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云央就回来了,她知道小姐喜欢画画,工具一直都帮小姐准备着的。

只是不知道小姐要夜光杯的粉末做什么?反正小姐交代了,她做就好了。

只不过,云央有点傻傻的。直接给温卿琬把夜光杯拿了过来。

“小姐,东西来了。”

云央将东西摆在桌子上,又将一大个夜光杯递给温卿琬。

温卿琬看见夜光杯,差点没被云央气得吐血。

这个傻姑娘,还真是傻得可爱,她是要夜光杯的粉末,要来涂在画上的。

“云央,我要夜光杯的粉末,你让言祈去帮我磨成粉末。”

“好吧!我这就去找二少爷。”

云央吐了吐舌头,抱着夜光杯走了,温卿琬无奈的摇了摇头。

将宣纸铺开了,抬头看了看天空,嘴角微微一翘,提起笔就开始作画了。

既然是做寿,温卿琬就决定画一幅仙鹤苍松图。

因为温卿琬身子不适,温故生就让人将饭菜送到了她的小院去,还一再叮嘱要给温卿琬好好补补。

温卿琬用完晚膳后,那副仙鹤苍松贺寿图也干得差不多了,温言祈拿着磨成粉的夜光杯来找她了。

温言祈刚刚走进小院里,就见到自家大姐一身白衣胜雪,双眸紧闭,正斜倚在长藤椅上纳凉。

云央在后面为她打扇,见到自己来了,也不多嘴,想来大姐是没有睡着的。

只不过,大姐这样的姿势,倒是让他对这个一向来规规矩矩,性子冷淡的大姐,有点改观。

“言祈见过大姐姐。”

温言祈走到温卿琬面前,抱着手中的盒子拱手一拜。

帝陵国都城盛丘城第一世家,得以如此发展,这家规也很是严苛,长幼有序,即便温言祈是温家长子,也不得越距。

温卿琬是温家嫡女,温言祈是温家长子,却因为是姨娘所处,终是比不得温卿琬身份尊贵。

听到声音,温卿琬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自己这个斜倚着的姿势,在这小院里,还真是有点奇怪。

在宫里躺在贵妃榻上,竟然懒散习惯了,都忘了自己还是温家大小姐了。

如今还未出阁,这般姿势,叫那些府中的人看了去,岂不是要笑话自己了?

暗自恼怒自己这般的懒散,同时又提醒着自己以前宫里的经历有多不美好。

“言祈这边坐吧!”

指了指身旁的椅子,慢慢起身,端坐起来,才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弟弟。

虽然只有十五岁,个头却比自己还高上一截了,冰蓝色的上好丝绸,上面没有一丝其他的花纹。

唯独袖口上,用黑色的丝线绣着一支精致的竹子,看起来很是别致。

头上用一支长长的竹簪子挽着头发,还有两缕散落在胸前,细细看来,温卿琬才发现他头上的竹簪子是自己在他十二岁时送他的生辰礼物。

天边晚霞印染得那一片天红彤彤的,光影照在这个少年身上,显得熠熠生辉。

脸上已经褪去了稚嫩,五官尽数长开,眉眼间还能看出与爹爹相似的几分英气。

温言祈见着大姐这么一直打量着自己,也不先开口,只当是大姐多日没见到自己,才想多看看。

倒是云央,见到温卿琬半天不说话,就连二少爷也不说话,这院子里的气氛怪沉闷的,便开了口。

“小姐,二少爷都来了一会子了,您倒是说句话啊!”

温卿琬瞧了云央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像是蜜糖化开一样,打在来另外两人身上甜甜的。

“言祈,近来可好?”

“谢谢大姐姐记挂,一切都好,安平王爷让我入了那军营,却也没有亏待过我半分。”

“如此甚好,靠自己打拼,日后定是能闯出一番天地来的。”

若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言祈日后也是会跟着夏侯景珝去打仗的,若真是那样,她还是让言祈跟着其他的将军吧!

温言祈听了她的话,点了点头。想到日后的路,温卿琬又多看了一眼温言祈。

“大姐姐,你要的夜光粉,已经磨好了,不知大姐姐要这夜光粉做什么?”

