,做她的小跟班吗?因为倾慕冷傲风,所以事事都退一步。论起来,冷傲风可以被称为冷王子,凭什么她就不能是赵公主了。

2017-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