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温氏卿琬,得沐天恩,贵为皇后,残害皇嗣,证据确凿,善妒,妄图独霸后宫,有失国母风范,难立中宫,故废之,打入冷宫。钦此!

轰隆~轰隆~天空中继续响着闷雷,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了太阳的光芒,天空渐渐黑了下来。

唰的一声,门外就下起了大雨,七月的盛夏,下着雨还是如此闷热,一如这宫中沉闷得可怕的气氛。

温卿琬看着眼前这个睥睨众生的男生,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显示着他的张狂。

“皇上,臣妾以自己的性命祝福你,不得好死,断子绝孙!”

说完,温卿琬就撞向了一旁的柱子,嘴角带着笑,额头顿时血流如注,这一撞击,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人们都害怕死亡,温卿琬也一样,她一直都很惜命。不曾想,终有一天,她还是走上了这一条不归路。

虽然心有不甘,身体的力气却在一点点的流失,在最后合眼的那一瞬间,她听到了云央的话。

“皇上,奴婢也以自己的生命起誓,换皇后娘娘心愿达成!”

云央也随她去了么?可是,耳边怎么还有人在叫她呢?

“小姐,小姐,您醒了吗?”

我是谁?我在哪里?为什么····为什么头好痛?

“小姐,小姐。”

是谁在她耳边说话?是在叫她吗?她,不是死了吗?

耳边的声音很温柔啊!她脑子里一片的混乱,怎么回事?身体飘飘然了。

“小姐,小姐,快醒醒啊!”

温卿琬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就见到云央在她面前晃了晃手。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云央高兴的跑了出去,到处叫喊着,不一会儿,整个温府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大小姐醒了。

温卿琬勉强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看着这间熟悉的房子,眼泪就那么从眼眶里落了出来,一直不停歇。

上苍慈悲,又让她重生了吗?

这一切仿佛这么的不真实,温卿琬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周遭熟悉的气息。

“琬儿,商贾独大,动摇国之根本,朕会让第一世家永久存在吗?”

“琬儿,言祈官至大将军,可他不该是非不分,罔顾军法,朕会留他吗?”

“琬儿,你太过善良,害了我们的孩子,萧太傅支持着朕,可是那个孩子,朕会让他成为威胁吗?”

“不,不是这样的!”

温卿琬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将心底的愤怒压了下去。

闭上眼睛,耳畔就回想着那个男人决绝的话语!

一心为君,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她恨!她怨!她不甘!

“琬儿啊!我的琬儿!”

一个妇人叫喊着,推门而入,看着温卿琬醒过来,很是激动。

“娘。”

温卿琬看着眼前的妇人,正是她许久未见的娘亲。

“琬儿啊!快快躺下,这身子还没好呢!”

温卿琬见着许久未见的娘亲,压下了自己心中的仇恨,那愤怒的双眸也变得波澜不惊。

“娘,我已经好了很多了,您不用再担心了。”

温卿琬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宁清沫,宁清沫看着瘦弱的温卿琬,老泪纵横。

两个人说了好一会儿体己话,宁清沫心疼温卿琬大病初愈,叮嘱了她好几句,又吩咐了云央好好照顾她,才放心离去。

足足的躺了一天之后,温卿琬才起来,适应了好一天之后,她才真真实实的确定自己再一次重生了。

再次见到云央,也很是开心。在临死的时候,她听到了云央的那句话,她也随她去了。

这样重情重义的丫头,她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云央。”

“小姐,你醒啦!没事就好!”

云央拿过衣架子上的衣物服侍温卿琬起身。

“云央,如今是什么日子了?”

“小姐,您是睡傻了啊?今天是帝陵国三百二十六年六月三十日啊!”

温卿琬笑了笑,不理会云央的话。看来云央已经忘记了那些。

她又回到了三年前,及笄之年的岁月。

若是没记错,七月初六的时候,就是她遇见夏侯景珝的日子吧?

这一次,她不会锋芒毕露了。

温卿琬醒过来,温故生的心情也好得多了。

对于这个女儿,温故生是欣慰的。如此的才女,他这个做爹的,自然很是骄傲。

温卿琬梳洗打扮完毕,然后就去拜见父亲。

自从嫁给夏侯景珝之后,她就没能再好好的回到温府来看看。

这里熟悉的一切,她都历历在目,现在,她再次回到温府,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无限感慨。

走到书房里,温故生已经在等着她了。

“女儿拜见父亲。”

温卿琬给温故生行了一个大礼,之前她嫁给夏侯景珝,都没能好好的对父亲尽孝,所以这一次她也算是替从前的自己赎罪了!

“卿琬啊!你大病初愈,怎么对爹爹行如此大礼。”

温故生站起来,绕过书桌,将温卿琬扶了起来。

“爹,女儿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温故生慈爱的拍了拍温卿琬的手。

“卿琬啊!七月初六是安平王爷的寿辰,以前你都是亲自替安平王爷准备寿辰礼物的,这一次,你大病初愈,来不及就算了吧!”

“没事的爹爹,我随意准备一下,安平王爷是爹爹的好友,自然是要费心一点。”

“好好好,不愧是我温故生的女儿!”

“那女儿这几日就先准备寿礼了,过几日再帮爹打理家业。”

“恩,去吧!别累着了,记得歇息。”

温卿琬对着温故生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闺房去了。

之前,她就是在安平王爷的寿宴上,跳了一曲蝶恋花,名声大噪。

也就是这样,让夏侯景珝认识了她,并且百般接近自己,最后求得了圣旨,才让自己嫁给他的。

这一次,她不会再让自己锋芒毕露。正好身体抱恙,那就画幅画好了。

“云央。”

“小姐,怎么了?”

“帮我准备画画的工具,我要给安平王爷画一幅贺寿图,还要帮我准备夜光杯的粉末。”

“是,小姐。”

云央转身就出门去了,温卿琬坐在房间里,看着眼前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想要把他们都印刻在自己的心里。

2017-24-07