温言祈将装有夜光粉的盒子递给温卿琬,温卿琬接过后不语。

带着盒子站了起来,转过头又人云央将自己的那副仙鹤苍松贺寿图取来。

画取来铺在桌子上,温卿琬就将那夜光粉洒在了画上。

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就看见那副话上跳跃着点点星光,煞是好看。

“大姐姐的手真是巧。”

看到那幅画的神奇之处,温祁言也不由得夸赞了起来。

温卿琬笑了笑,将没用完的夜光粉塞给了云央。

“云央,将余下的放起来,日后也得用。”

“是,小姐。”

接着,温卿琬就将画卷了起来,一并拿给云央让她好好放着了。

做完这些,温卿琬才又拉着温言祈坐回了刚刚的位置。

“言祈,过几日便是安平王爷的寿辰,到时候,你可是要跟随着安平王爷入府?”

王爷做寿,这府上人来人往的,安全也是必须要保障的。

以前,她只顾着自己一个人,也未曾在意过这些弟弟妹妹,甚至说,她也不屑于去与他们争斗什么。

她可以善良,更可以因为自己而自私。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王爷会让我入府的,到时候大姐姐就能见到我了。”

温言祈笑了,露出一口好看的大白牙。

他总觉得,大姐姐自从生病之后,有点变化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们冷淡淡的。

温卿琬很少见到他笑,应该说基本上她都没有关注过他,所以也不曾注意。

没想到这个小子笑起来,还挺好看的,说话的语气里竟还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王爷既然让你入府了,定然是相信你,还是好好守卫王府,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谨记大姐姐教诲。”

“行了,早些休息吧!”

“好,言祈先走了。”

起身对着温卿琬又是拱手一拜,温卿琬点了点头,他才走。

看着温言祈远去的背影,温卿琬想要找寻一点以前和他在一起的记忆,却发现少得可怜。

“呵····云央,明日,将我盒子里的那块暖玉,拿去雕刻,务必让掌柜的雕刻得好些,记得把言祈名字刻上去。”

“小姐,那可是老爷送您的礼物,你不是一直都宝贝着的吗?怎么突然要送给二少爷了?”

温卿琬没有回答她,走回了房里,只留给云央一个背影。

云央不解的看着小姐的背影,小姐这是怎么了?

以前都不会怎么和二少爷,三小姐他们交流的,就连二少爷头上的那竹簪子还是求了大小姐许久,大小姐才送他的礼物。

“云央,我要睡了。”

“哦好,小姐,云央马上来。”

云央甩了甩头,不再想那么多,跑进房里去服侍温卿琬了。

七月初六的清晨,云央一大早就来服饰温卿琬起身了。

今天是安平王爷的六十大寿,到处都热闹无比,这个安平王爷,是皇上的亲弟弟,乐善好施,与温家家主温故生更是好友。

作为好友的温故生,自然也是要去贺寿的,温卿琬是嫡女,这些大场合,自然也是要跟随温故生去的。

“云央,去跟爹爹说,把三妹也带着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小姐,叫三小姐去干什么?整日只会对着小姐无礼的人,那种人带去了也是丢老爷的脸。”

云央愤愤不平的说道。

“云央,叫你去就去,哪里来那么多废话,爹爹问起来,如实回答便是。”

“是,奴婢这就去。”

云央出去之后,叫了另外两个小丫鬟过来给温卿琬梳妆打扮。

在书房准备就绪的温故生,听到云央来报,也是一愣,怎么卿琬还要带上三女儿了?

“云央啊!卿琬有没有说为何要带宓菁去?”

“老爷,大小姐说了,要带三小姐去见见世面。”

“行了,去让管家叫上三小姐吧!”

“是。”

温故生很是诧异,这卿琬向来都不与宓菁来往的,如今却说要带上她,难不成自家这个大女儿转性了?

虽然是半信半疑,不过,以温故生对温卿琬的宠爱,他也没有不同意。

温宓菁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打扮了起来,连带着三夫人玉苒荣也打扮了起来,好似要跟着温故生去参加寿宴的人是她一样。

“菁儿啊!你爹爹让你也去参加寿宴,定然是抬了你的身份了,去了之后也不用太怕那个大小姐,记得寻觅一个好的夫婿。”

“娘,女儿明白,定然不会怕她!”

见到自己的女儿,打扮完毕后,玉苒荣又细细的叮嘱了两句,这才放温宓菁离去。

众人都收拾好之后,都直接去了温府到门口集合,因为温宓菁是后来温故生才让管家去通知的,不免来迟了一点儿。

“拜见爹爹,大姐。菁儿来迟,还望爹爹莫怪。”

“来了就快走吧!莫要耽搁了时辰。”

“是。”

温宓菁盈盈一拜之后,就跟着温卿琬走了到了第二辆马车。温故生和宁清沫乘坐第一辆马车。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